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二章 除夕(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砰!”、“啪!”

    癸未羊年的最后一天,早上天刚亮没多久,小区里便响起了鞭炮声。秦风从暖烘烘的被窝里爬起来,打着哈欠,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摆摊这半个月来,他第一次睡了个安稳觉。转头一看摆在床头柜上的闹钟,这会儿刚7点出头。

    秦风走出房间,却发现秦建国没在屋里,不过马上,秦风就想明白了。

    今天不是周末,秦建国是明天才开始放假。

    走到冰箱前,秦风习惯性地先把冰箱打开看了眼,里面放着满满的各种蔬菜,上层的冰柜里,还冻着2包没拆封的鸡心和鸡菌。

    秦风并不是打算今天一整天都休息,到了下午,他还是要出摊的。

    洗漱完毕,秦风下楼吃过早饭,马上就去了菜市场。

    过年前的最后一天,菜市场里简直就跟打仗似的,尤其秦风挑的这个点,更是高峰期中的高峰期。更往日不同,秦风今天手里只提了一个篮子。

    来到牛肉老刘的摊子前,秦风比平时多买了2斤牛肉,一斤是拿来做牛肉饺子的,另外一斤他打算晚上拿来做菜,犒劳一下自己和老爸。

    在菜市场里快速地饶了一圈,秦风很快就补齐了今天出摊要用的食材,以及年夜饭的材料,最后来到豆腐西施店门前,店里却只有苏糖一个人。

    今天苏糖总算不穿校服了,大冷的天,忙得满头大汗的她,最外面套了一件绒线衫,胸前围着平日里豆腐西施穿的那件围裙。秦风瞥了一眼,看到了苏糖随意放在摊子边上的厚厚的红色羽绒服,随口问道:“阿姨呢?”

    “生病了,在家休息呢。”苏糖回答着,从豆腐堆里拿出一个大袋子,递给秦风道,“你的2斤豆腐干。”

    “我今天只打算买一斤啊。”秦风没伸手。

    “我现在没功夫给你称啊,你看人这么多。”苏糖抱怨道。

    苏糖一开口,边上急着要买豆腐和吃豆腐的一群中老年男性就纷纷附和起来。

    秦风抬手一看表,见时间还早,居然一步迈到了苏糖跟前,把篮子一放,说:“我看你一个人弄不过来,我帮你吧。”

    苏糖这边还没反应过来,秦风已经抓起手套戴上,招呼起了客人。

    “你这人怎么这么自来熟啊?”苏糖皱着眉头说着,却没有要赶走秦风的意思。今天的生意确实是太火爆了,而且不知怎么的,来买豆腐的老男人们,色胆也比平时大了不少,半个小时前有个不长眼的,居然拉着她的手摸了足足5秒钟,要不是她性格强硬,把那老色鬼给骂跑了,估计那老东西能把她的手摸褪一层皮。

    女人做生意不容易,尤其像苏糖和她妈这种母女花,更是容易招惹是非。

    有秦风站在边上,苏糖不禁多了一分安全感,不过她嘴上还是很直接地提醒道:“别打着帮忙的旗号动什么歪脑筋啊,今天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秦风笑了笑,这小妮子,戒备心还真是重。

    面对如织的客人,两个人没有闲工夫瞎扯,虽然平时完全没有配合过,不过做了许多天生意的秦风,在怎么装货这种事情上,还是非常游刃有余。

    在无声的默契中,秦风和苏糖很快就完成了分工,秦风称重装货,苏糖收钱找钱,两个年轻人行云流水地操持着生意,俨然就是一对小夫妻的样子。

    高峰期持续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等过了9点,菜市场的人流,终于恢复到了往常的程度。

    秦风呼出一口气,摘掉手套,双手在衣服上一抹,擦干满手的汗珠。

    “差不多了,我先走了。”秦风提起篮子,对苏糖道。

    苏糖嗯了一声,小声道:“谢谢啊。”

    秦风微笑道:“不用谢,过年回来买豆腐,再给我打点折扣就好了。”

    苏糖很干脆地回答:“做梦。”

    秦风呵呵。

    苏糖又对他道:“我们过年一般都是休息5天,你要是买不齐东西,等初八再出摊好了,初八菜市场里的摊子,差不多全都开张了。”

    秦风点点头,转身离去。

    东瓯市虽然在南方,不过大冬天的气温同样很低,从菜市场里买来的鸡鸭鱼肉,放了整整一个半小时后,依然保持着应有的鲜度。

    秦风回到家把晚饭的菜往冰箱里一塞,接着便处理起了下午出摊要用的食材。

    只花了不到2个小时,11点出头,秦风就完成了工作。

    今天他只做了300串,没有卖不动的小排,没有已经买不到货的香蕉。做的最多的是牛肉饺子和芋饼,分别是50串,其他的素菜和荤菜,全都只准备了区区15串,大排则只有5串,唯有豆腐干,比平时多了一倍,活脱脱一副“过年前友情出摊”的架势。

    就着老干妈胡乱吃过午饭,秦风早早地就出了门。

    冬日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秦风一路上慢慢回忆着上辈子的这一天,自己到底是在干嘛,可惜时间过去太久,而在高一那年,秦风也完全没有什么值得他纪念一辈子的事情发生,所以,除了过年时那些亲戚们对他和秦建国的刻薄与嘲讽,秦风什么都想不起来。

    十八中后巷不多的住户门外,今天都已经挂上了春联。

    秦风特地从巷口推车走到巷尾,第一次数清楚了这里还住了多少人家。

    一共7户,想必等到四五月份,十八中后巷拆迁的消息传来,住在这里的人还会减少一些。

    不过只有秦风知道,因为开发商和政府之间的扯皮,这里的实际拆迁时间却是一拖再拖,一直拖到06年此地居民的安置房都建好半年了,这里的屋子才终于被拆掉。

    先发拆迁款,然后建安置房,最后才拆屋子,如此神奇的办事步骤,秦风两辈子也就只见过这么一次。

    除夕之前,城管就已经不上班了。

    秦风堂而皇之地把摊子摆在巷子口,平时出夜摊的那个地点。

    十八中周围的店铺,今天总算关得差不多了,只有零星几家估计是没钱也没脸回家过年的小店,还依然发奋图强地开着门。

    秦风晒着太阳,读着重口味的心灵鸡汤杂志,零零散散地做着生意,从下午1点等到3点,终于等来了客人。

    无论国内外,许多人都有午后时分吃小点心的习惯。

    英国人管这顿叫下午茶,东瓯市管这顿叫“接力”。

    十几年后,东瓯市由于方言教育不利,绝大多数00后已经完全搞不清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秦风大学专业是中文,对自己家乡的方言也有过研究,所以知道“接力”一词,出于农业社会的日常劳作。农民下午干活辛苦,往往到了3点这个时候,中午那顿饭就消化干净了,干起活来就没力气,而此时如果能吃点东西,那便能把力气给接上,是谓“接力”。

    这个点吃点心的人其实很多,而这一条街上,又只有秦风这一个摊子,所以不出意外,秦风摊子上已经远近驰名的牛肉饺子和芋饼,没一会儿功夫就卖断货了。

    从老远赶来吃烤串的人,早已改掉了非招牌菜不吃的坏毛病,于是连带着,其他东西也开始进入卖光的节奏。

    秦风眼见着铝盘一个接一个空掉,不禁有点后悔今天带的东西太少,这是他半个月来第一次犯这种战略性的错误,但是话说回来,谁又能想到,今天居然能遇上这种类似垄断经营的状况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