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七章 记账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洗完澡后,把自己房间的门一关,然后把钱包里的零钱,全都倒出来撒在了地上。钱包是秦风前些天特地买的那种废品站老板专用腰包,空间大,质量好,至少能塞下2万块大钞。

    秦风一个摆地摊的,一天自然赚不了那么多钱,不过学生们给的零钱,也足以将这个钱包塞得密不透风。

    今天早上买食材前,秦风的剩余资金是305元,买完之后,变成了85元,食材成本220元。早上收摊后,秦风没急着做帐,下午又去了一趟菜市场后,他依然没没忙着数钱,直到此时,秦风才仔仔细细地,一块五毛地计较起来。

    区区几百块钱,秦风足足数了半个小时,最后的得到的数字,是468元5毛,所以利润就是163.5元。对于这个数字,秦风谈不上有多满意,但也绝对不失望。

    事实上秦风很清楚,这世上的生意人,鲜有开张第一天就赚很多钱的。以秦风这个小摊的规模,能在首日做到不亏本,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更何况,还赚了这么多。

    秦风没当过会计,不过最基本的记账原则,他还是非常清楚。

    将收支情况仔细地写在笔记本上,秦风轻轻敲打着笔记本上一大片已经标注了接下来日期的空白处,不禁有点期待起来。

    今天是5号,再过两个星期,就到过年了。

    如果自己能半个月赚到差不多2500元,也不知到时候秦建国会有什么感想。

    “应该不会有什么感想吧,2500还是太少了……”秦风摇了摇头,又将做帐的事情放到了一边,盘算起了明天进货的细节。

    秦风又一次把所有菜品的清单列出来,扫了一眼后,先果断划去了今天卖得最差的两样素菜,金针菇和茄子,然后考虑片刻后,接着划掉两种豆腐干中的四角豆腐,最后经过一番慎重的选择,最终去掉了价格高昂又不讨好的香肠。

    说起来,秦风原本是想将香肠当作自己摊子的一个卖点的,结果却不料败走麦城了一回。反倒是一开始秦风并不怎么看好的香蕉,意外受到了欢迎。可见市场这东西,哪怕是重生者,也无法做到精确的预判。

    删掉4样食材后,秦风明天需要买的东西,便只剩下16种。比烤串大妈略多,但又多得不过分。食材种类调整完毕后,秦风需要做的,就是调整具体每种食材的数量。

    首先秦风要调整的,自然是今天卖得最好的牛肉饺子、芋饼和香蕉。

    牛肉饺子的需求有点超出秦风的意料,根据今天的市场需求来看,秦风觉得早上40串,下午60串,这个数量是比较合理的。100串牛肉饺子,原料大概得有5到6斤牛肉,外加2斤面粉,光是成本,就在140元左右,但售价却仅仅只有200元,收益率明显低于秦风摊子上的其他食材。

    所以秦风在欣喜这玩意儿能薄利多销的同时,不得不抓紧时间,再想办法推出一种又受欢迎又能赚钱的全新招牌菜。

    秦风抱着经营企业的态度,细致无比地调整着各种食材的数量,他将清单分成早上和下午两部分,每种食材多少串,写得一清二楚,甚至还在每一种食材后面,写上了调整的原因,以及根据自家冰箱的容量,把早上和下午各应该进多少货都写明白了。

    秦风将早上的食材总数量,定死在了400串,而下午则是500串,至于卖不完的,素菜可以接着第二天卖,荤的就当天自己解决掉。如此,每天食材的成本,就能控制在300元上下,按照他的定价,只要每天能卖掉八成左右,那么收入就能稳定在每天150元,等到客人渐渐积累,有朝一日如果能卖掉九成还多,那么月入过万,也就指日可待了。

    这笔帐,秦风从8点多算到将近11点才停下。

    累了一整天的他,几乎是脑袋一沾到枕头,就立马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5点,秦风挣扎着起床后,用冷水洗了把脸,便又匆匆出了门。

    有了头一天的经验,秦风今天采购可算是节省了不少时间。

    不但如此,秦风还按小吴说的,在进菜市场之前,就给自己设计了一条路线,于是逛了一圈,刚到6点,秦风就已经到了豆腐西施的摊位前。

    大概是天色尚早,又或者是昨天猪肉佬们的阵仗起了作用,今天的豆腐摊前,生意仿佛比昨天略显萧条了一些。

    秦风没排几分钟队,很快就拿到了2斤薄片豆腐干。

    豆腐西施还有空特地问了秦风,是否以后每天都要来买,得到秦风肯定的答案后,她笑着对秦风道:“那我以后每天提前给你包好,这样你来了马上就能拿走。”

    秦风绝口不提要豆腐西施打折这样的话,豆腐店才是真正的小本生意,不然人家老板娘这么漂亮一个半老徐娘,也不至于每天大清早过来忙活,非常客气地道了声谢后,秦风心里遗憾着没见着苏糖,不紧不慢地走出了菜市场。

    趁着今天的时间有富余,秦风在家里将食材预处理完毕后,又去了一趟小区外的打印店。

    等到推车再次从停车场出来,玻璃罩上,已经多了十几行小字。

    秦风将16种食材的价格写在上面,原本略显空白的推车,又多了一点专业烤串的气息。

    秦风很是聪明地没有把整个玻璃罩全都写满,而是剩了差不多2行的位置,这样的话,以后再有新的菜出来,玻璃罩上就至少还能再填下4个菜品。

    至于等4个之后——那时候若是还无法凑够租店面的钱,秦风倒是真需要好好反思一下,卖烤串是否是一条合适的积累原始资本的路子了。

    经过2天的磨合,秦风的生活,渐渐规律了起来。

    每天早睡早起,每天去两次菜市场,每天出摊两次。同班同学们有意无意地帮他吆喝了一星期后,秦风基本就摆脱了靠熟人生活的套路。

    正如秦建国所说的那样,从第一天之后,每天来光顾他生意的同班同学,最多也没有再超过5个人,不过作为同班同学的替代者,附近的小学生,又带给了秦风不小的惊喜。

    就在第一个小学生勇敢地问出饺子皮怎么卖,并且以区区一块钱就买到了炸过之后膨胀得无比巨大的十张饺子皮后,秦风这个小摊,每天下午放学后前几分钟,就几乎变成了小学生专场。

    这样的市场变化,使得秦风不得不再次调整自己的清单,将每天的面粉采购量,从3斤增加到了5斤。另外由于年糕和豆腐干也广受小学生的欢迎,于是在不知不觉中,秦风就成了豆腐西施的最大客户,作为福利,秦风终于在本周的最后一天,和豆腐西施的女儿苏糖说上了话。

    苏糖她是这么说的:“从我们这里买是2斤豆腐5块,你卖的时候就是2块豆腐5毛,你做生意这么黑,以后一定会发财的。”

    秦风嘴角抽抽,尴尬得简直不想承认眼前这位傻妞,居然是他上辈子青春期的梦中"qing ren"。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