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七章 红包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还下不下了?”李欣然一头雾水。

    “下!当然下!”秦淼说着,很快又摆好了棋。

    这局秦风先手,走的是平常的开局。

    秦淼没了刚才的轻视之心,下棋的速度慢了许多。

    然则,竞技项目这种东西,从来就不是光靠意志品质就能取胜的。

    仅仅走了十几个回合,秦风就抓住机会,吃掉了秦淼一个车。

    对于打算下半场找回面子的“海南队”来说,这个打击无疑有点大。秦淼盯着棋盘愣了整整三秒,忽然大喊一声,伸手在棋盘上乱摸一通,把棋子摸成了一团。

    “不下了,不下了,今天没状态,明天再来!”秦淼愤愤说着,转身就跑。

    “这小子,抗打击能力也太差了。”秦风摇着头,收拾起了棋盘。

    一旁的李欣然奇怪道:“小风,你什么时候下棋变得这么厉害的?”

    秦风诚实地回答道:“上辈子大学毕业后。”

    李欣然瘪了瘪嘴,却是联想起刚才秦风和她爸吵架的事情,也跑去了客厅。

    秦风乐得一个人清闲,坐在奶奶的房间里发呆了半个小时,终于等到了午饭开饭。

    秦建国围着围裙,帮着奶奶将菜一盘一盘地端上桌。

    秦风刚一坐上座位,婶婶叶晓琴马上就问道:“小风,刚才下棋赢了我们家秦淼啦?”

    秦风点点头。

    叶晓琴笑道:“不错嘛!今年总算赢了,当哥哥的这么多年赢不了小弟弟,说起来也挺丢人的。”

    叶晓琴这话里带着刺,秦风却完全没当回事。

    女人嘛,不是比老公就是比儿子,大老爷们儿的,没必要为了这么点屁事生气。

    秦风呵呵笑了笑,根本懒得还嘴。

    叶晓琴心里暗暗吃惊秦风今年的变化,脸上却依然挂着很职业的笑。

    一顿团圆饭,吃得风平浪静。

    姑父李兴东没有再提让秦风返校的事情,婶婶叶晓琴也没再变着法子秀优越,餐桌上的人只是说着各自单位里发生的趣事,偶尔再有秦淼没头没脑地说点孩子话,除了秦风和秦建国始终基本沉默,大多时候,气氛还算融洽。

    吃完饭,距离散场前的午休时间,老太太和家长们各自给孩子掏起了红包。

    在东瓯市,过年红包这种事情其实是很虚伪的,相当于互相换钱,所以包括秦建国在内,几个家长在互相扯皮过后,全都把给子侄的钱收了回去。

    最后,真正掏钱的就只有老太太。

    “淼淼,这钱拿去可不准乱花,买文具、买零食可以,不能拿去玩电脑游戏知道吗?”老太太将红包递给秦淼,秦淼这小子毫无客气的意思,嘴里说着谢谢,急忙把红包塞进了口袋里。

    叶晓琴在秦淼后脑勺轻轻一按,嗔怪道:“就这个时候嘴巴最甜!”

    “你可不许把他的压岁钱拿了。”老太太一本正经地警告叶晓琴道。

    “妈,你放心吧,淼淼的钱我都给他存银行里了,他有自己的账户呢!”叶晓琴道。

    老太太点点头,又掏出一个钱包,递给李欣然:“等你上了大学,奶奶就不给压岁钱了。”

    “谢谢奶奶。”李欣然接过红包,顺手就交给了秦建华,“妈,给你。”

    “给我干嘛?”秦建华表示不收。

    李欣然嘟嘴道:“装什么啊,反正等回了家还得给你。”

    老太太这下说话就不客气了,指着亲生女儿道:“建华,孩子都这么大了,和朋友出去玩也得花钱,你可不能苦着她。”

    秦建华道:“妈,看你这话说的,我苦自己也不能苦着欣然啊,再说了,就算我舍得,你问问欣然她爸舍不舍得?”

