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四章 年关将至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良心,听起来有情怀到爆,但真正的生意人,从来不靠情怀赚钱。

    秦风的答案让徐国庆很无语,或者说,让徐国庆瞬间失去了继续和秦风交谈的心情。

    徐国庆欣赏聪明的小孩,却不喜欢小孩耍小聪明,所以秦风和徐国庆扯完蛋的第二天,就被撸掉了“采购助理”的职务。

    秦风“失宠”的消息,传播的速度比前些日子他刚“得宠”那会儿还快,小赵的心里这下彻底平衡了,早上一进洗碗间,就搭着秦风的背后问道:“怎么徐董不让你去采购了啊?”

    正在洗碗的秦风转头一看,呵呵笑道:“说错话了呗!”

    “说错啥话了啊?”

    “徐董问我,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什么,我跟他说最重要的是良心。”

    小赵顿时肃然起敬,赶紧把手从秦风背上拿开,生怕被人当成秦风的同党,说道:“你这是在骂老板啊。”

    “是啊。”秦风点了点头,“昨天说的时候没觉得有哪里不对,不过晚上回到家一想,确实是有点拐着弯骂他没良心的意思。”

    “你行,你有种。”小赵心里乐呵着,表情钦佩地走开了。

    工作一变动,秦风又得重新倒时差,天气越来越冷,每天能晚起一个小时,不得不说真是天大的幸福。

    不用兼职早起去进货的秦风,在最后一个月把所有的精力全都投入到了学习厨艺中。

    既然打定主意要摆路边摊,老板和厨师都要自己兼职,现在趁着还有这么好的学习环境,不把基本功连好简直天理不容。

    秦风有心发奋,小赵无形中也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莫名眼红了秦风许久的小赵,在终于等到秦风跌落厨房之后,每天变着法子给秦风多布置任务,不是剁排骨就是绞碎肉,全都是考验耐力的体力活。

    可小赵却万万没料到,秦风在刀功的天分上,居然恰巧走的就是刚猛路线,半个月练下来,秦风的刀功简直突飞猛进,连唐师傅看了都说秦风进步巨大,一脸要收秦风当关门弟子的样子,把小赵郁闷得不行。

    12月过了一半,酒店就突然忙碌起来。

    随着过年的临近,客人们的订单犹如雪花一般飘过来。

    短短七八天功夫,店里的大小包厢,就被人从大年三十一直预定到了正月十五。

    秦风粗略地计算了一下,过年这半个月,酒店的纯收入大概能到300万,果然就和小吴说得一样,属于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

    为了应付过年这一波超级高峰期,酒店临时招收了许多服务员,王经理每天又要联系供货方,又要负责面试新人,简直忙得焦头烂额,估计连思念女朋友春晓的时间都没有了。

    秦风每天来酒店,都会遇上新的面孔。

    原本已经熟悉起来的环境,渐渐地又变得有点陌生。

    30号,秦风被安排了一次夜班,因为阿庆楼又迎来了一场婚宴。

    秦风没料到自己在离职的前一天,还能再穿一回服务员的西装马甲。

    在王经理的催促下,他和另外几个服务生早早地就来到婚宴大厅等着,而秦风则被安排站在大厅门口,也不知到底是几个意思。

    夜色渐渐降临后,酒店的所有大灯都被打开,客人一多,再加上暖气十足,秦风在这种暖色调满满的环境中站了半个多小时,就有点昏昏欲睡起来。

    “秦风!”走神之际,秦风的耳旁猛地响起一个充满惊喜的声音。

    秦风回过神一瞧,只见肖俞宇正满脸自嗨地看着他,仿佛是看到了熊猫。

    “真巧啊,来喝喜酒吗?”秦风淡淡地问道。

    “对,我表姐结婚。”肖俞宇点头说着,又对他身边的中年妇女道,“妈,这是我初中同学啊!”

