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一章 老爸的心思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第一天夜摊,成果极其喜人。

    下午秦风带出来700串食材,总价格是550元,全部卖光之后,他甚至不用数钱,就能得出今天至少净赚了350块的结论——下午加晚上300+,早上至少也赚了50元左右。

    眼见着月入过万近在眼前,在利润的刺激下,秦风在新年之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完全铆足了劲儿。

    每天5点起,11点睡,中间为了准备足够从下午3点卖到晚上11点的食材,秦风除了吃饭、上厕所,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工作。他的日子过成了三点一线,厨房、菜市场、路边摊,很辛苦,但是也很兴奋。

    为了能在雨天也出摊,秦风还让秦建国帮忙给他弄了个大伞盖,为了固定这玩意儿,秦风不得不在推车中央打了个洞。

    短短几天下来,秦风明显瘦了一圈,甚至连黑眼圈都熬了出来。

    秦建国看得心疼,可又不好拦着秦风让他别干活,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每天晚上给秦风送一盒盒饭去。

    有了夜摊的支援,秦风挣钱的速度几乎提高了100%,这夸张的效率,让秦风账面上的数字飞速上涨,到了周四,他写在笔记本上的总资金,顺利突破了3000元。

    从一开始的300到此时的3000,数字看起来不大,但回报率却高得可怕。

    秦风只花了10天时间,就收回了前期投入的所有成本,秦建国翻过秦风的账本后,怔得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周五下午,秦风迎来了放假前的最后一波学生潮。

    这是本学期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今天之后,全市各中小学就将进入为期20天左右的寒假。

    秦风摊子的生意,变得比平时更好了一些,在招呼了十来个同班同学后,一位令秦风颇感惊喜的客人不期而至。

    “给我跟香蕉。”苏糖指了指玻璃罩。

    “好。”在有其他客人的情况下,秦风优先给苏糖拿了根香蕉,可边上那么多人,却也没一个反对的,秦风给苏糖走了后门,又俨然一副熟人的架势,随口问道,“你考得怎么样?”

    苏糖难得给了秦风一次面子,正经回答道:“还行,就是数学有点吃不消。”

    “想要考得好,那就多做题,做题千遍,干掉一片。”秦风用过来人的口气说道。

    苏糖却是扑哧一笑,道:“你都退学了好装什么好学生啊?”

    这下边上的学生也都乐了,霍汉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指着秦风大笑道:“秦风,你还是好好干你路边摊这份有前途的工作吧,考试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

    秦风无奈地摇摇头,继续插科打诨道:“你们不能搞学历歧视啊,我虽然是个摆路边摊的,但我也有一颗爱学习的心。”

    “拉倒吧,你有一颗奸商的心还差不多!”苏糖接过香蕉,给钱的时候,居然拍了秦风一下。

    等苏糖一走远,霍汉伟立马就激动起来,问秦风道:“秦风,你跟她认识啊?”

    秦风点点头:“认识。”

    “你们怎么认识的?”霍汉伟追问道。

    “你想泡她?”秦风一语戳破。

    霍汉伟闻言一虚,可虚了两秒后,再拿自己和秦风一比较,顿时觉得自己绝对前途无量,又满状态复活回来,抬头挺胸优越感十足地回答道:“对,我就是想追她!”

    秦风一瞥霍汉伟,淡淡地回了句:“哦,加油。”

    霍汉伟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瞬间感觉好无力。

    人流如浪潮,潮涨潮落。

    当人群散去,天色渐黑,秦风孤零零地坐在马扎上,在黑灯瞎火的巷子里,等待着秦建国送饭来。他一等就是足足一个小时,7点出头,秦建国才风风火火赶过来,忙向秦风道歉道:“厂子里的机器出了问题,弄了半天才弄好。”

    秦风接过温热的饭盒,随口问道:“机器出问题,不是有技术员管着吗,你待在那儿有什么用啊?”

