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九章 蘸酱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推车、油锅和烤架有了着落,剩下的零散物品,虽然便宜,却得花相对比较多的时间才能弄到,秦风在接下来的一整天时间里,几乎都在外面跑。早上先去超市买了个型号最小的煤气灶,花了200块,回来的时候,顺便预定了一罐小型的煤气,又是50元。

    到了下午,秦风又在小贩汇聚的物料市场买了竹签、塑料袋、20个型号统一的铝盘,以及各种调料。这么一整天跑下来,秦风口袋里的钱便只剩下不到了400块。

    情况显然比秦风想象得更加危机,现在已经不是三天之内回本的难度了,而是必须得在开业当天实现收支平衡。对于一个刚创业的人而言,秦风可以说是选择了地狱难度的模式。

    晚上回到家里,秦建国一看秦风新买的这么多东西,什么也没说,就是一个劲地叹气。

    秦风自己也觉得这回有点破釜沉舟的意思,没什么心情宽慰老爸,而是自顾自做起了试验。

    所谓试验,确切地说就是试吃。

    秦风很节省地只买了2包年糕。

    真空包装的年糕,单价2元,每包装有5根长长的年糕。

    秦风先把年糕切好,每根年糕切成十小块,2包切出100小块,一共串成20串。

    这20串年糕,既是试验品,又是晚饭。

    秦风在油炸年糕的时候,给自己算了这么一笔帐。

    一包年糕成本价2元,加上平摊在上面那点微薄的煤气费、油料费和调料费以及竹签的钱,成本撑死了依然只有2块5,以每串年糕5毛的价格出售,一包年糕就能卖出5元钱,100%的纯利润,果然好暴利。

    如此想着,秦风顿时压力大减,只觉前途一片光明。

    20串年糕油炸完毕,秦风一时没办法再加上烧烤的过程,只能直接上调料。

    第一种调料是秦风在阿庆楼里偷师来的,苹果醋加甜面酱。

    拿起一串年糕,在比例适宜的蘸酱里走上一圈,拿出来尝一口,那恰如其分的甜辣交加的滋味,让秦风不由频频点头。不过这个调料的成本略高,秦风并不打算把它用在年糕或者豆腐干这种便宜货上,他已经准备好了招牌菜1.0,这个甜辣酱,专门就是用来伺候招牌菜的。

    试玩第一种调料,秦风又打开了一瓶果酱。

    没有做任何的口味调整,他直接把过奖涂在了年糕上。果酱的滋味很足,但是甜度却超过了秦风的想象,秦风摇摇头,直接把这瓶只吃了一口的果酱,放进了厨柜里头。然后,他打开了另一瓶果酱。

    事实上,这会儿灶台上摆放的调料种类,要比年糕的数量还多,秦风总共买了5个品牌的果酱,一一尝试过来后,最后选择了口味最淡的那一种。

    秦风买来的果酱,是专门用来搭配炸香蕉的。

    昨天在烤串大妈那里,秦风对她卖的炸香蕉居然连蘸酱都没有这件事,可以说一直耿耿于怀,想想看,一个烤串摊子,所有的产品都有蘸酱,唯独香蕉没有,这种事,香蕉会怎么想……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吃香蕉的人会怎么想?

    反正秦风当时是这么想的:干巴巴的,不过就是把香蕉扔进油锅里过一遍,吃起来的味道无非就是面粉加香蕉,论滋味,还不如简简单单地直接吃香蕉。既然这样,还花这个冤枉钱干嘛?

    烤串大妈的摊子,绝对是极少会有愿意吃炸香蕉的回头客的,至少,学生们肯定不会为了吃炸香蕉而特地往她的摊子上跑。

    而当一个摊子上的产品,全然没有吸引回头客的作用,那么很显然,这种产品就是个凑数的,是失败品。大妈的摊子上一共只有13种产品,失败品就占了十三分之一,这个比例,秦风光是用想的就觉得无法接受。更别提大妈的摊子上除了失败品,还有很多的残次品。

    学生党们之所以愿意前赴后继地为大妈的摊子买单,那完全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以及大妈之前的对手,最多也就是和她处在相同档次的程度。

    试完果酱,秦风最后才调配起了自己摊子的主要蘸料,也就是通用蘸料。

    现在的客人口味都偏重,烤串摊子的蘸料,更是重中之重。

    孜然粉加椒盐粉,是这个蘸料的主要成分,不过秦风设计的烹调方式是先油炸后烧烤,蘸料是在烧烤的同时用刷子往食材上涂抹,所以蘸料必须还得做成糨糊的型态。

    将孜然粉和椒盐粉混合上一定比例的白砂糖,秦风倒上一点酱油和苹果醋外加极少量的油,一小碗粘乎乎的东西倒进锅里,秦风用小火慢慢煮了3分钟,等酱料开始冒泡了,秦风就把火关掉,倒出来稍微放冷之后,直接就用年糕蘸着试吃。

    秦风在这些配料的比例上反复试验,20串年糕吃了足足3个小时,吃到最后年糕告急,才总算消停下来。

    秦建国听厨房里噼噼啪啪响了一晚上,等到秦风开始收拾了,终于忍不住走出来抱怨道:“这么试来拭去的有什么意义啊,你学学别人,直接撒点辣椒粉不就好了?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煤气。”

    秦风解释道:“东西炸过之后,其实味道都差不多,所以客人想吃的,从来就不是食物本身,而是蘸食物的酱料的味道。想要真正留住客人,这个细节上就必须要做到完美。这个蘸料,我现在还没做完呢,明天得接着做。”

    “还不知道这生意能不能做得下去呢……”秦建国摇着头,嘀咕着回屋了。

    次日是周末,秦建国不上班。

    在秦建国不耐烦的情绪下,秦风再接再厉,从早上弄到下午,终于赶在晚饭之前,弄出了他自己觉得最佳的口味。

    新做出的酱料,气味非常浓郁。

    秦风下血本买了点鸡心,炸好之后让秦建国尝了尝味道。

    秦建国明明是闻着气味就觉得馋得慌了,他装作不以为意地接过来,吃了一块,顿时就不由自主地眼睛冒光。

    “小风,你这手艺还真不赖啊!”秦建国由衷地感叹道,紧接着却又是一句让秦风倒胃口的话,“你就不该出来摆摊,留在在阿庆楼里当学徒,早晚能挣大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