    “初中同学?哦……有印象,有印象!开家长会的时候见到过!”中年妇女终于想起来,然后又奇怪地问秦风道,“孩子,你怎么在这里当服务员啊?没考上高中吗?”

    秦风平静地回答道:“我退学了。”

    肖俞宇他妈又问:“为什么退学啊?”

    秦风道:“学习不好。”

    肖俞宇他妈微微点头,然后揽住肖俞宇的肩,笑嘻嘻道:“没事儿,出来打工也挺好的,早点见见世面,社会大学也是大学嘛!等我家阿宇长大些,你给给他帮忙也好。”

    肖俞宇却立马跟着说道:“妈,人家才看不上咱们家那个小地方呢,我前些天在路上碰到他,求他来我们家工厂他都不来。”

    肖俞宇他妈一听这话,顿时就收起笑脸,她面无表情地看着秦风,想要等秦风解释,可秦风始终没多说半个字,肖俞宇他妈和秦风对峙半天后,嘴角一弯,露出一个充满嘲讽的微笑,领着肖俞宇进了大厅。

    秦风摇了摇头。

    才这么点身家就抖起来了,这种人,注定了没法发大财啊。

    秦风站在婚宴大厅门口,从7点一直等到9点多,里面的人才慢慢散去。

    肖俞宇故意又从秦风所在的这扇门里出来,手里拿着一罐啤酒,走路东倒西歪的,演技非常浮夸。走过秦风身边时,肖俞宇突然做了一个很假的假动作,脚下一拌蒜,大半罐子啤酒就全都洒在了秦风身上。

    原本昏昏欲睡的秦风,冷不丁地就清醒了过来。

    看着肖俞宇那张写着“你能奈我何”的欠抽的脸,在边上个别人的注视下,秦风微微一笑,说:“欢迎下次光临。”

    肖俞宇顿时就傻哔了。

    站在不远处,原本打算上前救场的王经理,这下也放慢了步子。

    王经理慢慢走上前来,捡起地上的空罐子,又大声吩咐服务员赶紧过来把地擦干,喊完之后,才问肖俞宇道:“没摔到吧?”

    “没……”肖俞宇说着,依然用惊愕的眼神去看秦风,他实在想不明白,面对自己这么明显的挑衅,秦风是怎么做到满脸微笑的。

    “怎么回事?”肖俞宇他妈很是时候地走了过来,眼神不善地看着满身啤酒的秦风。

    王经理解释道:“这孩子刚才走路不小心,把啤酒洒了,没什么事情。”

    肖俞宇他妈这才收起了那一副要闹事的架势。

    这烦人的娘儿俩一走,王经理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轻声道:“去换衣服吧,今天早点回家,明天就不用来了。”

    秦风嗯了一声,又问:“那我这个月的工资呢?”

    王经理愣了愣,抬手一拍脑袋,“你不说我都忘了,你下个月不来了是吧?”

    秦风微笑着说是。

    王经理道:“你跟我来,我先把钱给你垫上。”

    秦风跟着王经理进了他的办公室,王经理拿出钱包,数出1200元递给秦风。

    秦风接过钱塞进口袋里,对王经理道:“经理,这两个月多谢你的照顾了。”

    “哪有什么照顾。”王经理摇了摇头,又一脸认真地对秦风道,“小风啊,作为一个过来人,我有一句话必须要跟你说。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以后有的是机会挣钱,你现在该回学校去,真的,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文凭对你有什么意义。”

    秦风笑了笑,说:“我知道。”

    不到10点,秦风就从酒店里出来了。

    走出酒店大门,大门外停着一辆眼熟的SUV。

    秦风从车旁走过的时候,车窗忽然摇了下来,徐国庆探出头来,大声道:“小秦,走了吗?”

    秦风站住脚步,微笑着回答:“走了。”

    “还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徐国庆道。

    秦风思考了片刻,淡淡地说:“徐董,我给你一个建议,如果你打算炒房地产,最好炒到09年就收手,不然一定会亏死的。”

    徐国庆眉头一皱,直接关上了车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