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八章 前期成本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在阿庆楼干了2个半月,拿到手的工资总共是3200块,这些天零花用掉一点,剩下来的就不再是整数。秦风取出3000块,就当作是自己创业的资金。他把这个数字写在笔记本上,提醒自己接下来所花的每一分钱,都要小心谨慎。

    既然是摆摊,秦风得先有个摊子。

    东瓯市市区内就有一个木材市场,秦风前世去过一次,只是早就忘了路该怎么走。早上从十八中那边回家后,吃过午饭秦风就马上出了门,等找到木材市场,已经是下午2点。

    木材市场很大,却几乎看不见什么人,即便是大开着门的木材店,里头也鲜少有老板的身影,成千上万吨的各类形状和规格的木头,就这么随意地摆放着,不怕人偷更不怕人抢。秦风走了将近10来分钟,终于找到了有人了地方,十几个中年男人围着一张赌桌,不亦乐乎地吆喝着。

    秦风走到边上,打听了一下木工店的位置,其中一个男人马上站出来,问秦风道:“小伙子,想做什么?”

    “推车。”

    “跟我来。”

    秦风跟着那中年男人左拐右拐走了五六分钟,来到了一间偏僻的小屋前,屋子里有两个年轻人正一脸认真地干着活,见到中年男人回来,抬头打了声招呼:“师父。”

    中年男人点点头,走到办公桌后坐下来,他打开柜子,拿出纸和笔,对秦风道:“要用什么料的,打成什么样子?”

    秦风道:“用最普通的材料就可以,样子的话……一两句话说不清,我给你画一下吧。”

    “桌面要大,左右两侧有可以延伸回缩的木板,展开来的总面积至少2个平方大。长方形左下角,也就是对着我做生意要站的那一侧,要挖出2个凹槽,一个凹糟是凸字形的,底下是个四方,能放下煤气灶,四方形的上面是个圆柱形,圆柱形的直径在10厘米,深度大于10厘米小于15厘米,我要在这里放一个像奶粉罐一样的铁罐子……”

    “这个铁罐子干嘛的?”

    “当铁锅用的,我计算过,这个形状的铁锅最省油,而且加热快。”

    木工师傅微微点头,赞叹道:“有点名堂。”

    秦风接着说道:“这个凹糟的侧下方朝外,也就是车子的左上角位置,还得有一个可以固定煤气罐的小隔间,小隔间和凹槽之间得有挡板,只留下一个小孔让煤气管子穿过,小隔间必须得有一道小门,要加锁。”

    “干嘛加锁?”

    “以防万一,如果有人在我的煤气罐上动手脚,到时候摆摊炸死一片人怎么办?”

    “小伙子,社会没你想象得这么黑暗的……”

    “大叔,你照做就是了。”

    木工师傅好无语。

    “另一个凹槽就做在这个凹槽边上,大概5厘米深就行了,长度30厘米,宽10厘米。”

    “放什么的?”

    “烧烤架。”

    “车子里头,除了煤气罐那一块地方外,另外要装上三层隔板,最底下一层空着,中间一层隔成三个等大的小空间,上面的一层,再分开隔成几层。”

    “几层是多少层?”

    “每层间距大概5厘米,能隔几层就隔几层。”

    “是放吃的东西的吧?”

    “对。”秦风点头道,又继续说,“桌面的右侧,能不能再给我加装一个玻璃罩?”

    “可以,要多大的?”

    “高大概……”秦风空手比划了一下,“25厘米吧,面积大概占据车子桌面的三分之一左右。”

    “这个三分之一,是两侧的木板伸出来还是缩回去的时候?”

    秦风想了想,更改设计道:“伸缩木板改成朝客人那边的。”

    “那这个玻璃罩,就只能在缩回去的状态下安装了,不然也装不了。这个伸缩的木板,宽度是多少啊?”

    “15厘米吧。”

    木工师傅点点头,在自己的本子上记下来,“还有什么别的吗?”

    “别的……”秦风想了想,“推车的把手安装在凹糟的那一边,车子底下的轮子,给我装8个滚轮吧。”

    “装这么多干嘛?”

    “被城管追的时候跑得快啊!”

    “……”

    一番口水,等把细节上的东西都说明白,木工师傅的本子上也已经记了一大堆。

    中年木工精神颇为振作地坐下来,拿出计算器,敲敲打打了几分钟。

    几分钟后,他对秦风道:“小伙子,你这东西挺讲究,收费可不便宜。连工料带人工,加起来1500块。”

    秦风颇为惊讶。这价钱,都快赶上家具店手工定做的家具了,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这推车的做工,可不就和家具差不多么。

    “行……”秦风点点头。

    木工师傅把手一伸,不客气道:“订金500,带钱了吧?”

    秦风钱不多,全身家当都带在身边,掏出来熟了5张给对方,又要求道:“最好三天之内就做出来,对了,不要刷油漆,我等着急用的。”

    “三天是吧,那你星期天下午过来拿,这东西,我亲手做,就算熬夜也给你赶出来!”木工师傅大声保证道。

    离开木工店,秦风又径直去了趟不锈钢店。

    不锈钢店就在秦风家小区外的街对面,平时主要经营的内容是窗台——前些年政府为了搞消防达标,把全市所有的封闭型护栏都拆了,拆完之后半分钱不赔,市民只能自己再花钱去做开放型的护栏,于是这些做护栏的小店就跟着发了财,就性质而言,他们和旧城改造阶段的房屋开发商是一样一样的。

    不锈钢店的老板,在宰客的造诣上明显要比刚才的中年木工高出好几个档次,秦风要求做的奶粉罐形状的油锅,以及那个只有正常烧烤架一半大的烤架,就这么两个简单的东西,居然张口就要价500。

    但秦风也无可奈何,谁让这附近方圆几百米内,就只有这么一家不锈钢店,只能咬牙答应了。

    生意还没开张,秦风的资金就先花掉了三分之二,而接下来,依然还有不少地方需要花钱。

    秦风粗略地估算了一下,等他买完所有东西,最后还能剩下的钱,最多也就五六百而已。

    而以每天200元的食材成本来计算,如果秦风三天之内无法做到收支平衡,那么也就意味着资金断链——破产。

    想到这里,秦风不禁嘴角一抽。

    这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