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二章 开春一把火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没有任何征兆,娟姨说话间,整条街瞬间陷入了一片漆黑。沿街的店铺里,一时间响起不少哀号声,看样子正在上网玩游戏的店家,绝对不再少数。

    娟姨脸色一变,忽然想起她的电脑也还开着,不禁烦恼道:“电脑都要给搞坏了。”

    秦风也是有些诧异,说道:“奇怪啊,现在又不是什么用电高峰期,夏天都还没到呢。”

    正说着,远处忽然就传来了尖利的鸣笛声。

    2辆消防车飞速从秦风眼前呼啸而过,秦风恍然大悟,“估计是哪个孩子放鞭炮,把电线给烧到了。”

    秦风朝着消防车驶去的方向远眺,果然看到了前方隐隐的火光。

    娟姨摇摇头,抱怨道:“这些孩子,都过完年了还玩,这下玩出事了吧,搞得我生意都没法好好做了。”

    秦风笑道:“娟姨,我就是猜猜,也不一定就是小孩放鞭炮闹的。”

    “不用说了,肯定就是那些学生,一个两个长那么大了还不长脑子,就会给家里惹麻烦。”娟姨一口咬定了始作俑者,借着秦风小摊的亮光,进屋找出了应急灯。

    没一会儿,街边的各家各户里,便陆陆续续亮起了微弱的光芒。

    店主人们没事可干,纷纷走出店外,开始扯淡聊天。

    不少秦风的熟客一眼瞧见秦风这辆升级版的推车,不约而同都走上前来,打起了招呼,顺便提前开始了宵夜。

    小摊的生意开了张,香气四溢之下,熟客们慢慢聚拢过来。中间参杂着几张生面孔,全都是新来的店主。

    喧闹之中,一群身穿十八中校服的学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街边。

    学生们走近后,看到摆摊的人是秦风,不禁激动地失声叫了出来:“退学的,你回来啦!”

    开学一个星期不见秦风,学生们都很是想念秦风——卖的烤串。

    “嗯,我回来了!”秦风应了一声,又随口问道,“这么晚你们还出来啊?”

    “周末嘛,跟着消防车去看灭火的!”那学生毫无逻辑地说着,仿佛市区每到周末就必然有火灾一半,然后紧接着就话锋一转,又大声道,“给我来两串牛肉饺子和一串香蕉!”

    “行,马上就来!”秦风把一大把牛肉饺子塞进油锅,趁着油炸的功夫,赶紧处理香蕉。

    街上的人越来越多,基本上都和这些学生一样,是闲得蛋疼跟来看灭火的。

    这些蛋疼者们一看到路边有个生意火爆的烤串摊子,不少人不约而同地就冒出了边吃烤串边看灭火这种更蛋疼的想法,于是大波大波围上前来,瞬间把秦风的摊子包了个水泄不通。

    有熟客,有生客,在熟客呼喊下,生客们很快就意识到秦风这摊子的招牌菜是牛肉饺子。

    于是一时间“牛肉饺子”的呼声在夜空下此起彼伏。

    好在秦风今天带出来的牛肉饺子,全都是事先包好的,省去了不少时间,但饶是如此,秦风面对汹涌而来的客人,还是有点忙不过来。

    随着等待的人越来越多,客人们对牛肉饺子的憧憬被快速放大。

    场面开始乱了。

    一个小青年挤过人群,直接抓起一把烤串就往油锅里塞,亏得秦风这油锅口子小,又盖着盖子,他才没有得逞。

    秦风一看情况不对,立马扯着嗓子怒喊起来:“别抢!别抢!一个个来!先给钱再下锅!谁自己动手的就不要吃了!”

    “吼什么啊?再吼我以后不来你这里吃了!”手里抓着烤串的小青年威胁道。

    秦风毫无低头的意思,继续高声吼道:“你急什么?又不是闹饥荒!我不给你炸你吃生的啊?你给钱了没?”

    小青年怔了两秒,正要反驳,边上的其他客人却不干了。

    “你别捣乱行不行,别人还等着吃呢!”

    “就是,瞎弄什么啊!”

    在众人的指责中,小青年撑不住了,他愤愤地把烤串放回盘子里,没好气道:“算了算了,不吃了,你这人会不会做生意啊,以后求我我都不来你这里吃!”说完,便一脸不爽地挤出了人群。

    一个秦风的熟客笑着问道:“把人都骂跑了,不怕以后没人来你这里吃东西啊?”

    秦风叹道:“有些人就是觉得普天之下皆他妈,所有人都该让着他,遇上这种不讲规矩的人,真用不着委曲求全,缺了他一个,生意也照样做。”

    人群中发出一阵笑。

    秦风用强硬的态度,将潜在的哄抢可能性扼杀在了摇篮里。

    摊子的秩序又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人们排着队,一个接一个地拿到等候多时的烤串。大概因为等得越久就越值得珍惜,第一次吃到牛肉饺子的新客人们,纷纷对饺子的味道赞口不绝。

    在口口相传之下,摊子的生意连绵不绝。

    秦风连续忙活了至少2个小时,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10点出头,他带出来的500串烤串,就卖得只剩下一些边边角角了。

    这时远处的大火也熄灭了,只是供电却没能这么快就恢复。

    看完灭火的蛋疼者们,又沿着原路返回,路过秦风尚未熄火的摊子,又一波带走了摊子上最后的那几十串烤串。

    托这场大火的福,秦风第二次把东西卖了个精光。

    扫地的时候,娟姨站在边上,很是羡慕地说道:“你今天可是赚大发了,这些来看灭火的人,既给你捧了场,还替你免费打了广告。”

    秦风呵呵笑着,把满地的竹签和塑料袋扫成一团,又听娟姨做贼似的小声问道:“你一晚上能挣多少钱啊?”

    “没多少。”秦风就是不松口。

    娟姨白了秦风一眼,“还没多少呢,你再这么做下去,我看那家面包店迟早要被你弄垮了。”

    秦风下意识地转头朝面包店的方向一看,正巧看到一个身影拿着面包从里面出来。

    等人渐渐走近,从黑暗中露出面孔,秦风赫然发现,那正是把他从巷子口赶走的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见到秦风,很是傲娇地把下巴一抬,用很浮夸的表演,表达了她和秦风的势不两立——说白了,就是性格上不具备认错的能力而已。

    等那中年妇女走远,秦风笑了笑,淡淡地对娟姨道,“你看,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烤串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