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六章 拜年(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打麻将,打麻将!”秦建业铺开麻将桌,将重重的麻将撒在上面,秦建华拉了拉闷气不止的李兴东,李兴东哼了一声,看了秦风一眼后,显得很不情愿地坐到了桌旁。

    姑妈和小叔两家人,很自然地将四个位置占住,秦建国有点尴尬,轻声道:“我去给妈打打下手。”秦建业呵呵笑着哦了一声,仿佛秦建国给老太太打下手属于天经地义。

    秦风没再说什么,默默地走出客厅,往屋外走去。

    秦淼在中二病发之前,每年过年都会主动充当秦风的跟屁虫,见秦风走了,也不管刚才发生了什么,马上大声喊叫着跟了过来:“哥,我们下楼放鞭炮啊!”

    “没心情。”

    “没关系,我有心情啊!”

    秦风嘴角抽抽,败给了秦淼的没心没肺。

    秦风奶奶家住的是老式的小区,楼房和楼房之间的间距很短,只有很少的空地能放鞭炮。此时东瓯市的私家车多得还不算离谱,秦风找了一块只停了3辆车的空地,估摸着应该不至于点背到会把车子点燃的程度,对秦淼道:“就这里吧。”

    “唉,哥你也太胆小了,站在楼下放不就好了,还跑这么老远。”秦淼抱怨着,从口袋里拿出两盒鞭炮,递给秦风一盒道,“给你。”

    秦风摇摇头,保持原则道:“没心情。”

    “那我一个人全点了!”秦淼很有一种占到便宜的感觉,笑嘻嘻地把递给秦风的鞭炮收回了口袋里,然后掏出了一个打火机。

    秦淼神情庄重地点燃了大概是今年的第一颗鞭炮,鞭炮口的红磷冒出火光的瞬间,秦淼又害怕又激动地把鞭炮远远一扔,正好扔到了一辆车底下。

    “砰!”伴随着鞭炮炸响,秦风的眼皮剧烈地跳动了一下,忍不住开口提醒道:“麻烦你扔的时候注意点好不好,万一车子爆炸了怎么办?”

    “大惊小怪,哪有这么容易爆炸?”秦淼满不在乎地说着,紧接着又点燃了第二个。

    砰!啪!

    扔了三五个鞭炮后,秦淼渐渐地找回了去年的感觉,点完半盒,这小子开始不满足于简单地到处乱扔,而是开始回忆过去几年的花式玩法,比方把鞭炮扔进井盖里,又或者是不知从哪里弄出一只冬眠的癞蛤蟆,很无良地把鞭炮塞进癞蛤蟆的嘴里。

    如此凶残且脑残的玩法,很快就激发出了秦淼全身的激情,玩脱了的秦淼飞快地消耗着鞭炮,如是再三地虐待着小区里的小动物和各种管道,等第二盒鞭炮只剩下区区十枚时,秦淼终于意识到,是时候该勤俭节约一下了。

    “真爽啊……”秦淼一脸满足地把剩余的鞭炮收起来,然后又一脸惋惜地说道,“可惜这里没有粪坑,要是在乡下,那就更好玩了。”

    秦风不可自抑地脑补了一下秦淼把鞭炮往粪坑里扔的画面,瞬间失去了回去吃午饭的胃口。

    这时秦淼突然问道:“哥,你现在一个月真正能挣三千多块啊?”

