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一章 新人旧貌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从菜市场回来已经是4点出头,距离放学仅剩一个半小时,这么短的时间,秦风最多只能弄出200串左右的食材,于是秦风很果断地放弃了这一波学生大潮,把摆摊的时间推迟到了宵夜的那一场。

    心平气和地按照往日的节奏处理着食材,没一会儿,秦建国就下班回来了。

    秦建国板着张脸走进门,很明显是在生闷气。

    秦风看出他心情不快,一边擀着饺子皮,随意地问了句:“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秦建国闷闷地摇了摇头。

    秦风也不追问,见秦建国今天没带菜回来,又说道:“晚上就吃我买的这些好了,我给你做个糖醋排骨。”

    听秦风这么一说,秦建国才突然想起买菜这事,他一拍脑袋,懊恼道:“真是过年过糊涂了,连菜都忘了买。你等着,爸这就去菜市场。”说着,赶紧又把刚脱下来的鞋子套上。

    秦风拦也拦不住,看着秦建国风风火火下了楼,不禁叹了口气:“这性格真让人受不了,我都买了这么多东西了,还非得要再去一趟菜市场,简直浪费生命……”

    秦风继续干自己的活,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只是外出买菜的秦建国,却迟迟没有回来。

    秦风心里有点担心,可秦建国身上没有手机,出去找他又不现实,皱着眉头继续处理食材,等到差不多快7点,秦风把宵夜要用的食材都准备完毕了,楼道里终于响起了秦建国那沉重的脚步声,秦风连忙把门打开,看清秦建国的样子,立马就惊呼出来:“爸,你怎么了?”

    秦建国一只手提着几个装菜的塑料袋,另一只手却包着很夸张的绷带。听到秦风的声音,秦建国啊了一声,猛然抬起头来,像是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到家门口了。

    “没什么,刚才买菜的时候遇上一个耍流氓的,我去帮了个忙。”秦建国说着,脸上洋溢着很古怪的笑容。只是此时天色太暗,秦风没注意到这个小细节。

    路见不平这种事情,倒是很符合秦建国的性格,秦风不觉奇怪,只是埋怨道:“帮忙也得有限度啊,还把自己伤成这样。”

    “伤得不重,就是被划了一道,也就是别人不放心,非拉着我去附近医院包扎。”秦风一脸轻松道。

    秦风见秦建国没大问题,总算松了口气,笑着说:“那人挺知恩图报啊,划一道口子就让医生把你裹得跟粽子似的。”

    “是啊,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人……”秦建国叹道。

    “先吃饭吧,饿死我了。”秦风从秦建国手里接过晚饭的菜,看到里头有一包薄片豆腐干,不由摇着头苦笑了一下。只是既然都已经买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秦风把话咽进肚子,将两个熟食倒出来,豆腐干随手放进了冰箱。

    吃过晚饭,秦风休息了片刻,就马上忙活起来,将出摊的东西一一装进帆布袋。

    秦建国站在边上,一副要跟秦风一起出摊的样子。

    秦风劝道:“爸,你都这个样子了,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休息吧,照我看你明天后天也不用去上班了,干脆请个假好了。”

    秦建国的脸色忽然又一变,变回了刚刚下班回家时的那个样子,他安静了两秒,怏怏不快地点了点头,叹息道:“是啊,请个假也好,省得有些人鸡蛋里挑骨头。”

    秦风奇怪道:“爸,你到底跟谁吵架了?”

    “别提了,就是那个新来的厂长,明明什么都不懂,就是爱指手画脚。”秦建国终于把实话说了出来。

    秦风笑了笑。

    上辈子秦风听秦建国说这个厂长的坏话,也不是一次两次的,尤其在秦风大学毕业之后,秦建国觉得他长大成人了,那真是把秦风当成了情绪垃圾桶,隔三岔五就要和秦风说一回那厂长有多讨厌。算算时间,从高一到大学毕业,秦建国为了秦风能安心读完大学,居然忍了足足7年之久,再忍下去,抗战都能打完一波了。

    只是秦风没想到,这辈子因为他提前进入了社会,秦建国不用再肩负那么大的生活压力,竟提前7年就开始向他抱怨起来。

    “要不干脆辞职,咱们一起全职摆摊好了。”秦风随口一说,也不看秦建国有什么反应,提着两个帆布袋就下了楼。

    许久没有出摊,秦风把东西装进车里的时候,还颇有点小激动。

    看车的老大爷见秦风终于又出动了,笑嘻嘻道:“今晚多赚点啊!”

    “赚多赚少得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啊。”秦风笑着回答道。

    推着车子,不紧不慢地走大马路来到十八中后巷巷口,秦风把车停好,刚点亮车里的节能灯,都还没来得及把马扎拿出来,隔壁店里就走出来一个面相不善的中年妇女,昂着头颐指气使地对秦风道:“你这摊子别摆我这里,影响我做生意!”

    秦风看了一眼这位面生的欧巴桑,又朝她的店里瞧了瞧,店里摆设,和之前的有了明显变化,而且那个中年男人也不见了。

    秦风奇怪地问道:“原来的那个老板走了吗?”

    中年妇女眉头微微一皱,没好气道:“我不管什么原来不原来的,就算原来这里的老板让你摆摊,那也和我没关系,你赶紧走远点,别挡着我的门。”

    “我马上走。”秦风笑了笑,推起车子,沿着人行走向前又多走了十来米。

    走到娟姨的店门口,秦风把推车一停,正在上网打牌的娟姨抬头瞥了一眼,见是秦风,立马就高喊起来:“嘿,小风,你可总算出现了,我都等你好几天了,还以为你不出摊了呢!”

    秦风笑着说:“不出摊我吃什么啊?”

    “你这车子新做的吗?不错啊!”娟姨从店里走出来,抬手摸了摸推车的大遮阳篷,“这棚子多少钱?”

    秦风回答:“500块。”

    娟姨点了点头,“贵是贵了点,不过我觉得值,等天气热了还能挡太阳,人站在底下也凉快些,这钱该花。”

    生意人对生意人,交流起来就是舒心。

    秦风又和娟姨闲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在这里开店的人,今年差不多换了一半。

    “现在什么生意都不好做,你别看这条路人流量大,其实来买衣服的真没多少,而且这里开服装店的人又多,客人一分摊掉,我每天能赚个两三百就算很不错了,说起来还是你聪明,知道来赚我们的钱。”娟姨唏嘘道。

    秦风和稀泥道:“我也就是赚点吃饭的钱,大家都是为了温饱嘛。”

    这话自然连鬼都不会信,娟姨微笑着指了指秦风,说:“滑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