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市场调查(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有学校的地方就有小贩,十八中后巷更是向来属于小贩的必争之地。

    在秦风的记忆中,十八中后巷最热闹的时候,这条顶多就200米长的巷子里,曾经同时出现过差不多10来个路边摊,其中光是卖油炸串串的,就有4家。而最终在这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中存活下来的,唯有一个将摊子摆在巷子中央的大妈。

    秦风前世在十八中读了三年初中外加三年高中,无论春夏秋冬,但凡从十八中后巷路过,都会见到那大妈笑盈盈地在招呼客人。

    她的摊子生意很好,好到爆,连秦风本人,也是这个摊子的粉丝。

    在小的时候,秦风甚至许下过一个很没出息的愿望——有朝一日,一定要来吃串串吃到撑。

    然则遗憾的却是,在秦风有能力吃吃烤串吃到撑之前,这一大片地区,就随着开发商、政府和住民三方扯皮完毕,而沦为了东瓯市最后一处被拆迁的旧房集中区。

    在那之后,秦风便再也没遇到像那位烤串大妈那么值得怀念的摊子了。

    幸好,秦风又重生了一次。

    早上10点50,临近放学,秦风来到了烤串大妈的摊子前。

    烤串大妈显然是对秦风很眼熟,见到秦风就问:“你今天没去上学啊?怎么都不穿校服?”

    秦风很光棍地回答道:“没考上高中,辍学了。”

    “这样啊。”烤串大妈很有些讶异,在她看来,像秦风这种长相的都应该属于好孩子,而好孩子是绝对没理由辍学的,她摇了摇头,略显惋惜道,“没办法,读书这种事,真的是命啊,有些孩子我都没看他怎么学,随便考也能考上,有的孩子就是每天花比别人多一倍的时间,成绩还是上不去。”

    “主要看脑子。”秦风笑着自**。

    “也不能这么说……”烤串大妈很会做人,宽慰秦风道,“我看你也挺机灵的。”

    秦风没接着答话,而是默默地拿起几串烤串,递给了大妈。

    大妈接过一把串串,低头烹炸起来,秦风则趁着这点时间,细细地观察起了这个摊子的细节。

    烤串大妈的推车,就是那种最原始的推车,推车的桌面很大,所有的食材全都拥挤地摆在上面,装食材的道具,也是五花八门,塑料篮子、铁盘乃至大碗,什么都有。车子下面没有什么遮挡,煤气罐就靠几个木头架在中间,显得很不安全,煤气灶也是摆在车面上,开火的时候,总会让秦风担心火太大会把边上别的食材也同时烤熟了。

    “这车子,太不靠谱……”秦风拿出笔记本,当着大妈的面写下几个字。

    大妈随意地抬头一看,见秦风行为怪异,不由问道:“小伙子,你写什么呢?”

    秦风想都不想就诚实地回答道:“做功课。”

    大妈笑道:“不读书了还有什么功课?”

    秦风呵呵一笑,没回答。

    几串年糕、豆腐干很快炸好,大妈拿起刷子,往串串上刷了两下酱料,就递给了秦风。

    秦风接过来吃了一口,却发现这味道没自己想象中那么好吃了,不禁笑了笑。果然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如果不是因为这条巷子后来拆迁了,自己多年吃不到这里的烤串,或许就不会那么怀念这里的串串的味道了吧。

    秦风把本子塞回到口袋里,提着装串串的塑料袋,站在摊子前没走,不紧不慢地把东西吃完,吃完后也不忙着讲文明,随手把袋子往里边一扔,抬手擦擦嘴,又拿起了几串稍微贵点的荤菜,递给了大妈,一边假装随意地问道:“阿姨,我看你整天都在这里,你一天能卖出去多少串啊?”

    大妈也是个精明人,笑嘻嘻地装傻道:“谁还算这个数啊,反正每天不亏本就行,就是挣个吃饭的钱。”

    “一天五六百串应该不止的吧?”秦风估摸着,报出这么个数字。

    大妈果然微微一怔,多看了秦风一眼,然后挤出一个生硬的笑,说:“小伙子,你问这些干嘛?”

    “就是好奇,我看卖这个挺赚钱的,反正现在不读书了没事干,也想摆个摊子。”秦风半真半假地回答道。

    “这样啊……”大妈轻轻点头,安静几秒后才接着说道,“做生意可没你想得那么简单,摆这个摊子,赚钱不容易啊。”她一边说着,捞起油锅里的鸡心和火腿肠,递给了秦风。

    “阿姨,你忘了蘸酱了。”秦风淡淡一笑,提醒道。

    “哦,哦,你看我这脑子,跟你说着说着就糊涂了。”烤串大妈回过神,连忙又把手缩了回去,刷上酱料后,才递回给秦风。

    秦风这次吃得更慢,也没有说话,一边吃,还一边盯着桌面仔细观察上面的食材种类。

    大排、小排、鸡心、鸡菌、鸡翅尖、火腿肠、香菇、豆腐干、小青菜、花菜、茄子、藕片、香蕉,一共加起来,也就13种而已。

    见秦风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摊子看,烤串大妈不禁觉得有点心慌。

    “小伙子,你今天看起来有点不对劲啊!”她出声干扰道。

    秦风笑了笑,三两口把东西吃完,又接着选了一串青菜,还有一根香蕉。

    大妈这下算是看出来了,秦风这根本就是在刺探情报,不过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头一次发生了,见秦风这稚嫩的样子,大妈心里没也太把他当回事,心说要学就学吧,这生意又不是学过去就能做得好的。

    这样一琢磨,烤串大妈就想开了。她拿起青菜塞进油锅里,青菜上的水滴遇上热油,顿时飞沫四溅,大妈赶紧从车底下拿出锅盖盖住锅子,只留下手里的一小段竹签留在外面。

    秦风对青菜的烹炸过程早就领教过,早早地就先躲到了一边,倒是没被伤到,不过一时间走神的大妈就没这么幸运了,手上被稍微溅到一些,眼见着就皮肤上就多出了一个红色的斑块,呲牙咧嘴的,显然是疼得厉害。

    “唉,今天真是的,一边跟你说话一边做东西,心思都不知放哪里去了。”大妈也不知是在抱怨秦风还是在抱怨自己。

    秦风赶紧道歉道:“不好意思啊。”

    烤串大妈没说话,算是默认了秦风始作俑者的身份。

    油锅里噼噼啪啪了一会儿,终于没了动静。

    大妈掀开锅盖,把青菜刷好酱交给秦风,又伸手抓起了一整串的香蕉,掰下来一根。

    这串香蕉明显有点大,大妈剥开香蕉皮,给香蕉勾芡的时候,甚至无法整根塞进碗里,胡乱地抹了点淀粉液,用竹签挑着香蕉往油锅里一放,顿时又是一阵乱响。

    油炸了差不多一分多钟,眼看香蕉的外壳变黄了,大妈拿出香蕉,直接就递给了秦风,还画蛇添足地补充道:“这是甜的,不用蘸酱了。”

    秦风笑着说:“那撒点白糖也好嘛!”

    “我这儿哪里有白糖啊……”大妈一脸苦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