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三章 我要创业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对秦风而言,采购不过就是每天早上再早起1个小时,用不了几天,也就慢慢习惯了。酒店没有不透风的地方,秦风跟着小吴一起负责采购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厨房,小赵心里虽然不爽,可也不敢再刁难秦风。

    秦风的小日子,就这样又恢复了宁静。

    忙碌的工作,让时间过起来特别快,每天数着月历上的字,不知不觉,11月就到了月底。

    临近过年,酒店的生意依然没有好转。不过在这个月内,阿庆楼还是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徐国庆的行事方式当真出乎人的意料,这位老大居然暗中出动了私人侦探,硬生生把上回偷客人钱的服务员抓了出来。

    偷钱的是人春晓,正是婚宴那天让秦风管她叫姐姐的那个。

    平时看起来很没人性的王经理,在春晓被抓出来的那天,破天荒地给她求了情,但是徐国庆不干,说赶走就赶走,连遣散费都没发。春晓拖着行礼,哭得稀里哗啦地从宿舍出来的时候,除了个别和他平时关系不错的女工,全酒店没一个人去看她。最后是王经理一路把她送到车站,看着她上了火车才返回了酒店。

    为此,第二天早上王经理在晨会的时候,还特地做了自我批评,说上班旷工很不应该,主动要求扣掉一天的工资。

    徐国庆想都不想就答应了,而且还买一送一,连他的当月奖金都扣了一半。

    事后小吴给秦风说起八卦,秦风才知道原来王经理和春晓是恋人关系,只是平时在酒店从来不秀恩爱而已。

    对王经理的职业精神,秦风只能说一个服字。

    春晓走了,但王经理并没有要和她一起辞职的意思。阿庆楼给王经理的待遇很高,一个月工资就有一万。加上加班费、奖金、补贴之类的,年收入起码在20万以上。给人打工打到这份上,在东瓯市来讲,算是金领了。

    不过秦风觉得徐国庆这钱花得很值,因为平时绝大多数时候,徐国庆都是在做甩手掌柜,完全是王经理一个人在管着阿庆楼。花20万雇一个职业经理人,从而保证企业的年收入稳定在500万上下,这笔生意,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的。

    眼见到了11的月底,秦风终于等到了这辈子的第一笔工资。

    酒店的员工不多,所以大家都是挨个进王经理的办公室拿钱。

    秦风进屋后,拿到了一个比想象中厚不少的信封,信封上写着2000。

    见秦风一脸不解的样子,王经理解释道:“多出来的800,算你的晨间加班费。”

    秦风点点头,安心收下。

    可领完工资,他却没马上走,而是对王经理说道:“经理,做完12月,1月份我就不过来了。”

    王经理立马眉头一皱,问道:“为什么?你才在这里干了一个月而已啊!是对收入不满意吗?”

    “和收入没关系,就是有个想法,我觉得必须去做。”秦风淡淡道。

    “什么想法?”王经理好奇道。

    秦风吐出两个字:“创业。”

    ……

    “你说你要创业?”徐国庆盯着秦风,表情很复杂。

    秦风没料到徐国庆的反应会这么大,居然特地为了他的事情从家里赶过来。

    坐在徐国庆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秦风很淡定地重复道:“对,我要创业。”

    徐国庆这下表情不复杂了,他满脸严肃地问道:“你做好准备了吗?资金、项目、市场,还有技术环节。”

    “全都在这里了。”秦风微笑着一指自己的脑袋。

    徐国庆摇摇头,显得有些无奈道:“你小子,我刚知道你是主动退学那会儿,就猜到你在我这里待不长,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连翅膀都还没硬,居然就想着要飞了。小秦,我是该说你胆子大好呢,还是该说你不知天高地厚呢?”

    “徐董,其实我没你想象中那么无知,我是知道天高地厚的,只不过咱们在看世界的角度上,稍微有点不用,所以你才无法理解我的选择。”秦风解释道。

    “你现在除了给别人打工,还能有什么选择?你有多少本钱?”徐国庆反问道。

    秦风淡淡笑着,说道:“我的创业资金,最多只需要2个月的工资就够了。”

    徐国庆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你想做什么?”

    “餐饮。”秦风淡淡道。

    “餐饮?!”徐国庆喊了出来,很有一种“你特么在侮辱我的智商”这种感觉。

    秦风镇定地解释道:“徐董,餐饮只是战略性的说法,具体地说,我是打算出去摆路边摊。”

    “荒谬!在我这里你一能学到技术,二能学到管理,三能积累人脉,你现在跟我说要去摆路边摊,你当我好心让你跟着我外甥去做采购,是在叫人陪你玩过家家?”徐国庆生气了,真的很生气。

    秦风见他发飙的样子,就知道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是绝对没法子走人了。因为徐国庆手里还握着一张王牌,那就是秦风他爹,秦建国。要是徐国庆给秦建国打电话,秦建国绝对是能以死相逼,让秦风给阿庆楼打工一辈子的。

    “徐董,我打算在十八中后巷摆一个烤串店。我初中三年也在十八中上学,我的所有人脉都在那里,你知道,学生的钱是最好赚的,我有这层校友的关系,每天不愁没生意上门。”

    秦风这一句话,就让徐国庆从愤怒的状态中抽离了出来,他盯着秦风,冷冷问道:“那以后呢?总不能一辈子摆摊吧?”

    “以后很简单啊。”秦风一脸轻松道,“十八中有在校生2000人,附近还有两所小学,我假设路过后巷的人数是1500个,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愿意买我的东西,而每天真正关顾我的人,又是三分之一中的三分之一,那就是大概150人次,平均每个人买3串烤串,每串的纯利润算5毛,一个月的纯收入就能轻松过6000。

    只要我的市场策略足够精准,用不了三个月,收入至少能再提升30%,到时候收入稳定了,招牌也打响了,我就在附近租一个门面。到了明年夏天,我就趁奥运会,搞一场喝啤酒、吃烧烤、看奥运的活动,只要一台大屏电视,就能吸引来茫茫多的客人。从此以后,白天出摊卖烤串,晚上开门做宵夜,再咬咬牙,甚至可以清晨再来一波早餐。徐董,你算算看,这么干的话,我一个月纯收入2万应该是稳稳的吧?”

    徐国庆被秦风算得一阵发呆。

    眼前这小子,哪里是什么退学的小孩,分明就是一个成熟至极的生意人啊!

    而且徐国庆还不得不承认,从做生意的大思路上来讲,秦风简直就是他年轻时候的翻版——也不对,秦风显然比他还早开窍了好几年。

    “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儿学的?”徐国庆很费解地问道。

    秦风这下不谦虚了,张口就吹:“我每天晚上都去书店看书,市场营销和管理那一片,我全都翻过,应该属于自学成才吧。”

    徐国庆听完后,又是一阵愣神,隔了好几秒,他才问道:“如果没来我这里,你会选择做什么?”

    秦风想都不想就回答道:“应该会是文具,直接把东西带到学校门口去卖。”

    “也就是说,你是因为来了我这里,才决定做餐饮的?”

    “对,我发现做餐饮积累资金的速度,以及这一行的持续发展性都是最好的,而且对初始资金的要求极低。”

    徐国庆缓缓点了点头,说:“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做餐饮,什么最重要?”

    秦风思考了片刻,给了一个很高大上的答案:“是良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