    “是又怎么样?”秦风反问道。

    秦淼露出一脸谄媚的笑,拉住秦风的胳膊道:“哥,你给我买点鞭炮好不好?等明天去乡下的时候!乡下的鞭炮都摆在路边卖,我们吃饭的时候偷偷溜出去买,我爸妈不会知道的。”

    秦风想了想,点头道:“行。”

    “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秦淼这马屁,拍得相当露骨,完全没有学会他爹妈拍马不留痕的精髓。

    回到奶奶家里,屋子里已经充满了食物的香味。

    “回来啦?淼淼你快去洗洗手,再等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吃了。”奶奶笑着对秦淼道。

    秦风抬头看了眼时钟,现在才不过是十点半,想来要不是自己刚才和姑父一顿吵,奶奶也不会提前这么早就开始做午饭,今天能提前吃饭,功劳有他的一半啊。

    秦淼洗了手出来,到客厅看了看牌局,可没看几眼,就被他妈叶晓琴赶了出来。

    “哥,咱们下象棋吧。”无所事事的秦淼,从奶奶房间的抽屉里拿出也不知是哪一年谁买来的棋盘,秦风闲着也是没事,就点头答应了。

    秦风25岁以前下棋一直很臭,但后来年纪大了,心思定性渐渐沉稳下来,棋力却是突飞猛进。而秦淼和秦风正好相反。

    秦建业为了培养秦淼,在秦淼很小的时候就把这小子送去学各种东西,书法、象棋、国际象棋,反正当时能学的东西,秦淼基本上都报名了。有了专门的老师指导,秦淼从上小学开始就一直在棋盘上碾压秦风,直到秦风上了高中,在晋升学霸的过程中脑子开窍,这才打破了秦淼对他的不知第几百场连胜。

    今天秦淼依旧没把秦风当对手,找秦风下棋,纯属无聊找快感。

    棋子摆好,秦淼抡起炮来,啪的一声,重重地摆到正中,装逼高喊道:“炮二平五!”

    秦风没吭声,随手跳了个马。

    “你们在下象棋啊?”看了一个早上的麻将,李欣然听到秦淼的喊声,也凑了过来。不过这位表姐明显还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特地站到了秦淼身后,无声地向秦风表达了我就是要和你对着干的意思。

    秦风没李欣然想得那么多,见她来了,淡淡打了个招呼:“姐。”

    就冲这一声姐,李欣然对秦风的敌视态度瞬间减少了五成,板着脸没话找话道:“你们谁厉害啊?”

    “当然是我啊!哥每年都要输我几十盘!”秦淼一脸得意道。

    “这样啊,那今天就再多赢几盘,给姐姐出口气。”李欣然笑着摸了摸秦淼的脑袋。

    秦淼顿时大受激励,拍着胸膛道:“包在我身上,哥,今天不输够十盘,你可不许跑!”

    秦风心里叹了口气,无奈道:“好……”

    棋局继续,秦淼下棋的速度很快,几乎每一步都不带思考的。秦风不紧不慢地跟着,在秦淼的催促下,保持着自己的节奏。两个人一快一慢,却都没出什么错误,在不停地兑子中,不知不觉,棋盘上就只剩下了寥寥不多的子粒,进入了残局。

    “咦?”秦淼看着眼前旗鼓相当的局面,奇怪地看了秦风一眼,“哥,你进步了啊。”

    秦风淡淡一笑,马踏士角,轻声叫杀:“将军。”

    秦淼闻言一怔,再低头看了看,顿时脸色一变。、

    “将死了啊。”李欣然有点意外秦风搞出的这个布局,如果不认真看看,象棋水平低的人,一时半会儿还真看不出这是个死局。

    “你啊你,不是说自己厉害吗?怎么输了?”李欣然在秦淼脑袋上摸来摸去。

    “别摸了!”刚刚被打破不败神话的秦淼,气呼呼地拍开了李欣然的手。

    李欣然不以为意地笑笑,说:“输了就输了嘛,赢回来不就好了!”

    “耻辱啊……”秦淼咬牙切齿地盯着秦风,说了个很形象的比喻,“就像海南队输给三浦台似的。”

    秦风道:“不是湘北吗?”

    秦淼不屑道:“你哪有湘北的水平,你顶多就是武里队的水平!”

    “武里是哪支队伍?”秦风表示记不住了。

    秦淼大喊道:“四强啊!四强啊!”

    秦风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这动画片的年代太久远了,实在记不清各支龙套球队的名字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