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九章 夜摊(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一下子多了许多食材要处理,秦风吃过午饭后,又一直忙到了下午快3点。秦建国从头到尾目睹了秦风工作的全过程,终于不再觉得秦风的生意好做了,转而变成了对儿子的无限愧疚。

    秦风没工夫和秦建国一起悲春伤秋,提着比往日重了将近一倍的袋子出了门。

    秦风很庆幸自己一开始就多买了几个铝盘,再加上是用保鲜膜打包的,所以纵然多出了许多食材,不过还是能一次性就全部装进帆布袋里。

    冬日的午后三点,正是气温最宜人的时候。

    秦风选在这个点出门,不仅是考虑到3点过后十八中后巷的行人会变多,更多的,他是想让经常路过十八中的人形成一个固定的观念,那就是每天3点之后,十八中后巷就会出现他的摊子。再进一步讲,秦风还将夏天的生意考虑了进去,要知道夏天那么热,一般人在3点之前,估计是不会想吃烤串这么油腻的东西的。

    推着摊子来到空荡荡的十八中后巷,烤串大妈不在,巷子里只有零零星星走过的路人。

    将车停好,秦风见短时间内不可能有客人,就拿出一个小马扎,坐下来翻起了中华名著《故事会》。心不在焉地看了十几分钟,秦风终于等来了今天的第一笔生意。

    “你看!摊子开着呢!”两个穿着小学校服的孩子,满脸欣喜地从远处跑过来。

    跑到秦风摊子前,小学生大声道:“老板,我买一块钱饺子皮!”

    “我也要!”另一个小学生跟着道。

    秦风把故事会往车里一扔,抓起两把事先数好的饺子皮扔进油锅里,然后满脸堆笑地推销道:“要不要来点别的啊?”

    小学生显然比中学生有原则得多,他们铿锵有力地一口拒绝道:“不要!”

    秦风自讨没趣,心知和小学生无法沟通,只能默默地把视线投回油锅里。

    薄薄的饺子皮,快速地以肉眼可见的变化,在油温的催化下膨胀起来,秦风拿出漏勺,将20张饺子皮从油锅里捞出来,涂上酱料后,金黄色的饺子皮,就成了一堆看起来跟那啥玩意儿一样的东西。

    分装好2袋,秦风心里吐槽着将饺子皮递给两个口水直流的熊孩子。

    熊孩子甲拿过竹签,边吃边说道:“这里的饺子皮最好吃了,我自己在家里也做了一点,跟这里的没法比。”

    熊孩子乙回答道:“废话,你有人家的调料吗?他们的调料都是有秘方的,要是我有秘方,我也不读书就出来摆摊!”

    秦风听着苦笑不已,他整天穿着校服出来摆摊,招牌是打出去了,不过他的个人声誉也算是毁了。昨天下午,还有家长领着孩子路过摊子的时候,对着秦风指指点点的,然后教育自己的孩子,如果不好好读书,秦风就是榜样和下场。

    熊孩子给秦风开了张后,下午的生意便慢慢好了起来。细水长流,下午虽然没有大波的高氵朝,不过东西倒也卖了不少,秦风粗略地估计一下,觉得大概也只比正常工作日少了一两成而已。

    不过天黑之前,秦风倒是碰上了一件糟心事。

    事件的主角是秦风的一个初中同学,名叫程跃成。程跃成初中毕业后,因为成绩实在太渣,所以连职高都没上,就到社会上去混了。这个混,乃是真正意义上的混,就是小混混。程跃成今天不知发的哪门子的好兴致,居然大白天地来怀念母校,遇上正在摆摊的秦风,二话不说就自己动手抓了十几串烤串,说要DIY。

    秦风深知程跃成是什么德性,赶紧拦下他,动手给炸了十几串。

    程跃成估计是中午没怎么吃饱,吃了十几串后犹不满意,指着玻璃罩说要再来快大排。

    秦风见这货没完没了,试探着问了句:“钱带够了吗?”

    程跃成当时腆着脸说:“我能坑你吗?放心做,吃多少算多少!不会赖账的!”

    秦风虽然觉得程跃成这话的可信度不足10%,但是本着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以及最好不要惹小流氓的原则,他还是给程跃成做了大排。

    程跃成吃上了瘾,没一会儿功夫,就吃掉了差不多20块钱的烤串。

    之后等吃完算账了,他果然如秦风预料的那样,不要脸地笑着道:“秦风,咱们是什么关系啊?不就是20几块钱么?你就当请我吃饭了能怎么样?”

