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章 加班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毫无抵抗之力地迎来了重生后的第一次加班,这天晚上,干到将近快8点他才被允许回去。当然了,以酒店的尿性,这一次是不能当作加班的,最多只能算延迟下班。而第二天一早,秦风刚到酒店,就收到了正式加班的通知。

    由于客人太多,王经理考虑到服务员不够用,就把秦风这些留在后厨没什么用,长相也还比较过得去的帮厨,全都召唤到了宴席的大厅里。

    客人在酒店里吃饭,难免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而秦风今晚所要扮演的角色,就是类似与导游的“导吃”。

    为了能完美地扮演好这个角色,秦风今天第一回把酒店里里外外都逛了个遍,傍晚婚宴正式开始之前,秦风已经把酒店哪个厕所的味道比较重这种小细节都搞清楚了。

    夜幕降临,秦风早早地就换上了服务生的小西装,站在玻璃前一照,还觉得自己挺人模狗样的。不得不承认,生下自己的那位女士虽然在做人方面极不靠谱,但毕竟还是给自己遗传了一点好基因,秦风长相随妈,清秀,却不娘炮。这一点也让秦风在上辈子有着不错的女人缘,只可惜,谈了两个漂亮女友,最后全都因为他买不起房而分手了。

    秦风站在镜子前摇了摇头,将这些不好的回忆甩了出去。

    不管怎么样,这辈子应该是碰不上她们了,就算碰上,也要假装不认识。而且话说回来,人家要是碰到他,那就是真的不认识啊。

    如此想着,秦风不禁嘴角一弯。

    “哟,帅哥,别自恋啦!”玻璃中突然多出一个身影,秦风转过身一看,赫然是昨天被王经理骂得不敢动弹的那个女服务员。

    秦风微微一笑,说道:“是你啊。”

    “你什么你,你认识我是谁吗?”

    “认识,就是不知道你的名字。”

    女服务员扑哧一笑,说:“小小年纪就油腔滑调,在学校里祸害过不少女同学吧?”

    “什么叫祸害,就算有那也是纯洁的男女关系。”秦风笑着说道。

    女服务员这下乐了,咯咯笑了几声,说:“男女关系还能用纯洁来形容啊?”

    秦风手一摊,“那就得看你心里想的事情是不是纯洁咯。”

    正说着,王经理又跟游魂似的从拐角冒了出来,女服务员一看,连忙道:“我先走了,对了,我叫春晓,以后叫我春晓姐知道吗?”

    秦风嗯了一声,站在原地,等着王经理慢慢走了过来。

    王经理走到秦风身前,眼睛却依然盯着春晓的后背,直到春晓拐出走廊,他盯着空气继续看了两秒,才转头对秦风道:“你还小,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工作,明白吗?”

    秦风很配合地点点头。

    王经理满意了,他伸出手,帮秦风整了整其实根本不用再整的衣领,一脸仿佛是“我其实喜欢男人”这样的表情,夸赞道:“换上这身衣服,整个人气质都不一样了,我觉得你更应该回去上学。”

    秦风咧咧嘴,说:“在这里上班也挺好。”

    “唉……”王经理叹了口气,放下手来摇了摇头,无限唏嘘道,“你现在是觉得好啊,等你以后年龄大了,就知道没文化的苦了……”

    王经理和秦风还有其他3个服务员,把今晚的事情又特别交代了一遍后,就出了包厢。

    趁着距离晚上的婚宴还有大半个小时的时间,秦风先去吃了顿晚饭,晚饭过后,婚宴也就开始了。

    今天的婚宴排场不算特别大,不过新郎家应该也算是下了血本,酒席3000元一桌,足足50桌,光是吃饭,就花了15万。就算是城市中产阶级,这些钱也得将近一年才能赚回来。再想想与之配套的房子、车子、彩礼、喜糖,零零总总加起来,没200来万根本娶不起老婆。而且,这才是03年啊!

    “人类果然是动物,为了传宗接代,都快把命给豁出去了。”秦风在心里吐槽着,也有点暗暗地害怕,如果这辈子依然因为没钱而娶不到老婆,自己就应该遭雷劈了吧?

    婚宴从晚上7点开始,一直持续到将近9点半才结束。

    秦风前前后后帮客人们开红酒,或者是拿碗筷,说不上忙,但也不算悠闲。

    婚宴结束后,秦风还要帮着收拾大厅,一番忙碌下来,时间居然就快到12点了。

    不过秦风还不能走,因为今天是正式的夜班,所以他要等到酒店正式打烊才能离开。而随之共存的好消息是,他明天可以休息一天。

    秦风觉得王经理真是特别鸡贼,要知道如果明天休息的话,那么将工资一平摊,今晚他的加班就又成义务劳动了。

    然则,秦风其实还是想休息一下的。全月无休的话,就算身体无所谓,精神上也吃不消啊。

    将被闹腾得连呕吐物都有的大厅整理一新,秦风又收到了新的任务。

    他匆匆跑回厨房,端了一盘“龙虾三吃”,送到了距离婚宴大厅不远处的一个包厢里。

    推开门,屋里头青烟缭绕,恍若大年初一的寺庙,里头四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呵呵大笑着,嘴里含糊不清地吹着牛逼,张口闭口全都是多少亿多少亿,听得秦风嘴角直抽抽。

    秦风把龙虾摆上桌,刚要走人,却被吼住了。

    “先别走,我问你一个问题,说得好我让你们老板给你加工资!”明显喝得最嗨的那位,用夹着香烟的手,指着秦风说道。

    另一个稍微清醒点的中年男人马上道:“大哥,你搞清楚啊,这小孩就是个端盘子,他能懂个屁啊!”

    “胡说!”大哥一摆手,眼神迷离道,“我昨天才听东瓯大学的教授上课,他说有的时候,越是外行越能想出好点子,为什么啊,因为人家这个思路,不受条条框框的束缚!”

    秦风见这四个货全都喝傻哔了,很欢乐地就插了句嘴:“那个教授说得对,我也这么想。”

    四个醉鬼闻言,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老三,你听听,现在这些小孩,滑头着呢!”大哥又抽了口烟,问秦风道,“小孩,我问你,你觉得十年之后,什么东西最赚钱啊?”

    秦风微微一笑,说出了一个让房间里几个人都一头雾水的词:“电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