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九章 书店偶遇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每天赶着点地吃吃喝喝,再加上来回路上总得花许多时间,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忙碌中,秦风终于完成了今年的任务。连续7天的大鱼大肉,并没有让至少胖了一两斤的秦风倦怠下来,初八一早,秦风就推着推车跑了一趟木材厂,可不成想木材厂内那间木工店的老板,居然还是个追求生活品质的人,非要比秦风多休息几天。

    看着贴在店门口那张写着“正月初十”复工的告示,秦风只能无奈地叹一口气,转身回家。

    家里头要比往常热闹一些,因为秦建国他们单位比木工店更不像话,过完十五才上班,由此可见,果然越是像秦风这样的穷光蛋,才会越急着赚钱,以秦建国所在国企的财大气粗,厂里的领导们估计恨不能一年放假300天。

    总算从拜年这个巨大的泥淖中摆脱出来的秦建国,由于连续经受了长达7天的精神打击,今天还没有完全缓过神来,秦风回到家后和老爸干瞪眼半天,觉得气氛太过压抑,就拿钱出门办了点别的事情。

    抛开过年的花销,秦风现在手里还剩下3600来块钱,全都是最大面值不过20元的零钱。

    秦风拿着钱去了趟附近的农行,给自己办了张银行卡,然后在银行工作人员那略显蛋疼的表情中,往卡里存了区区2000元,算是顺带将零钱换成整钱了。

    从银行出来,秦风沿着马路漫无目的地开始闲逛。

    走了足足半个小时,穿过一整条笔直的长路,在十字路口前,秦风停下了脚步。

    路口处有一间新华书店,好久没看过书的秦风,在一股莫名冲动的支配下,缓步走了进去。

    书店里除了前台人员,里头没有一个客人。

    秦风从整柜整柜的书架前走过,看到一本觉得或许有意思的书,就拿出来随便翻两页,如果内容合胃口,就拿在手上,感觉属于是骗读者钱的文字垃圾,那便放回去。走了一小圈,秦风手里已经多了两本厚厚的书,一本是有关金融入门的初级读物,一本是有关市场营销老鸟专著。

    站在经济类读物的书架前,秦风偶然翻到一本上辈子只闻其名的《货币战争》,看了几行,很快就着迷了进去。

    他一站就是将近半个小时,站得两腿发麻正想找个地方坐坐,把书从脸前移开,却看到了一张笑脸。

    “你看得好认真啊。”苏糖笑盈盈道。

    “这么巧啊。”秦风见到她,就像见到雨后的阳光似的,整个人的心情都舒畅起来,他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然后才打量起苏糖今天令人经验的扮相。

    苏糖穿了一件长长的红色呢子大衣,长长的头发不做修饰地倾泻下来,显得很是亮丽动人。

    “这件衣服很适合你。”秦风夸了一句,又转头看了眼不知何时出现在店里的,几个神情鬼鬼祟祟的年轻人。

    “别看,那几个人跟了我一路了。”苏糖微微蹙眉,低声对秦风道。

    秦风笑了笑,“长得太漂亮也是麻烦啊。”

    “还说!”苏糖嗔怪着风情万种地微微瞪了秦风一眼。

    秦风继续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苏糖转移话题道:“你为什么说这件衣服很适合我啊?你不是做菜的么,怎么又改行研究裁缝了?”

    秦风回答道:“皮肤白的女孩子,最适合穿红色或者粉红色的衣服,这种对比会使她们的皮肤看起来更漂亮一些,这是我听一个卖衣服的人说的。”

    “哦……”苏糖点了点头,“难怪我妈总说我穿红色的衣服好看。”

    “你这算变相夸自己皮肤好吗?”秦风逗趣似的吐了个槽。

    苏糖很大方地笑着道:“我的皮肤还用得着夸吗?百分百遗传我妈的好不好!”

    苏糖和秦风说了这么一会儿,那几个尾随她进来的社会青年,大概是看她有了护花使者,终于识相地离开了。

    苏糖松了口气,对秦风道:“谢谢啊。”

    秦风道:“谢什么,我只不过是凑巧在这里,而且根本什么都没做。”

    苏糖坚持道:“反正不管怎么样,就是要谢谢你,不然我都打算打车回家了,那样又要浪费好多钱。”

    “你出门得多找几个同学壮声势啊。”秦风建议道。

    苏糖无奈道:“没办法,全都在到处拜年,想找个人陪我来买书都困难。”

    “你买什么书?”秦风问道。

    “除了卷子还能有什么啊,不是你说的要题海战术。”苏糖说着,便朝着习题区走去。

    秦风捧着书跟在她身后,说:“要不要给你点意见?”

    “你?”苏糖下意识地鄙视了秦风一下,可说完马上就后悔了,“不好意思啊,我不是看不起你……”

    “没事,人之常情。”秦风一笑而过,然后把自己的书往茫茫多的习题上一放,很淡定地说道,“不是所有的卷子都能有效的,一定要挑那种有口碑的卷子,名气越大越好,什么黄冈啊,三年模拟啊,这些都是好卷子。”

    苏糖看着秦风认真的模样,忍俊不禁道:“行了,搞得你好像参加过高考似的,我比你还大一届呢,这些话还用你说?”

    秦风耸了耸肩,笑道:“那就算我没说过,你挑着吧,要不要我留在这里等你?”

    苏糖想了想,说:“你要是有什么事,那就先走好了,顶多我打车回去。”

    “出租司机说不定也会见色起意的。”秦风这么说着,自然而然就联想起了前世有关苏糖的那些传说。

    “什么见色起意。”苏糖难得羞涩了一下,然后退开一步和秦风保持距离,抱怨似的道,“你们男生满脑子全都是那些思想。”

    秦风无辜躺了枪,微微苦笑一下,说道:“你慢慢选吧,我跟你一起回去,放心,不是送你回家,只送同路的那一段。”

    苏糖嗯了一声,就不搭理秦风了。

    秦风走到一旁接着看自己的书,看了大概20分钟后,苏糖拿着两套卷子,回到他跟前,轻声说道:“喂,我选好了。”

    “好了?”秦风瞥了眼苏糖手里的卷子,赫然就是一套黄冈和一套三年模拟,不由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

    “笑什么,我本来就打算买这两套。”苏糖强词夺理地抗议道。

    “我又没笑这个,我看到你高兴不行吗?”

    “就不行!”苏糖拿卷子拍了秦风一下,可拍完又觉得这反应有点过于亲密,脸颊微微一红,不吭声了。

    两个人走到前台,各自付了钱,秦风恰当的小抠门,总算没让气氛进一步尴尬。

    出了书店,秦风和苏糖半天没说一句话。

    秦风倒是挺喜欢这种沉默的感觉,可苏糖就受不了了。

    小妮子忍不住满脑子胡思乱想——怎么看起来就跟情侣似的?

    正这么想着,迎面走过来一对抱着小婴儿的年轻夫妻,和秦风、苏糖打了个照面后,那个小妇人突然就来了句:“郎才女貌,真般配啊。”

    “不,我们不……是……”苏糖慌张地解释,可人家根本没停下,直接就走过去了。

    她转过头,看了眼正笑得很得意的秦风,脸颊越发有点发烫。

    “真是讨厌啊……”苏糖心里羞愤交加着,深吸一口气,然后拉住秦风的胳膊,严肃地警告道:“不许多想,知道吗?”

    秦风盯着苏糖看了三秒,满脸认真地说道:“姑娘,我觉得是你想多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