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五章 拜年(中)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兴东在良久的震惊之后,摆出了一副警察抓到不良少年的架势,他目光锐利地盯着秦风,仿佛秦风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秦风对李兴东这样的态度,感觉颇为不快。说破天,李兴东也只不过是娶了秦建国的姐姐,至于上学还是退学,这完全是秦风自己的事情,可以说和李兴东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然而,秦风却不得不向所谓的亲缘关系妥协。毕竟是大过年的,秦风总不能因为价值观上的偏差,就当着奶奶和一大群亲戚的面,跟李兴东干上一架。

    秦风迫于无奈地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可话刚说完,李兴东居然就炸了。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建国你也是的,你到底怎么当爸的,孩子这么小,他说退学你就让他退学,孩子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小风他现在不读书,那以后长大了怎么办?摆路边摊摆一辈子吗?!”李兴东没责怪秦风,却把矛头直指向秦建国。

    秦建国原本就在这里抬不起头来,可李兴东这么一吼,神情不由更加愁苦了。

    “我看小风他现在生意做得也挺不错的……”秦建国似乎是真觉得自己犯了什么弥天大错,说话的声音都响亮不起来。

    李兴东得寸进尺,越发不拿秦建国当回事,对着他的脸就又是一通狂喷:“不错个屁!摆路边摊能挣几个钱?就算他现在一个月能挣一万,生意能永远这么好吗?你让他退学,那是害他一辈子!现在是什么社会?你到大街上去看看,本科生都快不值钱了,他就拿一个初中文凭,以后能有什么出路啊?

    建国,你知道你为什么这辈子这么失败吗?就是因为你读书少!我跟你说,一个人能做多大的事情,那和他的受教育程度是有直接关系的!你现在让小风摆摊,看着好像是赚钱了,但是真的赚了吗?没有!你这是鼠目寸光!”

    秦建国被李兴东吼得眼角直抽抽,他心里明明觉得李兴东说得不对,可在这种气氛下,却又根本说不出个之所以然来,满肚子的委屈,憋得相当厉害。

    而经过李兴东这么一吼,屋里的人也全都聚过来了。

    大家一听说秦风退学了,包括事实上屁事儿不懂的秦淼和李欣然,立马全都加入到了声讨秦风和秦建国的阵营中。

    原本只想着忍忍就算的秦风,终于被叨咕得没法忍了。

    “我说你们差不多就行了啊。”秦风冷冷地冒出一句,看着李兴东,语气很硬地说道,“姑父,我说句实在话,我既不欠你钱,以后也不会找你借钱,我现在和将来怎么过日子,过什么样的日子,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嘿,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你姑父这不是为你好吗?”姑妈秦建华马上就忍不住了,帮着李兴东说话道。

    “为我好?我怎么完全看不出来刚才有谁说的话是为我好,一个两个的,搞得跟批斗似的,我倒是想问问,我到底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还是说你们觉得自己有资格替我决定以后的道路?”秦风反问道。

    这个时候,秦建业和叶晓琴已经非常理智地退出了战场,顺带着,叶晓琴也让秦淼闭了嘴。

    所以回答秦风的,就只有觉得自己下不来台的李兴东。

    “我怎么没资格了,我是你姑父,你爸不懂教育,我就得替他把关!小风,我跟你说,像你这样的孩子,我见得多了。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你这个年纪,就该在学校里读书!以后你没文凭,那就只能给人打工!”李兴东暴跳如雷地反驳着,满脸涨得通红。

    “姑父,如果你对我的期望就是以后不用给别人打工,那么我现在就已经做到了。”

    “你……你这是偷换概念!胡搅蛮缠!”

    “那姑父你原本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懂吗?我的意思就是让你回学校!”

    “回学校干嘛呢?”

    “读书啊!考大学啊!拿文凭啊!”

    “拿了文凭就能比不拿文凭挣得多吗?”

    “那是当然!”

    “那么姑父你现在一个月挣多少?”

    “我一个月5500。”

    “我上月摆摊半个月挣了3900,算起来应该是我挣得多吧?”

    李兴东的脸色由红转黑,他咬牙切齿地瞪着秦风,想了半天,终于又想出一套说辞,喘着粗气道:“小风,你这是典型的研究原子弹不如卖茶叶蛋的思维,但是你认真想想,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到底是原子弹重要还是茶叶蛋重要?”

    秦风乐了,淡淡然地来了句:“姑父,你又错了。”

    “我哪里错了!”李兴东扯着嗓子大叫,脖子上居然冒起了一根青筋。

    秦风平静地解释道:“原子弹是上层建筑,茶叶蛋是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茶叶蛋就没有原子弹,有茶叶蛋才能有原子弹,没有原子弹照样能活,没有茶叶蛋连活路都没有,所以原子弹当然不如茶叶蛋。”

    秦风的诡辩很有档次,但李兴东这么多年的书也不是白教的,反应很快地拍着桌子反问道:“如果没有原子弹,拿什么保护你的茶叶蛋!?”

    秦风淡淡一笑,摇头道:“姑父,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应该去问现在的国家领导人啊。”

    李兴东顿时脸色一青,伸手捂住胸口,微微向后倒去,俨然心脏病发的样子。

    “爸!”、“兴东!”

    秦建华和李欣然失声喊道,连忙上前扶住要晕不晕的李兴东,然后双双向秦风投以仇视的目光。

    偶尔逆来顺受一下,那是修养和素质,可一直逆来顺受,就是懦弱了,秦风被她们母女俩一瞪,马上没好气道:“别瞪我,这话题可不是我挑起来的。”

    老太太这下坐不住了,劝道:“别说了,别说了,小风,你就少说几句吧,你想退学奶奶也不拦着你,你以后能自己养活自己就行了。我现在是谁也不怪,就怪你那个没良心的妈,要不是她跟别人跑了,你也不用不着早早地出来打工。”

    秦风很平静地纠正道:“奶奶,我这是自主创业,不是打工。”

    “呵,创业,说得还真好听。”李兴东捂着胸口嘲讽道。

    秦建国则很尴尬道:“妈,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提那个干嘛啊?”

    秦风的奶奶白了秦建国一眼,仿佛都是因为他才闹起来的。

    “大过年的说什么原子弹茶叶蛋啊,有空还不如打几圈麻将。妈,麻将放在哪里?”大半天没吭声的秦建业,呵呵笑着,和起了稀泥。

    秦建业一说话,老太太立马就当回事了,说道:“你等着,我去给你们拿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