    “唉,你不知道,我们新来的那个厂长,年纪不大,脾气不小,说如果机器出了问题,我们整条流水线的人都要负责!”秦建国含冤受屈似的抱怨道。

    秦风吃着饭,笑道:“国企不是很讲人情的吗?怎么现在这么现实了?”

    “唉,国企才最现实呢,这几年厂子效益不好,工资都没涨过,哪天要是不小心犯个小错误,那些管财务的扣起钱来,下手比贼还快!”逆来顺受了一辈子的秦建国,这些天不知怎么的,越来越觉得对工厂的生活不耐烦起来。

    秦风听着老爸絮絮叨叨地说着最近厂子里的事情,很快就吃完了饭。

    可秦建国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接过空饭盒就回家,而是对秦风道:“小风,爸今天跟你一起摆摊吧,我看看你生意怎么样。”

    “好啊。”秦风并不反对,推着车子,两人一起走到了巷子口。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但十里亭路上的店铺,却没有要关张的意思。对于做生意的人而言,每一天都是值得利用的,尤其在十八中边上开店的人,不少人的店面都是花高价租的,能多开一天店,就相当是收回成本,所以此时虽然没什么客人,但四周却依然灯火通明。

    “现在没什么生意,等到9点钟过后,这里开店的人肚子饿了,就会有人来吃宵夜了。”秦风怕秦建国会等得不耐烦,所以先给他打了预防针。

    秦建国左右张望了一圈,见周围的店铺还不少,不禁问道:“这里的人每天都会来买烤串吗?你这东西,天天吃也受不了吧?”

    “肯定受不了啊,不过每天只要有一半左右的店老板肯来我这里吃,那也就能赚不少钱了,这些开店的人来买宵夜,一个人顶10个学生,还有一些不在这里开店的,偶尔也会大老远跑过来我这里吃,爸,我这个摊子现在可是有点小名气了呢!”秦风轻拍着秦建国的后背,没大没小的样子。

    秦建国听秦风这么说,总算放心了不少。他就怕秦风的账是作假的。

    冷冷清清地等到晚上9点出头,宵夜场终于开始。

    第一个来吃宵夜的小店老板一看到秦建国,不由好奇道:“阿风,这是你爸爸啊?”

    秦风道:“对,我爸。娟姨,难得我爸都来了,你今天就多买点让我爸省省心,省得他老是觉得我养不活自己。”

    秦风在这里做了一个星期的生意,把各家店老板和老板娘的名字都记熟了,但凡有人过来捧场,秦风都是一口阿姨一口叔叔,或者大哥大姐地把人哄得高高兴兴。

    秦建国却不懂做生意,忙摆手道:“不用不用,你想买多少就买多少好了,不用给我面子。”

    秦风好无语道:“爸,我只是开个玩笑……”

    秦建国尴尬了。

    娟姨莞尔一笑,买了两块大排和几串芋饼就回去了。

    秦建国收回来一张十块大钞,左右看看没什么人,小声问秦风道:“这十块钱里能挣出多少啊?”

    “大概5块吧。”秦风回答道。

    秦建国眉头一皱,似乎还不满足道:“才5块?”

    秦风哭笑不得:“爸,这可是100%的利润了,全世界也就卖du品的可以跟我比。”

    “胡说!”秦风把钱放进秦风的腰包里,没一会儿,另一个客人就来了。

    客人很快就一个接一个多了起来,秦风的摊子,也总算展现出了秦建国想象中应有的那种热闹景象。

    有秦建国在一边帮着收钱找钱,秦风干起活来效率自然高了不少。

    没一会儿功夫,秦风特地准备得最多的芋饼和牛肉饺子,就率先断货。

    秦建国看着潮涌而来的人群,再看看秦风连半秒都不得闲的忙碌状态,心里某个声音,不禁变得越来越响:做生意来钱好快,做生意真的来钱好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