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章 学徒工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退学手续办得异常顺利,最后看到退学证明上的日期,秦风才知道原来这辈子的高一才仅仅上了一个月半,距离国庆长假结束,也不过才一周的时间。

    秦风回教室拿书包的时候,教室里显得格外安静,显然在秦风回来之前,夏晓琳已经提早几分钟把他退学的事情给公布了。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秦风镇定地收拾好课本,背上书包走出教室的刹那,又退回来一步,微笑着,大声对所有人道:“大家千万别学我,要好好学习啊!”

    这话看字面是挺伤感的,可从秦风嘴里出来,不知怎么的就带了点搞笑的味道,寂静无声的教室里漏出一两声轻笑,某个角落中,有人回道:“走好,不送!”

    此话一出,各种送别之声变接踵而至,教室里一时变得很热闹。

    秦风朝所有人挥了挥手,然后丝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身就走。

    出了教学楼,老爸秦建国就站在楼下。

    见到秦风出来,秦建国表情凝重,他皱着眉头,淡淡说道:“走吧。”

    秦风不吭声,默默地跟在秦建国身边,一同走出了校门。

    在回家的路上,秦建国一句话都没有。秦风很能理解秦建国现在的心情,虽说他上辈子没结婚更没孩子,可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自己的儿子突然间就从学校退学了,秦风估计自己也会挺纠结的。不过想归这么想,秦风还是没有要安慰秦建国的意思,因为以秦建国的脾气,如果此时安慰他,秦风不能保证自己不会挨揍。

    一个30岁的小爷们儿,被一个40出头的老爷们儿揍,心理上还是比较尴尬的。

    回到家后,秦建国给秦风做了午饭,马上就回厂里去了——要不是今天为了秦风的事情跑出来,秦建国向来是几十年如一日地在厂里吃午饭。

    老爸出门后,秦风很淡定地吃了重生后的第一顿饭。

    桌上的菜仅仅是一叠咸鱼,口味很重,但是不得不承认确实很下饭。

    午饭后的时光比较悠闲,秦风打开那台笨重的电视机,看了会儿NBA的比赛直播。央视很不意外地在播火箭队的比赛,秦风居然也很兴致勃勃地看完了。毕竟是隔了十几年,看“重播”和看直播,简直已经没什么区别。

    一整个下午,秦风仿佛只是无所事事地在瞎混,但事实上,他这是在平复心情。

    等差不多把情绪调整好了,秦建国也下班回来了。

    “爸。”秦风听到开门的声音,走出自己的房间,轻声喊道。

    秦建国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没有要原谅秦风的意思,自顾自地处理着晚上的菜。秦风也不自讨没趣,闪出了秦建国的视线之外。半个小时后,秦建国就主动去找秦风了。

    “吃饭。”秦建国推开秦风房间的门,板着脸,语气生硬道。

    秦风乖乖地站起来走出去。

    厨房的餐桌上,已经放了碗热气腾腾的饭。秦风走到自己的位置前坐下,刚拿起筷子,就听秦建国沉声道:“等过几天,爸托人给你找份工作。”

    秦风抬头看了秦建国一眼,说:“爸,别麻烦别人了,我自己出去找吧。”

    “你这么丁点大,能找到什么工作?这几天老实在家里待着,别给我到处乱跑。”秦建国不客气地说道,在他眼里,秦风显然还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

    秦风很理智地没有跟秦建国争辩,低下头,安安静静地扒饭。

    重生的头一天,很平静地就过去了。

    由于家里没有电脑,秦风连续三天早睡早起。

    等到第三天的晚上,秦建国下班回来后,心情显得相当愉快。

    秦风看他的表情,也能大概猜出发生了什么,不过秦风也不戳破,直到晚饭之后,秦建国才拉着秦风在沙发上坐下,然后自己拿了张小矮凳坐在秦风对面,摆出了一副要促膝长谈的样子。

    “你工作的事情已经联系下来了,去酒店当学徒工。”秦建国看着秦风,眼里透着充满期望的光芒,“你现在不读书了,就该好好学门手艺,以后也能自己养活自己。”

    “哪个酒店?”

    “阿庆楼。”

    秦风点了点头。

    阿庆楼是东瓯市的老牌酒店,十年之后,东瓯市已经有了四家,算是非常坚挺的招牌。

    但即便如此,对于秦建国的安排,秦风却也完全谈不上满意。

    在东瓯市,像秦风这种小市民人家,人生的出路无非就是三条。最佳的出路就是上完大学回来找个正经单位,机关也好、国企或者事业单位也罢,只要能混上个正式的编制,那么生命也就算圆满了。第二条路是经商,甭管做大生意还是小买卖,日子过得去就行。最后一条路,才是学一门手艺,然后凭技术给人打工。

    秦风心里清楚,以他现在这种没文凭又没身份证的状况,打工是不可避免的,但若要以一辈子给人打工为人生追求,秦风真心没办法接受这种思路。

    如果真的要去打工,秦风觉得距离自家不到100米处,那间正对着幼儿园的早餐店就不错——生意红火,工资肯定不会太低;离家比较近,早上去上班不同担心迟到;还有最关键的就是,每天只用上一个早上的班,他有充分的时间,可以自由地做一些别的事情。

    不过这想法虽好,但秦风现在却无论如何没办法拒绝秦建国。

    要知道秦建国前几天刚被他刺激过一次,如果现在再接着刺激他,那么毫无疑问,秦风肯定逃不过挨抽的命运。

    脑子里千回百转了一阵,秦风选择妥协地点了点头——其实不妥协也不行,以他未成年的身份,确实也没有比现在更好的安排了,想自己创业,至少也得等到满16周岁,而且,创业的本钱总不能找秦建国借,打工攒点小钱,算是没选择中的选择了。

    这天晚上,秦建国跟秦风絮絮叨叨了很久,说的都是让秦风听人家的话、做事要勤快、千万别偷懒这种话。

    第二天一早,天没亮秦建国就把秦风叫了起来。

    清晨不到6点,秦风被秦建国领着,从阿庆楼的后门进了厨房。

    厨房里灯火通明着,已经有不少人在干活,秦风被带到一个穿着厨师服的中年人跟前,秦建国笑容很殷切地对那中年人道:“郭师傅,这是我儿子秦风,以后就麻烦你了,要是不听话,你打他都可以。”

    秦风听得嘴角一抽。

    郭师傅打量了秦风一眼,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态度中却有着毫无掩饰的傲慢,等秦建国说完,郭师傅马上就不客气地下逐客令道:“孩子你就放心交给我好了,我这里还忙,你先上班去吧。”

    “好,好,那我就先走了。”秦建国忙不迭地应着,临走了,还不忘指着秦风来了句,“要听话,别惹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