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章 道同志不同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生物钟一旦形成,就很难一下子倒掉。

    秦风虽然接近凌晨4点才睡下,可还是早上9点不到就醒了。

    醒来的时候感觉有点晕,洗漱过后,却也就清醒过来大半。

    今天是周三,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日子,秦建国自然是早就上班去了。

    秦风拿上一点零钱下楼吃了顿早饭,早饭过后,却没有回家。现在家里连台电脑都没有,电视里放的又全都是不知看过多少次的无聊节目,秦风打算随便到处逛一下。

    在不花钱的前提下,逛街其实是一项很不错的休闲运动,秦风从自家所在的城南街道,一路漫无目的地逛出去3公里,不知不觉地,居然就到了江滨大道。

    站在江边,初秋的江风迎面吹来,没有寒意,但也全无夏季的爽快。

    秦风做了个深呼吸,脑海中又泛起了许多记忆的残片。

    2000年左右,江滨路是东瓯市市区著名的路边摊集中地,不论春夏秋冬,每逢夜幕降临,来自各方的小贩,就会沿着江滨大道,铺出一条长达一公里左右的夜市。卖烤羊肉串的,卖自制冰淇淋的,还有打气球的、摆象棋摊子的、算命看相的,基本上只要是当时的人能想到的小玩意儿,江滨路的夜市上都能找得到,很是热闹繁华。

    东瓯市的老百姓相当喜欢这个夜市,有的人甚至会大老远过来凑热闹,而这里的小贩们也都自觉,鲜少会留下什么垃圾。双方良性互动着,生活一直很和谐。

    但可惜的是,政府却表示不能忍。

    03年年初,东瓯市为了搞文明城市,悍然派出了号称天朝最高战力的城管大队。那一天城管队员们手舞两把西瓜刀,从江滨东路杀到江滨西路,来来回回杀了三个小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唉……”秦风微微叹了口气,原本要是这里不被封杀,他完全可以从这里开始创业的。

    “喂!”一只手突然从后面伸过来,搭在秦风的右肩上。

    秦风本能地转向右面一看,那人却又从另一边冒出来,大声笑道:“哈哈,被我骗到了吧!”

    秦风看着眼前这位面熟的老同学,一时间居然有点想不起他叫什么了,认真回忆了整整三秒,终于依稀记起他的名字,试探着问道:“肖……俞宇?”

    “秦风!你怎么在这里?”对方没有做出纠正,间接证明了秦风没有记错。

    秦风微微一笑,随口说道:“放假啊。”

    “放假?你们学校今天没上学?”肖俞宇一脸不解。

    秦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本应该是在读书的。他心里微微迟疑了一下,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值得隐瞒的,于是坦白道:“我退学了。”

    “什么?你也退学了?”肖俞宇冷不丁地惊声高喊起来,喊完之后,又像是找到革命同志似的,满脸欣喜地说,“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退学了。”

    肖俞宇初中结束后,因为学渣成色太高没再继续上高中,这件事秦风是有印象的,后来初中同学搞了两次同学聚会,肖俞宇都没有来,据说是被爸妈送出国了,至于出国后混得如何,那就不是秦风关心的问题了。

    看着肖俞宇欢乐的样子,秦风呵呵笑了两声,没说什么。

    肖俞宇倒是很兴奋,嘴里说个不停:“秦风,你为什么退学啊?你不是成绩不错的吗?你现在退学了在干什么?打工吗?”

    “嗯,打工。”秦风淡淡道。

    “打工好,早点出来打工,早点接触社会,也能多赚点钱。我爸妈说了,只要我以后有钱,那些成绩好的全都得给我打工,你说读书有个屁的用啊!”肖俞宇大声说道,神情中颇显歇斯底里,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些曾经的学霸匍匐在他脚下,跪着给他舔的样子。

    秦风心里呵呵一笑。

    肖俞宇显然是被他爹妈灌输了一种走形的社会思维,有钱后就能找人打工不假,可问题是,他家现在也没多少钱啊,至于肖俞宇自己,一个纯粹因为智力原因而过不了中考的家伙,你能指望他赚到比他爹妈更多的钱?

    秦风向来不是唯文凭论的人,但对肖俞宇这种态度,他打心眼里看不起。

    肖俞宇完全没注意到秦风爱理不理的样子,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我现在在我爸工厂里给他帮忙,现在正在学采购,采购你知道吧?就是进货,这个事情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其实是非常有学问的!”

    秦风淡淡地反问道:“有什么学问?”

    “就是……采购要记账的,你知道吧,和会计很有关系,还有我们可以从采购的这个价格判断出市场的那个……需求量!对,就是需求量!反正这是一个很复杂的关系,现在跟你说,你也听不明白。”

    肖俞宇明显是从他爸妈或者别人那里,学到一些理论上的东西,可惜他压根儿就没学好,想跟秦风显摆两下子,却是一桶水不满,半桶水晃荡,说了两句就说不下去了。

    秦风也懒得戳穿,微笑不语。

    肖俞宇沉默着自我尴尬了两秒,又换了个话题,问秦风道:“你现在在哪里打工啊?”

    “阿庆楼。”

    “哦?不错啊!”肖俞宇眼睛一亮,“你在阿庆楼里做什么?服务员?”

    “帮厨。”

    “什么是帮厨?”

    “就是给大厨打下手的。”

    “哦……”肖俞宇恍然大悟,又刨根问底起道,“你一个月多少工资?”

    “够吃饭。”

    “不到1000吧?”

    “对……”

    “唉,真可怜。你工资这么低,还不如待在家里呢……”

    “……”

    “秦风,不如你来我家工厂打工吧,我家厂里的工人,一个月至少2000块,还包吃包住。以后等我接手工厂了,我让你管车间!”肖俞宇一脸认真地说道,事实上这句话他已经在肚子里憋了半天了。

    秦风哪能看不出肖俞宇这点小孩子的心思,他忍不住笑了笑,然后委婉地拒绝道:“那等你什么时候接手工厂再说吧。”

    “诶,别啊,这么好的机会,要是我推荐你,我爸妈肯定会同意你过来的。”肖俞宇生怕秦风跑了似的,急切地劝说道。

    秦风全然不理,随意地看了眼手表,说:“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吃午饭了。”

    “去我家厂里吃啊!午饭是8块钱一盒的快餐呢!”肖俞宇拦住秦风的去路,语气中隐隐有一种“8块钱的盒饭是高级货”这种意思。

    秦风苦笑不已,心说今天怎么会遇上这么个奇葩,他拿开肖俞宇的手,很坚定地说道:“咱们有空再联系。”说完也不管肖俞宇什么反应,果断就朝着不远处的公交车站跑去,赶上了刚刚开过来的那辆也不知驶向何方的公交车。

    肖俞宇站在原地看着车子远去,半晌之后,他眉头一皱,露出满脸的不爽。

    “傲,傲你妈B啊!都在酒店里刷碗了还跟我傲!只不过是考上个烂高中,有什么好傲的!早晚有一天我让你后悔都来不及,给脸不要脸,呸!”肖俞宇骂骂咧咧的,转头朝地上吐了口痰,吐完刚抬起头,迎面就走过来一个大妈,那大妈的胳膊上,戴着一个鲜艳夺目的红袖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