    李兴东呵呵笑了笑,对李欣然道:“奶奶对你这么好,等以后工作了要孝敬奶奶知道吗?”

    这话一出口,正要给秦风红包的老太太,顿时停了下来。

    众人纷纷回过味来,秦建国连忙道:“妈,小风他现在能赚钱了,不能再拿你的钱了。”

    “对,奶奶,应该我给你包红包才对。”秦风说着,转头对秦淼道,“你把红包拿出来。”

    秦淼捂住口袋道:“干嘛?想抢劫我的红包给奶奶啊?”

    秦风哭笑不得道:“把钱拿出来,空壳子给我就好了。”

    “小风,不用不用,奶奶不用你给钱,你才挣了几个钱啊!”老太太一看这架势,连忙扑上来按住秦风的手,大声阻拦道。

    “奶奶,你别激动,这是当孙子的应该做的,我少放点钱,你就当把心意给领了好不好?”秦风拿开老太太的手,伸手拿过了秦淼的空红包。

    在一群人的注视下,秦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数了99块,满满一叠塞进包里,笑呵呵地递给老太太,“奶奶,这钱都是我五毛一块攒的,一共99块,祝你活到99。”

    “好,好……”老太太激动不已地点着头,说话居然有点哽咽起来,“想不到我还能活着收到孙子的红包啊……”

    秦建业看得吃味不已,淡淡道:“妈,等再过几年,淼淼也能给你包红包了。”

    “嗯,至少十年。”李欣然多嘴道。

    “十年我也等,我一定要等到淼淼给我包红包再闭眼。”老太太眼眶泛红地说着,众人的焦点,一下就从秦风的红包,转移到了秦淼什么时候大学毕业这个问题上。

    围绕着秦淼的将来扯了半个小时,眼看着就要到下午1点了,秦建业便先起身告辞:“妈,我晚上还有个局,得回去休息一下。”

    李兴东和秦建华马上也跟着道:“是啊,不早了,该回去了。”

    “你们吃了晚饭再回去嘛!中午还剩了那么多菜!”老太太明知儿女们都是要走的,可还是忍不住要做无谓的劝说。

    秦建业摇了摇头,拍拍老太太的肩膀,“妈,等有空我再来看你。”

    “那我送你出去吧。”老太太说着,就跟着秦建业一家子走出客厅。

    一大家子下了楼,先目送秦建业一家三口上车,等秦建业一家子走了,秦建华和李兴东也跟老太太还有秦建国和秦风道了别。

    两家人一走,再回到屋里,气氛就冷清了许多。

    秦建国老老实实地帮着老太太将碗筷收拾干净,时间又过去了大半个小时,陪着老人家说了一会儿话,等到下午2点,老太太犯困了,秦风和秦建国才离开。

    从楼里出来,秦建国的心情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好,今天虽然吵了一架,不过也没伤到什么和气,秦风下棋赢了秦淼,还给老人家包了个红包,这些都是小事,但秦建国就是觉得高兴。

    路过一个年货摊,秦风停下来买了个空红包。

    “又买这个干嘛?还想送谁?”秦建国微笑着,不解地问道。

    “当然是给你啊。”秦风理所当然地说着,把兜里剩下的一大把零钱全都塞了进去,“这里头起码200来块钱,我就不祝你活多少岁了,太扯淡。”

    秦建国也不矫情,笑着接过来,说:“可总得有个说法吧!”

    “那就当作你给我找后妈的备用金好了。”秦风很正经地回答道。

    “什么后妈。”秦建国使劲地在秦风脑袋上摸了摸,只是两个人身高相当,摸起来完全没有秦建业摸秦淼的那种感觉,倒像是俩哥们儿在打闹。

    秦风笑道:“爸,我觉得你还是去找一个吧,都是男人,我懂你的。”

    秦建国大声道:“什么男人,你小子连毛都没有……”

    “长齐了!”秦风当即打断,然后认真地盯着秦建国的眼睛,很严肃地说,“该长毛的地方,全都已经长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