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章 人生理想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从来只闻重生者装逼,却没听说过重生者被装逼的,尤其是徐国庆这个装逼的行为,还来得那么汹涌,那么流畅,那么合乎情理,这让秦风一瞬间居然有了点措手不及的意思。不过好在秦风也是多少见过些市面的,以前偶尔跟着老总出去吃饭,身家过几个亿的老板也见了许多,所以在短暂的失神之后,秦风马上就回过神来。

    他微微一笑,像没事儿人似的,转身就走:“各位老总,你们慢吃,我去洗碗了。”

    “慢着!”

    “等等!”

    “别走!”

    “留下!”

    又是四声,这哥儿四个,不愧是同一个爹妈生的。

    秦风很果断地停住脚步,转过头笑盈盈地问道:“老总们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话都没说明白,你走什么走啊?”徐国庆拍桌子了,表情很凶。

    秦风一脸无辜道:“老总,我只是个服务员啊,刚才我跟你们说的那些东西,全都是从网上看来的,全都是在跟你们吹牛来的。”

    “不,你这牛吹得不错,你刚才说的那些,我都没听说过呢!”老三抖了抖烟灰,伸手一指椅子,“坐下来,接着说,我就想听你说,懒得上网去找,妈的我连怎么打字都还没学会。”

    徐老三这话,秦风倒是真信。

    03年年底,虽说网络已经普及得比较厉害了,但是依然有很大的一个群体,不愿意主动去接触这个新鲜事物。而东瓯市的老板阶层们,他们显然也更愿意将时间花在吃喝玩乐上,网络游戏在他们眼里,那属于低端产品,瞎玩网游简直有**份。

    在这种背景下,大学教授、高级公务员、有钱老板之类的社会精英人群中,不会打字、不爱上网的人,那真是多了去了。

    秦风有点后悔自己多嘴了,原以为只是和四个醉鬼讨论一下天下大势,权当是抒发一下上辈子的记忆,可这下子,就颇有点骑虎难下的味道。

    在四个老板的注视下,秦风无奈地坐回到了椅子上,先叹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各位老总,马骁云你们听过吧?也是咱们曲江省的,不过他是钱塘人。马骁云是最早开始做这个产业的,现在已经至少完成了2轮融资,融资金额超过2500万美元。这个生意的摊子,他已经铺开了,而且主要市场也已经被他抢占,你们现在才起步,晚了啊……”

    “2500万美元……”徐国庆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沉声问道,“这怎么也算商业机密了吧,你是从哪里看到的?”

    “网上啊。”秦风回答道,又马上解释,“现在像马骁云他们这群从事网络产业的人,公司的每一步发展,他们都会公布出来,尤其是融资这种利好消息,他们很愿意让市场知道,一来可以打响品牌的知名度,二来也可以给市场提供信心。”

    “呵,品牌知名度,市场信心,你这说话的口气,真是跟东瓯大学的那些个教授一模一样!”徐国庆看着秦风,笑容显得很是诡异。

    秦风这下学乖了,谦虚道:“老总,我从网上看到的那些东西,就是这些专家学者写的,我背下来后,当然感觉就像他们说的一样。”

    徐国庆点了点头,又问:“那网上有没有说,现在市场被那个什么云挤占后,我们接下来打算做这行的人,该从什么地方入手啊?”

    秦风立马装无知道:“老总,这我哪知道啊?我只是个端茶送水的啊!”

    席上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徐国庆见秦风装傻充愣,知道接下来肯定是问不出什么了,颇有点烦躁地摆了摆手,道:“算了,你干活去吧。”

    秦风应了一声,说走就走。

    等秦风出了门,被秦风暂认为老二,而且确实就是老二的徐国贺,开口对徐国庆道:“大哥,这小孩说的东西,真是有点意思啊。”

    “是啊,的确是有点意思。”徐国庆把烟一掐,沉声道,“东瓯大学里的那些个老头子,整天就会跟说什么企业管理的战略方向,可就是没跟我说过什么电商,一群老古董,人家那个什么云,都融资了2500万美元了,咱们却连那是什么都没听说过,消息这么不灵通,算什么经济学的教授,明天我就找他们问问去,看那些老头说得有没有今天这小孩这么好。”

    老四徐国亮笑道:“我看这小孩就是个小人精,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人。”

    刚才秦风和他们四人谈话,全程用的是普通话而非东瓯市方面,秦风的普通话说得标准,完全听不出东瓯方言的口音,所以徐国亮一问这话,他的三位老哥的反应就很一致。

    “外地的吧。”

    “应该不是本地人。”

    “要是东瓯市的孩子,这么聪明滑头的,家里舍得让他出来打工吗?”

    “也是。”徐国亮点了点头,又对徐国庆道,“大哥,这孩子我看你可以重点培养一下,以后再送他去读点书,就算当不了经理,也可以让他去做销售,那嘴皮子,那脸皮,不当销售真是可惜了。”

    “你说得对,我也这么想。”徐国庆嘴巴一咧,看似凶恶的脸上,露出了会心一笑。

    秦风从徐国庆的包厢里出来后,马上就被召唤到了厨房。

    今晚的客人实在太多,所以得赶工把所有的碗筷都洗完才能回去。

    脱下服务生的马甲小西装,换上帮厨的白色工作服,秦风跟着一大票名义上的“师兄”,从12点半一直洗到凌晨3点半,这才把碗筷全都洗完。

    等到酒店打烊,秦风步行回家的时候,马路上甚至已经有环卫工的身影了。

    走在空旷而寂静的路上,秦风的思绪,飘得微微有点远。

    今天见到徐国庆四兄弟,算是意外中的惊喜。

    方才徐老三问他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时候,秦风本是想回答的,从现在的时间点而言,以阿庆楼雄厚的资本,他们完全可以从刘东强身上咬下一块肉,那样一来,自己或许还能和奶茶姑娘有点交集。

    如是想着,秦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很骚的笑,笑过之后,却又马上安静了。

    “没意思……”他摇了摇头。

    重生回来大半个月,秦风其实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人生在世,最重要的莫过于自由和幸福,而想在国内过上自由而幸福的生活,其门槛大概就是净存款达到1000万人民币。

    秦风希望这个目标能在35岁之前完成,到时候就去娶一个漂亮又听话的老婆,生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再养一只蠢蠢的猫和贱贱的狗,有可能的话,尽量再帮老爸找一个靠谱的老伴。

    家庭美满,再守着自己的小店铺或者小公司,安安稳稳地过完一生,足矣。

    至于什么商业大战略,国家大布局,本就和他没半毛钱关系。即便他是重生者,可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个眼光稍微超前10年的普通人。

    秦风有十足的理由相信,现在,就在此时此刻,全国上下,早已有成千上万的人,将目光对准了十年乃至几十年之后,和那些绝顶聪明又手握资源的人相比,自己真心连一根葱都算不上。

    不过要是徐国庆他们愿意花100万雇佣他,秦风还是很乐意在商场上和那些巨鳄寡头们博弈一下。只是话说回来,以他眼下这个未成年高中辍学生的身份,如果真有老板因为他瞎扯了一通就愿意给他百万年薪,那么这位老板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个傻哔。而以徐国庆的精明,他绝对不至于干出这种傻事。

    “所以我今晚说的那些,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秦风默默叨咕着,深感今晚浪费了好多口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