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章 新气象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从书店买回来的三本书,让秦风成功地度过了无聊的三天。秦风特地晚了一天去木工店,结果意外发现,那店里的中年木匠师傅,竟真的比门上告示所说的初十复工,还要迟了24小时返工。毫无疑问,这属于典型的节后拖延症和不想上班综合症。

    “这次还想怎么搞啊?”中年师傅很没职业素养地坐在一大堆木头旁抽着烟,也不怕冬季干燥,火星会把他的全部财产都点着了。

    秦风站在推车边上,很是细致地比划道:“你给我弄个遮阳篷,蓬子要比车大,不能让站在边上的人淋到雨,高度做到一米九,高半厘米我都不要。做好之后,车子里外给我刷一层木漆,不用太贵,能防潮就可以,最好选味道小一点的那种。”

    “味道小就肯定贵。”木工师傅打断道。

    秦风问道:“贵的大概得多少?”

    木工师傅走到推车边,把车门拉开朝里头瞥了一眼,鼻子里喷着青烟道:“你这车里里外外刷个遍,至少得一整桶漆,100来块吧。”

    秦风倒是不觉得贵,很干脆地答应道:“那就算100块。”

    木工师傅拿过纸笔,在上面刷刷写下几个字。

    秦风又指着玻璃罩接着说:“我还想在这里头装个小灯,你会不会做?”

    “这个我可以找别人给你做,你想要什么样子的灯?”木工师傅说道。

    “功率不用太高,光线弱一点也没关系,灯泡要固定好,不能一推车子就乱晃,要自带发电的,我不懂怎么拉路边的电线,最好就是用蓄电池。”秦风很仔细地说道。

    “蓄电池也不便宜。”木工师傅道。

    “得多少钱?”秦风问道。

    “至少五六百。”木工师傅回答道。

    秦风一听这价,不禁有些咋舌,微微皱眉盘算了一下,却觉得这钱不能省,咬牙道:“那就给我弄个五百的,能用上一年半载就行。”

    秦风说完要求,木工师傅把烟往嘴里一塞,叼着烟算起工本费来:“蓄电池算500,刷漆100,雨棚应该也得500,还有这个灯,算200吧,人工……算你200吧,老客便宜点。一共是1500,你先给800块订金。”

    报价明显虚高,不过秦风还是爽快地付了钱。话说要是图便宜,他完全可以自己买点材料自己改造,但自己改的效果肯定没有专业人士那么好,所以既然打算做了,秦风索性做得高级一些。

    木工师傅拿了钱,立马有了干劲,听秦风说急等着摆摊,他当即大声保证,说明天太阳落山之前肯定搞定。秦风哪能容许别人拿了他的钱还要吹牛逼,于是毫不客气顺着竿子往上爬,很奸商地给木工师傅施加压力道:“这话可是你说的,晚一天我就少付100块。”

    木工师傅顿时就不爽了,憋着怒气道:“你坐着等,我现在就开工!”

    秦风微微一笑,转身就走。

    第二天是2月2号,一个除了“二”之外就毫无纪念意义的日子。

    秦风早上起床之后就开始数秒针,一直数到夕阳西下,熬到4点半终于等不住地出了门。

    再次来到木工厂,正是天色将黑未黑的昼夜过度之际。

    秦风的推车就摆在木工店的门口,远远的,他就看到了那个崭新的大红色遮阳篷。遮阳篷正如秦风所要求的那样,将推车的四面都遮得严严实实,乍一看过去,连推车的体积都好像大了一圈。

    闻着弥漫在空气中那淡淡的并不刺鼻的油漆味,秦风走上前,先朝玻璃罩里看了一眼。

    玻璃罩里已经多了一个节能灯,灯泡被固定在玻璃罩的一角,一条电线沿着玻璃罩的折缝,穿过桌面上的小洞,延伸进推车内部,小洞之下,应该就是蓄电池和灯的开关。

    秦风又瞥了一眼之前他自己搞出来的那个大洞,大洞已经被填好了,上面多了一层木板,用油漆一刷,看起来就跟新的一样。

    正在屋里吃完饭的木工师傅,见到秦风忙把碗筷一搁,走了出来。

    “你来了啊。”他笑着走到车前,弯下腰,从车里点亮了节能灯。柔和的亮光从玻璃罩里透出,贴在玻璃罩外面的菜单表,被照得清清楚楚。

    “怎么样,还不错吧,全都是照你说的做,没有半点偷工减料。”木工师傅很是得意地说道。

    “嗯,挺好,油漆干了吗?”秦风问道。

    木工师傅道:“早干了。”

    秦风轻轻在车身上一摸,又问:“这油漆的气味,什么时候能散干净?”

    “十天半个月吧,你要是急用,可以用风扇多吹吹,或者弄点花花草草的放进去除味,也能稍微快几天。”木工师傅支招道。

    秦风轻轻点着头,心里默默算着日子:今天是2号,学校是8号返校,10号开学,差不多也就是一个礼拜的时间,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这推车多放着晾几天也不是不行。

    付了余款,推着焕然一新的推车回到小区停车场,秦风立马去弄了些小区随处可见的野草和树叶,把车内的小格子塞了个满满当当。接下来的数天,秦风每天的工作就是每隔四五个钟头,去更换一次里面的植物,几天过去,推车的油漆味弱了不少。

    不过为了保证食材的安全,秦风还是耐着性子,又多等了许多天。

    眼见着秦建国的单位开工了,又眼看着全市各中小学开学都快过去一个星期了,秦风憋着一股子劲儿,等到新学期的第一个星期五,"qing ren"节的前一天,秦风跟停车场的老大爷借了根水管,将推车里里外外冲刷了一遍。

    清洗过后的推车,再也闻不出任何油漆的味道,秦风细致地将车子的每一个角落擦干,然后将封存了将近一个月的煤气灶和煤气罐,小心翼翼地安了回去。

    午后4点,秦风提着两个大菜篮子,杀回了久违的菜市场。

    豆腐西施多日不见秦风,见到他上门来买豆腐,不由露出高兴的神采,一边给秦风打包,一边温声说道:“我还以为你不摆摊,回学校去了呢。”

    “推车刷了油漆,这几天等着气味散掉。”秦风解释道,又随口问了句,“你身体好些了吧?”

    豆腐西施脸上迷茫了一下,旋即温婉一笑,说:“早好了,就是小感冒。那天谢谢你给我家苏糖帮忙了,她跟我说过。”说到这里,她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语气略显抱歉道:“孩子,苏糖她现在还小,眼前最重要的就是考大学,而且你现在也没有那方面的条件,阿姨的意思……你能明白吧?”

    秦风微微愣了愣,随即豁达笑道:“阿姨,你放一百个心,我绝对不会影响她考大学的,我俩离那一步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豆腐西施松了口气,微笑道:“这就好,我还怕你想不开。”

    秦风很八卦地追问道:“为这件事想不开的人多吗?”

    豆腐西施露出无奈的神情,摇着头叹息道:“太多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