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章 身份证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生活一旦规律起来,时间就过得特别的快。

    秦风每天朝六晚五,一眨眼,10月份便过去了。王经理说到做到,月底的时候半分钱都没给秦风,秦风在暗骂资产阶级全都是周扒皮的同时,只能拿土豆撒气。

    正如小赵所说的那样,刀功这门手艺,就是靠时间堆出来的。在唐师傅的严厉要求下,秦风现在每天除了切土豆丝就是切土豆条,虽然说不上进步神速,不过也是成果喜人,至少在切了半个月的土豆之后,秦风现在再切一箩筐,手是绝对不会累了。

    习惯了酒店的生活后,秦风倒是还挺满意现在的日子。

    现在每天三餐,早餐吃的是和自助餐同时出锅的馒头花卷,或者是其他各种精致的小点心,管饱不说,味道还相当好。午饭和晚饭,大部分时候是吃一些客人一口没动,或者只动了一两口的剩菜,秦风虽然偶尔会担心哪个客人有乙肝,不过好歹这些菜会放回蒸笼里再蒸一下,至于这么干到底能不能达到消毒的效果,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不过在小赵说来,秦风他根本还没完全体会到在酒店打工的乐趣,真正的群嗨时间,应该是酒店的宵夜场才对。不过秦风自然也不会贱到为了一顿宵夜,而把自己的工作时间改到夜班,所以小赵说了等于白说。

    秦风没有休息日,今天请了2小时的假,下午去派出所拿了自己的身份证。

    记忆中这种第一代身份证没用多久,就会被新的二代证取代了,不过眼下拿到身份证,不管是对秦风还是对酒店,无疑都是有利的。毕竟阿庆楼是正规酒店,万一秦风被查处没身份证,别管双方是否自愿,雇佣童工这种新闻一旦爆出来,酒店势必要声誉大跌。

    所以毫无疑问,郭师傅同意卖秦建国的朋友一个面子,还是承担了一定风险的。

    不过幸运的是,这半个月来别说是临检,酒店的生意简直堪称是门可罗雀,这使得秦风和郭师傅两个人,都能在很安然的状态下,安全地度过了这段致死期。

    从派出所回来,秦风发现酒店里的状态和平常有点不同,所有人都显得非常忙碌,至于原因,却是尚未可知。

    他悠悠然地穿过前堂走向厨房,刚走到半路,身后突然有人高声一吼:“秦风!”

    秦风转过头,见是王经理,虽然看他面色不善,还是微笑着打了个招呼:“王经理好。”

    “好什么好,你一下午跑哪里去了?”王经理没好气道。

    平日里,秦风忙完中午这一阵后,下午除了洗碗,基本上就没什么事情了,所以今天才会特地选在下午请假,结果没想到这么巧,刚好就遇上了事情。

    秦风觉得运气有点背,收起微笑,故作认真道:“我去派出所拿身份证了,而且去之前也请了假。”

    “请假?跟谁请的假?领班吗?”王经理连着三问,不等秦风回答,又像是脑子刚转过弯来,惊奇道,“等等,你说你去拿什么了?身份证?你还没成年吗?”

    秦风淡定道:“今天满16岁了,现在不算童工。”

    王经理像是松了口气,摇摇头编排起郭师傅来:“那个老郭也真是的,万一被查到怎么办。”这么自言自语说着,又很自然地把话题扯了回来:“对了,你到底跟谁请的假?”

    秦风回答:“我们组的赵云,他说他知道就行了,会帮我跟领班讲的。”

    “扯淡!”王经理突然咆哮起来,吓了从边上路过的女服务员一跳,可王经理丝毫没有要停下来跟女服务员道个歉的意思,继续吼道,“要是随便找个人说说就可以到处乱跑,我们还要不要上班了!难道这里你最大吗?什么叫规矩你懂不懂?!”

    王经理吼得很凶,搞得站在一旁的女服务员都不敢动了。

    王经理瞥了她一眼,没好气道:“还站这里干嘛?不用干活了啊?”

    女服务员回过神来,这才连忙跑开。

    趁着这点功夫,秦风已经想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件事,要么是小赵疏忽了,要么他就是故意的,但不管怎么样,这次“无故缺勤”,却是秦风自己事先没考虑清楚。请假这种事,怎么能让同事帮忙呢,他自己也是做到副主管位置的人,将心比心地说,要是底下员工也这么干,他自己都会发飙的。

    “王经理,你说得对,这次是我错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不过我今天只缺勤了两个小时,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只扣我半天的工资。”秦风一脸认真地说道。

    王经理闻言一愣,原本打算继续挥洒的火力,一下子全都堵在了嗓子眼。

    他实在没想到,秦风年纪轻轻的,遇上怒火滔天的上级主管,居然还能保持如此的镇定。

    王经理愣了半晌,干咳一声,无奈收兵了,“知道错了就好,看你是第一次犯错,这次就不罚你了,店里接了个大单,厨房里正忙着呢,你快点去帮忙吧。”

    秦风又道了声歉,就从王经理身前走了过去。

    王经理看着秦风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些八零后,脑子里也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

    秦风匆匆跑到厨房,里面果然已经忙得团团转了。

    唐师傅见到秦风回来,也没功夫问他到底上哪里去了,连忙吩咐道:“秦风,去切牛排骨!”说完,突然又想起什么,赶紧再补充了一句:“切认真点,明天要上婚宴的!”

    秦风恍然大悟。

    酒店里有婚宴,自然是提前很久就预定好了的。不过为了食物新鲜,酒席上要用的食材,自然是在婚宴前一天才开始准备。小赵那家伙,应该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不过却故意没告诉秦风,而恰好秦风今天中午又想去找领班请假,小赵一听,这才揽下了这件事。

    “有没有搞错,连一个新人都要阴,酒店的帮厨比办公室的白领还可怕啊……”

    秦风心里正嘀咕着,小赵就一脸贱贱的模样上来了,他怀里捧着一大叠的盘子,几乎连脸都快被遮住了。

    “小风,真是对不起啊,今天一忙起来,我就忘了你请假这回事了。”小赵嘴上说着抱歉,眼里却挂着笑,演技糟糕得一塌糊涂,“听说王经理刚才骂了你啊,你不会怪我吧?”

    “王经理根本就没骂我啊。”秦风满脸真诚地回答道。

    小赵顿时一脸愕然,惊呼道:“不可能啊,我听说你明明是被骂了!”

    秦风淡淡一笑,道:“怎么会呢,王经理他为什么要骂我啊?”

    “因为……因为你旷工了啊!”

    “没啊,我出门前找领班请假了。”

    “我……我不是说帮你请吗?”

    “呵呵,我不是怕你忘了吗,就自己又去跟领班说了声,赵哥,你看,你果然忘了吧?”

    小赵看着秦风谈笑风生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作假,可刚才给他通风报信的服务员,又绝对不可能骗他。

    这一瞬间,小赵的精神恍惚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这么想着,忽然间怀里的盘子往前一滑,只听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下一秒,地上已经铺满了盘子的碎片。

    忙碌中的人们,全都停了下来。

    在大师傅们吃人目光的注视下,小赵吓得脸色都青了,这些盘子——很贵的好不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