当前位置:

第一章 退学(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伴随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恍惚感,秦风仿佛间穿越了时空。

    眼前的景象陡然变得陌生而熟悉,身旁明明是一大群朝夕相处的同学,秦风却好像有十几年不曾见过他们一般。呆呆犯傻之际,一张充满愤怒的面孔突然走上前来,政教处主任周海云用力地拉住秦风的胳膊,把他从花坛的边沿上拽了下来。

    “谁让你站到这上面去的?”周海云同以往的每一天一样,用她独有的泼妇口吻质问秦风道。

    秦风张了张嘴,想解释,可还是把嘴闭上了。

    这一幕,他似乎经历过。

    十几年前——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秦风上高一那年,某天早上早操排队的时候,因为前面的路被人挡住无法通过,秦风便想沿着花坛的边沿走到前端。

    好巧不巧,这一幕被周海云发现。那天的周海云应该是处于生理期,所以心情格外不爽。发现秦风的举动后,她第一时间把秦风拉到了早操的广播台前,先是当着全校的面批评一次,然后趁着早上第一节课前的少许时间,又把秦风带到政教处里,留了一个案底。

    那是秦风平生第一次按手指印,没想到居然是因为那么可笑的理由。

    而更可笑的是,秦风到高三后学习成绩突飞猛进,高考那年以全校文科第一的身份,总分狂甩第二名整整30分,成为了当年那一届学生中,唯一一个考上二本的。

    想必明白人已经看出来,秦风所在的这所中学,是一所名副其实的垃圾学校。

    想到这里,周海云已经如秦风记忆中所知的那样,拉着他走到了操场前方的广播台前。

    站在广播台边上的政教处副主任曾志文冷冷地瞥了秦风一眼,不言不语,表情故意做得很阴森。秦风没有理会他,继续慢慢地融合着两世的记忆。

    高考过后,秦风进入了东瓯市的当地的东瓯大学,学的是中文专业。

    高中时期在一群学渣中间显得鹤立鸡群的他,进入大学后很快就泯然众人。所以等到大学毕业,秦风很艰难地才找了一份文员的工作,从此在抠门老板的压榨下,过上了没日没夜的加班生活。秦风在那公司里一做就是5年,凭借资历和勤奋,一直做到了公司市场部副主管的位置。

    “哦,对了,刚刚我好像是在赶文案,因为太累,然后就小睡了一会儿,再然后就……重生了?”秦风突然眼睛一亮,就像操作系统刚刚安装完毕似的。

    周围的一切不再显得虚幻,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浑身上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激动吗?

    秦风问自己,回答他的,是差点汹涌而出的热泪。

    曾志文一直默默观察着秦风,秦风此时的表现,让他相当满意。

    学生嘛,就该怕老师,而且越怕越好,尤其是像他们这种政教处的老师,学生见到他,就理应像老鼠见到猫。

    曾志文嘴角微微上翘,但马上便收敛起来。他重新拉下脸,沉声对秦风道:“现在知道怕了?知道怕还乱来?”

    秦风听到这声音,激动的情绪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他转过头,奇怪地问副主任曾志文道:“怕什么?”

    “呵,还嘴硬,我看你都哭出来了。”曾志文以为抓住了秦风的痛处,笑容中带着嘲讽。

    秦风盯着曾志文看了片刻,嘴角微微一弯,一声不吭地又把头转了回去。

    曾志文感觉自己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他愤愤地瞪了秦风一眼,威胁似的说:“有你哭的时候!”

    操场上的方阵,终于排列好了。

    可广播操的音乐刚刚响起,周海云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

    “停!停!”她野蛮地打断了早操,拿着话筒大声说道,“昨天我就说过,不许在花坛的边上走来走去,你们是不是都听到了?”

    操场上没人回答她。

    周海云自说自话,伸手一指秦风,然后问秦风的班主任道:“夏老师,这个学生是你们班的吗?”

    此时才刚从大学毕业的夏晓琳连忙点头应是。

    周海云旋即伸手一指秦风,臭着脸道:“你们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没关系,今天我就要让你们都知道知道,我说的话算不算。夏老师,你们班这个学生,通报批评处分,我现在马上就带他去政教处!”

    换做老资格一点,有经验一点的班主任,这会儿肯定就冲上来求周海云手下留情了。

    但夏晓琳既没有资历,也没有经验,于是她就呆呆地看着周海云,像警察抓小偷似的,以一种扭送的气势,带走了秦风。

    秦风老老实实地让周海云拉着,根本就懒得挣脱。

    人生在世,这点程度的委屈,根本不算委屈好吧?

    只是——

    秦风的脑子又飞速地旋转起来。

    “这辈子,真的还要沿着那条走过的路再重新走一次吗?就算我这辈子能考得再好一些,那又怎么样呢?我的人生难道会因为考了一所更好的大学就彻底改变?笑话吧?那么既然上大学对我没用,我为什么还要继续上高中?”

    秦风想到这里,心中忽然生出一个令他心颤的想法。

    试想,如果自己能靠某些先机,早早地就发家,那岂不是比读大学好百倍的选择。

    而且话说回来,他早就已经接受过大学的教育,现在顶多只是缺少一纸证书而已,那张纸,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不见得吧。

    周海云拉着秦风,疾行到政教处门口。

    “进去。”她就像对待犯人一样,很不客气地在秦风后背一推。

    秦风走进屋子,又被周海云带进了一个逼仄的小隔间。

    她从小隔间的壁橱里拿出一本厚厚的册子,打开之后,问了秦风的姓名,然后写到册子上。写完之后,又拿出一盒印泥,指了指写着秦风名字的那一页纸,命令道:“把指印按上去。”

    秦风面无表情地照做了。

    周海云见秦风如此配合,终于有了点好脸色。

    她合上册子,对秦风说道:“以后别再做什么违反校规的事情,处分可是要记在档案里一辈子的!”

    “不会了。”秦风淡淡地回答道,可紧跟着,又马上问了一句,“周老师,我想请问一下,退学手续要怎么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