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二章 酒楼往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小吴年纪不大,也就二十五六岁,和秦风的实际年龄也差不了多少,在性格、眼界乃至思维方式都相近的情况下,小吴和秦风聊了一会儿、半会儿后,很快就对秦风有了相见恨晚的感觉,话匣子也打开了。

    “小风,我跟你说,餐饮这块要是做得好,那真的是暴利。我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今天的牛排骨,进价25块一斤,这一斤排骨我们店里的师父刚好够做一道菜,卖多少?150块!扣掉人工、水电乱七八糟的,这道菜起码净赚50元,利润率200%!

    这还是荤的,素的赚得更厉害,餐后甜点,一堆面粉加香料,一盘端出来,原材料成本撑死差不过20块,卖多少?还是150!利润率分分钟超过200%!”

    小吴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话唠。

    秦风听得有趣,笑着说:“照你这么说,酒店卖面粉比卖白\粉还赚钱,徐董他不早就该成全国首富了啊?”

    “这账也不能这么算啊。”小吴摇头解释道,“酒店是有淡季和旺季的,淡季的时候,一天都不见得能做上十桌,每天两三桌客人也是常有的事情。一年里头,酒店真正忙活的时间大概也就一两个月。过年十几天,再加上平时过节还有婚庆之类的,平时的收入能维持酒店日常运转,那就算开门大吉了。

    还有啊,现在餐饮行业竞争这么激烈,东瓯市好多老板手里有钱没地方花,好多人也跑来瞎掺和,再加上那些小餐馆越开越多,抢走了客源,现在入不敷出的酒店多了去了。阿庆楼算是运气好,招牌打出来得早,客人们认这个牌子,这些年才能稳得住。”

    小吴说的都是实情。

    在秦风的印象中,阿庆楼从90年代初开始,每隔几年,就会建起一幢新的酒店。可自2000年之后,阿庆楼的扩张速度就几乎停滞了。一直到他重生之前,才听说阿庆楼又开了第六家店,从第五家酒店到第六家酒店,中间隔了差不多十年。

    秦风点了点头,叹道:“仔细想想,确实也挺不容易的,听说徐总他们一开始,是四兄弟在一条小巷子里卖炒面,能靠卖炒面做到现在这种规模,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啊。”

    “其实这里头是有个小故事的。”小吴嘿嘿一笑,也不卖关子,很是神往地说起了家族往事,“我大舅刚开那间店的时候,其实只是他一个人。大概是从81年开始吧,一直到83,两年时间,都是他自己当厨师、当老板,后来我二舅、三舅他们接二连三地结婚了,结婚之后,他们觉得我大舅炒面卖得不错,就想让我那几个舅妈去和大舅合伙。

    当时大舅一听,一句话就回绝了,说如果要合伙,那就让二舅和三舅自己来,所有人的老婆都不准插手,做生意只有兄弟齐心的,没听说过兄嫂齐心的。结果把我那几个舅妈给气的,半年都没找我大舅说话。一直到了85年,我小舅也结婚了。我小舅当时没正当工作,又要养家,就只能去找大舅帮忙。

    我大舅承诺小舅说,如果他们俩合伙干,那以后等做大了,就一人一家酒店。小风,你知道当时我小舅怎么说吗?”

    秦风想了想,回答道:“他该不会说,两家酒店没意思,要搞就搞4家吧?”

    “嘿!你小子……”小吴用看神仙的眼神看了眼秦风,然后连忙把视线又转回到路上,笑骂道,“我靠!I真是服了U了,这你都能猜得到?”

    秦风道:“我和你的舅舅见过一次,大概能看出他们是什么人吧。”

    小吴点了点头,暂时收起佩服,接着说道:“后来我那四个舅舅,真的就在一起合伙了,二舅和三舅全都办了停薪留职,四个舅妈,一个都没去帮忙。结果你猜怎么着,他们四个人合伙第一年,阿庆楼的招牌就莫名其妙地火了。

    其实那会儿我大舅的餐馆,根本都是不楼,就是一小平房,不过当时吃的人多了,好多人就开玩笑说,阿庆啊,你怎么还不开酒楼啊,每天吃的人这么多,地方都坐不下了。结果就这么说着说着,阿庆楼、阿庆楼的就出来了。

    86年我大舅把原来的那个小平房拆了,又把邻居家的地给买了下来,建了第一座阿庆楼,现在的阿庆楼,就是在原先的地址上扩建了,大了差不多有二十倍吧。那是差不多90年,从86年到90年,我舅舅他们四个,就把生意扩大了20倍,你说厉害不厉害?”

