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三章 除夕(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你今天也出来摆摊啊!给我弄个大排!”程跃成一脸欣喜地朝秦风挥着手。

    秦风一看是程跃成,说了声你先等一下,然后就把他晾在一边,专心给其他人烤串。

    程跃成等了五六分钟,见秦风完全没有要伸手去拿大排的意思,就挤过人群,要自己动手。

    “你干嘛?!”秦风一声怒喝,“你手这么脏,摸来摸去别人怎么吃?”

    程跃成被秦风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了一跳,登时愣住。

    这时边上围着的客人们也跟着叫嚷起来:“就是说啊,你这人懂不懂规矩啊?”

    程跃成纵然是小混混一个,可多少还保留了一点廉耻之心,被众人这么一说,他总算讪讪地退到了一边,只是虽然不动手了,但他依然是一副秦风欠他的样子,又催促道:“你动作这么慢,我等不及嘛,你能不能快点给我做啊?”

    “你没看我这里还好多人吗?对了,你上回还欠我20块,先把钱还我。”秦风半点不给程跃成留面子地说道。

    “我什么时候欠你20块了?”程跃成也不知是智商缺陷还是二皮脸太厚,张嘴就矢口否认。

    秦风也不说什么,打开桌面下的抽屉,拿出程跃成上回给他写的那张欠条,扬了扬道:“欠条都还在我这儿呢,你自己签的字,上个礼拜的事情,这么快就忘啦?”

    程跃成这下脸上挂不住了,大声道:“秦风,咱们这么多年同学,你就当请我吃顿饭怎么了?”

    “行,那上次那顿就算请你吃饭了,不过你今天带钱了吗?我这是小本生意,一星期请一次,可真是亏不起。”秦风淡淡说着,边上的客人也都看着程跃成。

    程跃成故技重施道:“肯定有钱的嘛!没钱我来你这里吃什么?”

    秦风却不给他耍赖的机会,冷冷道:“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这次先给钱再交货。要吃大排是吧,三块钱。”

    “操!”程跃成终于恼羞成怒了,他大喝一声,指着秦风破口大骂起来,“麻痹的,真当老子稀罕你这点破东西是吧,我来这里吃东西是给你面子,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秦风笑着摇摇头,把欠条收回了抽屉里,然后就听边上一个客人鄙视地说道:“这人有病吧?”

    程跃成怒瞪那客人一眼,但说话那位老兄身高一米八,根本不惧程跃成那还略低于平均海拔的排骨身材。

    程跃成一看讨不到便宜,恨恨地指了指秦风,撂下一句狠话:“你给我等着,有你哭的时候。”

    秦风呵呵一笑。

    程跃成这种档次的小流氓,他还真不怕。在十八中边上摆摊,秦风只要打出“打流氓请烤串”类似的招牌,程跃成估计会被人活活打死。

    小段小插曲过去,摊子前又恢复了秩序。

    点心时间持续到了4点出头,秦风带出来的300串烤串,居然卖了个精光。

    程跃成带来的一点小情绪,被这极好的经营状况冲刷一空。秦风带着好心情早早地返回小区,到停车场后,他把推车上的所有东西全都拆下来,搬回了家里。

    回到家,将零零碎碎的东西放好,秦风马上就开火准备起了年夜饭。

    年夜饭做到一半,秦建国就回来了。

    看着秦风做菜的样子,秦建国恍惚间想起了几年前一家团聚的时候,他眼眶一红,差点没哭出来,然后赶紧跑进卫生间洗把脸,等走出来,已经是满脸笑容。

    “做什么呢,要不要爸帮忙?”

    “去洗手,帮我切菜。”

    “真怪,怎么成我给你打下手了?”

    “因为我手艺好嘛!”

    父子俩忙活了个把小时,终于把一整桌的菜给做了出来。

    8个大盘子,把桌子摆得满满当当,秦风要把桌子下面的伸缩板给打开,才能放得下碗筷。

    秦建国打开一瓶啤酒,给秦风倒上满满的一碗。

    秦风笑了笑,说:“我今年能喝酒了啊?”

    秦建国点头道:“少喝点没关系。”

    喝着酒,吃着菜,秦建国闷声又不知想起什么,半天不说话。

    “咻——砰!”远处一道烟花,在高空中炸开,发出响亮的声音。

    秦建国回过神来,问秦风道:“今天生意怎么样?”

    “很好。”秦风简单道。

    “很好,那就好啊……”秦建国又喝了一大口啤酒,怔怔地盯着碗,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小风,爸现在活在世上,唯一的指望就是你啊,你一定要争气啊。”

    秦风知道,秦建国这又是过年综合症犯了。

    老婆跟人跑了,自己又没出息,亲戚们一个两个不是当官的就是当老板的,比较之下,心情就更痛苦。每年过年,秦建国都会陷入极度的自责和自卑情绪,一到酒店里吃饭,便闷声喝酒,越发显得颓废。

    秦建国压力很大,秦风只能宽慰他道:“爸,别多想了,日子又不是过给别人看的。”

    秦建国没吭声。

    秦风想了想,说:“爸,我半个月赚了快4000块钱,等过完年,明年我估计每个月至少能挣1万块。”

    秦建国这下有动静了。

    他猛地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盯着秦风,重复道:“每个月能挣一万?”

    秦风点点头,又接着给老爸画大饼,“要是能快点攒够钱,租个店面下来,一个月肯定不止一万,两万都有可能。”

    秦建国喉结一动,显然是被秦风画的这个大饼给噎到了,他连连摇头道:“先别说,先别说,挣2万块这种话,等挣到了再说,要是每个月真能挣一万,那就很不错了,一个月挣的钱,快顶爸三个月了。”

    秦建国虽然没技术评级,但他工龄长,一个月的收入差不多也接近4000块。

    秦风见秦建国缓过来了,露出一个笑脸,“爸,别光喝酒,多吃点菜,这些菜放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吃菜!”秦建国终于振作起来。

    一顿饭吃了整整2个小时,两个人喝了半箱啤酒,却没有醉。

    晚饭过后,春晚刚刚开始。

    秦建国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屏幕,说道:“又是一年,可真快啊,再过几年,这些个主持人都要退休了。”

    秦风看着电视上那6张年轻的老脸,笑着回答道:“我看他们最少还能再干十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