    秦风还真不能拿他怎么样,唯一能做的,就是从故事会上撕下一页,然后让程跃成给写张欠条。

    “操,就你这么做生意,这破摊子迟早关门!妈逼的,真不会做人!”这下子,反倒成了秦风理亏似的,程跃成骂骂咧咧地写完欠条,仿佛已经不欠秦风半毛钱似的,头也不回就走。

    平白无故亏了20多块,秦风虽然有点小郁闷,不过好歹拿到了阻止程跃成下次再来白吃的重要道具,这事也就算揭过了。

    天色渐渐黑下来,6点过后,巷子里除了住户,就几乎再没有人走过。

    秦风拿出从家里带来的铁饭盒,放在炭烤架上热了2分钟,然后炸了几串青菜、香菇和鸡心,就当作晚饭吃了起来。大冬天的,吃着不冷不热的饭,秦风微笑着心说不知这算不算自讨苦吃。

    吃过晚饭,把饭盒放回车里,秦风就推着车子,行走一百多米出了小巷。

    他直接将推车停在了小巷的巷口,左右两边,全都是服装店。秦风把推车停好后,两边服装店的老板都出来看了看,没说什么,不过显然是有点不爽秦风在他们俩中间加塞。要知道,他们租下这店面,可是花了大本钱的,秦风的行为,就相当于是投机——要不是他们俩,就十八中后巷这黑灯瞎火的地方,能有现在这么敞亮吗?

    秦风丝毫没有觉得占了人家的便宜,拿出缺了页的故事会接着看。

    故事会一看就看了一个小时,看到7点出头,一个少妇领着儿子过来,那小屁孩一看到烤串摊子,立马就跟抽风似的,拽着他妈的手,蹦蹦跳跳直叫唤道:“妈!我要吃!我要吃!”

    熊孩子妈瞪儿子一眼,没好气道:“这些路边摊有什么好吃的?又不干净又没营养!”

    “不嘛,我就要吃,我就要吃!”熊孩子不依不饶,还变本加厉地提要求道,“我要吃大排,他卖的大排可好吃了!”

    少妇闻言一怔,仔细地看了眼秦风,突然发现秦风就是在十八中后巷里摆摊的那个“差生”后,不禁奇怪道:“你怎么这么晚还在摆摊啊?”

    秦风微笑道:“为了生活。”

    少妇顿时沦陷,眼中泛起了怜悯之色,感慨道:“早知道生活不容易,干嘛不好好学习啊?”

    秦风呵呵一笑,见鬼说鬼话道:“阿姨,其实我成绩不错的,就是家里条件不好,觉得上大学时间太长,而且现在毕业出来也不包分配,这才主动退学的。”

    “原来是这样啊……”少妇喃喃着,再跟秦风说话,态度就好了不少,她指着玻璃罩里的东西问道,“你卖的这些,东西都新鲜的吧?”

    “全都是今天早上进的货,我在家里炸过一次,放到明天也不会坏。”秦风回答道。

    少妇这下放心了,“你这大排怎么卖?”

    “三块钱。”

    “那给我来两块吧。”

    熊孩子闻言,立马欢呼道:“妈妈万岁!”

    少妇轻轻一戳儿子的脑门,“给你买就万岁,不给你买多少岁啊?”

    秦风听着他们母子俩拌嘴,伸手取出了两块大排。几分钟后,秦风将大排递给少妇,熊孩子抢着拿过他自己那块,也不怕烫,咬下一口后,一边在嘴里翻滚着哈气,一边大喊大叫道:“好吃,真好吃!”

    “妈妈平时给你做的就不爱吃,在摊子上买的就说好吃,你个小没良心的!”少妇说着,对秦风微微一笑,领着孩子,走进了边上的服装店。

    十几分钟后,当少妇领着孩子出来后,没等半分钟,店里的老板也跟着出来了。

    他看了秦风一眼,神态中颇有一点老子开店你摆摊,所以老子比你高级的歧视,满脸俯视秦风的神情,问道:“你这摊子,要摆到晚上几点啊?”

    秦风听他口气,实在弄不清这位仁兄是想找碴还是怎么的,于是选择了诚实交代,回答道:“大概10点吧。”

    “10点?好,那你可别走太早,待会儿我来你这里吃宵夜。”老板一脸认真道。

    秦风松了口气,咧嘴笑道:“放心吧,有生意我还能不做啊,到点了我来叫你!”

    “行,这边上只有卖面包的,每天晚上吃得我都想吐了。”老板笑着说道,转身返回了店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