    “厉害。”秦风由衷佩服道。

    “主要是那时候敢辞职开店的人比较少,东瓯市市区内,我舅舅的店算是最早的私营饭点。后来开了酒店之后,我大舅就说,从此以后,这第一家阿庆楼就是他一个人的资产,但是他每年赚到的钱,每一分都会攒下来开第二间,等开了第二间,那就是二舅一个人的资产,以此类推下去,我小舅迟早也会有他自己的酒店。这样一来,你说我那三个舅舅,还不拼了命的给我大舅打工啊?”小吴说得眉飞色舞。

    秦风也听得有点热血沸腾,徐国庆这招都不知该怎么形容的招式,简直堪称人类创业史上的亮点。这绝对是激发员工积极性的极品案例啊!

    小吴继续道:“后来到了94年,我舅舅他们果然就开了新的楼,名字就叫新阿庆楼,位置在秀山街道,你应该知道的吧?”

    “东瓯人哪有不知道的啊,每年过年都要去一次。”秦风这话略有拍马屁的嫌疑。

    小吴与有荣焉地点点头,说:“确实,新阿庆楼应该是现在所有阿庆楼里面积最大的,过年去的人最多。”

    说到这里,小吴又想起点别的,补充道:“其实现在的5家阿庆楼,还真是都各有各的特色,最老的阿庆楼,厨师最好;我二舅的新阿庆楼,面积最大;三舅的东阿庆楼,装修最豪华;小舅的南阿庆楼,建在新城,前景比较好;去年刚建起来的鲍翅馆,走的是高端路线。”

    秦风打断道:“那鲍翅馆归谁啊?”

    “归我大舅和二舅,我大舅、二舅忙活了这么多年,相当于是给三舅和小舅打工了一辈子,现在总该给自己赚点钱了。你别看我这几个舅舅表面上风光,其实所有的钱全都在店里,平时连买件好点的衣服都舍不得,省得很诶!”小吴感概道。

    听小吴这么说着,秦风也不由想起前些天晚上去给送菜的时候,看到他们四个抽的全都是十几块一包的低档香烟,不禁点了点头,说:“要做大事业的人,就是该有这种精神啊。”

    “是啊,所以打小我妈就跟我说,要多跟几个舅舅学,小风,你以后也得记住啊,这世上,就没有平白无故的发达,谁要想享别人享不到的福,就该先吃别人吃不了的苦。”小吴这心灵鸡汤灌得足够猛,要是小赵之流听见,这会儿搞不好就泪流满面了。

    不过秦风早已经过了被心灵鸡汤感动的年纪,只是淡定点点头,平静地回答道:“嗯,一定。”

    说到这里,驾驶室里突然莫名安静了一阵。

    秦风轻轻一咳,打破了宁静,问道:“超哥,你有想过以后自己创业吗?”

    “啊?”正沉浸在自己酿出的鸡汤中的小吴,陡然回过神来,听到秦风的问题,他呵呵一笑,道,“创业哪有那么容易啊,现在的市场,想做个新品牌出来,简直难如登天好不好。不说别的,光是应付那些当官的就能累死你,什么工商、卫生、质监部门也就算了,有的时候还有什么街道、公安、消防乱七八糟的也来凑热闹。要说餐饮利润这么高,谁不想做啊,不过现在不比以前,机会早都错过去了。”

    听着小吴这些借口,秦风不由得想起了几年前的自己。

    都是年轻人,秦风很明白小吴的意思——论水平、论能力,小爷完全是有可能干进民营五百强的,只是客观条件实在太恶劣,所以小爷才甘心给别人打工。

    但现在想来,这想法何其可笑!

    “超哥,我觉得你该去创业,做生意没你想得这么难。”秦风淡淡道。

    小吴转头看着秦风那稚嫩的面孔,嘴角一弯,道:“也没你想象得那么容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