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一章 豆腐西施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原本以为那位露出莫名敌意的大妈,只不过是用了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但当秦风来到豆腐店前,切身地感受到那热闹的气氛后,他不得不承认,大妈刚才所使用的“水泄不通”这个形容词,确实是完全贴切的。

    门面不大的豆腐店外,至少挤了二三十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与边上一整排生意萧条的豆腐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若仔细观察,就不难发现来这里买豆腐的老男人,脸上全都挂着不怀好意的神情,老男人们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故意互相拥挤着,将豆腐店的老板娘团团围在中间,然后趁着老板娘拿豆腐或者找钱的功夫,一只只贱手就跟啄木鸟吃虫似的,从老板娘身上一摸而过。

    看得出来,老板娘其实撑得很辛苦,她强颜欢笑着应付着眼前这群被雄性荷尔蒙所支配的王八蛋,眼里充满了为难和委屈,秦风看得烦躁,心说要是秦建国在这里,肯定冲上去就揍人了,不过毕竟,秦风不是秦建国,深知明哲保身的他,只是皱着眉头小声嘀咕:“妈的,一群人渣……”

    秦风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便果断放弃了在这里买豆腐的打算。

    可就在这时,豆制品区外头,突然涌进来一群气势汹汹的人。

    领头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十八中校服的女孩子,女孩子和老板娘长得有八分像,秦风一见到她,两眼不禁就冒出了光。

    秦风前世上高一那会儿,十八中里曾经有过一个关于漂亮学姐的传说。

    当年的秦风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驱使下,某天趁着中午午休,偷偷跟同学跑到楼层的上方,偷瞄过那位学姐。那时秦风没见过世面,见到那位学姐的侧脸后,居然被惊艳得辗转反侧了一整晚,而且连着几天,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都是她的样子。

    “买完豆腐的就滚!围着不走干嘛?”一声怒喝,将秦风从回忆中拽了回来。

    昔日的梦中女神,极其彪悍地冲着豆腐店里的老男人们发出了咆哮,这扑面而来菜市场大姐的气势,让秦风心中那个女神的形象,骤然间彻底崩塌。

    “苏糖,说话不要这么粗鲁啊。”豆腐店的老板娘马上批评了女孩一句,然后陪着笑冲那些被吓到的老男人道,“不好意思啊,我儿女她脾气不怎么好。”

    “跟这些不要脸的人,好好说话有用吗?”苏糖走到店门口,拉住一个刚才在拿找钱时,捏着老板娘的手不肯松开的秃顶男,满眼光火道,“刚才摸得爽吗?”

    秃顶男面色一正,装无辜道:“小姑娘,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啊,我摸了什么了?找钱的时候碰到一点不是很正常的吗?”

    苏糖身后的几个大叔中走出一人,赫然正是秦风刚才路过的那间猪肉店的老板。

    猪肉佬什么都没说,冷冷地看了那秃顶男一眼,秃顶大叔立马就怂蛋了。

    “不过就是个卖豆腐的,还真当自己是西施了啊,碰一下都不让,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买东西了……”秃顶男不甘不愿地叨咕着,拿着豆腐,灰溜溜地跑出了摊子。

    秦风听到这秃顶男的话,不由微微一笑。这位老板娘,皮肤好得简直能掐出水来,模样长得也至少是7分以上的高水准,说是豆腐西施,还真是不夸张。

    豆腐西施明显松了口气,笑脸对几个前来帮忙的大汉道:“老是要你们来帮忙,真是不好意思……”

    猪肉佬很是英雄气概地说道:“要是知道这群人的皮又痒了,我早就来收拾他们了!”

    “就是!那些人要是敢这么动我老婆,我一刀砍死他!”另一个杀猪大汉说道。

    几个猪肉佬一来,刚才那些趁乱揩油的中老年不要脸客人,这下就全都老实了,他们很是规矩地一个个从店里头退出来,站在摊子外头,排起了队伍。

    苏糖走到店里,拿起一件塑料围裙围上,看架势,显然是熟门熟路。

    豆腐西施忙拦住女儿,劝阻道:“脱了,脱了,都不看看几点了,你赶紧上你的课去,我这里用不着你。”

    “要不是我找刘叔叔他们过来,你都快被人欺负死了,还说用不着我……”苏糖瘪瘪嘴,埋怨似的说着,可还是乖乖地又把围裙摘了下来。

    苏糖口中的刘叔叔,也就是那个猪肉佬闻言大笑三声,大声对豆腐西施道:“阿梅,你以后遇上这样的客人,就直接过来找我们!我们这么多大老爷们儿,还能看你们孤儿寡母的受欺负不成?”

    猪肉佬话里有话,豆腐西施却只是微微点头,很委婉地又驱赶起了救场恩人。

    “你们别站这里了,早上生意这么忙,我这里没事了,捣乱的几个人都已经走掉了。”豆腐西施轻声细语地说道。

    猪肉佬点点头,又用凶悍的眼神从正在排队的老男人们身上一一扫过,然后冲豆腐西施的女儿说道:“苏糖,刘叔叔先回去了,以后你妈要是有什么事自己没法开口的,你只管叫叔叔帮忙!”

    苏糖重重地嗯了一声,然后收到豆腐西施一个大白眼。

    猪肉佬们走了,原本闹哄哄的豆腐店,终于变得秩序井然。

    秦风提着两个篮子,排在队伍的最末尾,然后目送背着书包的苏糖,渐渐消失在了视野中。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没想到前世少年人心中高不可攀的女神,也有这样或那样说不出的苦。

    也是单亲家庭吗?

    感觉也算是一种缘分啊……

    秦风默默想着,脑海深处,又继续回忆起来。

    苏糖,这个很好听的名字,其实在秦风前世的生活中,出现的频率几乎为零,而且越到后面,就越没人提起了。秦风前世高一的暑假过后,苏糖似乎就彻底消失了。关于她的消失,那年一开始有很多说法,有人说她转学了,有人说她被人**了,最可怕的一种说话,是苏糖在被一群流氓糟蹋之后,选择了自杀。

    但不管是哪种说法,反正秦风从高一结束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她。

    “最好是转学了吧,如果是后面两种可能……”秦风想到这里,眉头不由微微地皱了起来。

    “孩子,孩子。”豆腐西施的手,在秦风的眼前晃了晃。

    秦风回过神来,突然发现自己跟前的人已经走掉了,连忙道:“我要那个薄片的豆腐,一斤,四角豆腐,也来一斤。”

    “好,你等等。”豆腐西施语气中的温柔,似乎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光是听她的声音,就让人觉得舒服。

    等了片刻,两袋豆腐包好,秦风递过钱去,豆腐西施随口说道:“你买这么多东西,家里是开饭馆的吗?”

    “我自己摆摊。”秦风对豆腐西施完全不设心理防线,坦白地回答道。

    豆腐西施眼睛微微一张,惊讶道:“看你样子,跟我女儿差不多大,为什么不上学了啊?”

    “成绩不好就退学了。”秦风随便找了个理由,可鬼使神差地,又跟了一句,“阿姨,我以前也在十八中上学,跟你女儿算是校友。”

    “是吗?”豆腐西施盈盈一笑,“那我算你便宜点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