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联合促销(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开春一场特大暴雨,给东瓯市带来不小的麻烦,不过市区受影响不大,所以像秦风这种小老百姓,绝大多数还是该干嘛就干嘛。暴雨过后的第二天,笼罩在城市上空那厚厚的云层便散开了,因为污染而阴暗多时的天空,终于露出了无暇的湛蓝色。

    连着一个星期,秦风的生意就像这天气一样好,每天的收入,渐渐稳定在了400元上下,和秦风预估的最高值450元,仅差了10%左右。

    这10%的差额,并非因为秦风的经营战略不当,而是出自每天不可避免的,越到后面就越难卖的剩余食材——所有的小摊烤串消费者,都难免会有一种消费心理,那就是如果看到摊子上的东西不多了,便会觉得东西不新鲜。

    秦风对这种消费心理无可奈何。

    事实上,别说是秦风,就算是最精通餐饮业的骨灰级管理大师,也无法完美解决这个问题。

    而且越是规模大的公司,处理起这个问题来,就越是要挠头。

    发放给员工、发放给穷人,这些方法都有人试过,但是没用。

    “员工会为此每天故意留下许多食材,从而造成更大的浪费,穷人会因此招来更多的穷人,从而导致餐馆无法正常经营。人性,是横亘在这个问题之上的另一个大问题。所以餐饮做得越大,在处理剩菜的问题上,越是要严谨,宁可低价卖到农村和郊区当猪饲料,也绝不能送给员工当福利,为了企业的健康持续发展,老板必须这么做。”

    转眼又到了周五,秦风坐在街边端着盒饭吃晚饭的时候,头头是道地跟秦建国说着企业的文化和发展。

    秦建国听得肌肉发硬,很有揍秦风一顿的冲动。

    “照你这么说,我们每天晚上吃剩下的东西当宵夜,那不是相当于喂猪了?”秦建国问道。

    “我们现在的规模还小嘛!又不是人家连锁店,每天都剩下好几吨的。”秦风嘿嘿笑着,把饭盒放进了车里。

    秦建国伸手按住秦风的脑袋使劲揉了揉,笑道:“也不知你哪里听来的歪理。”

    秦风把秦建国的手拿开,一脸认真道:“爸,这可不是歪理,这是我在一本老外写的书上看到的。新华书店正版发售,可不是路边的地摊文学。”

    秦建国笑着问道:“看了又有什么用,摆个路边摊,用得着这些吗?”

    “一个人要是拿摆路边摊的心态摆路边摊,那么他永远也就只能是个摆路边摊的;但如果他是拿做企业的心理摆路边摊,我想再不济,这辈子也能弄个小酒楼出来。爸,我可没打算摆一辈子的路边摊。”秦风站起身来,推动了推车。

    秦建国站在原地默然片刻后,不禁露出欣慰一笑。

    7点出头,十里亭路华灯初上。

    秦建国今晚没留下给秦风打下手,提前走了。

    秦风像往常那样,把推车停在娟姨的店门口,然后等到宵夜时间,顺顺利利地卖掉了今天应该卖掉的东西。

    10点之后,秦风早早地就把地扫干净,然后走进了同样已经没什么生意的娟姨的店里。

    娟姨抬头瞥了一眼,见是秦风,随口问了句:“你收摊了啊?”然后把视线转回电脑屏幕,继续专注地玩斗地主。

    秦风轻轻嗯了一声,左右打量了一番娟姨这间撑死也就10个平方的小店,淡淡说道:“娟姨,我看你这几天生意不太好啊。”

    “是啊……”娟姨用同样淡然的口吻,心不在焉地抱怨道,“现在童装不好卖啊,那些年轻的家长,给孩子买衣服都要上什么专卖店。”

    “去专卖店的都是家里条件不错的,条件不太好的人,还是会来这里买的。”秦风说道。

    娟姨敷衍着点点头,都没吭声,觉得秦风根本是在说废话。

    秦风这时突然来了句:“娟姨,要不我们联手,搞个长期促销活动吧。”

    “啥?”娟姨这下有动静了,她抬起头看了秦风一眼,不解道,“什么促销?”

    秦风道:“买衣服满多少多少元,送价值多少多少的烤串。”

    娟姨嘴角一弯,乐了:“小风,你真当现在的人这么爱占便宜啊,就为了你这几串烤串,特地跑来我店里买东西?”

    秦风却是板起了脸,很认真地摇了摇头,严肃道:“娟姨,我可不是开玩笑,我是有依据的。”

    娟姨刚好打完一局,而且被秦风这么一搅和,也没心思再接着玩了,她索性把游戏关掉,鼠标一扔,问秦风道:“什么依据?”

    “依据有三点。”秦风就跟上辈子在公司里给部门下属开会似的,架势很正地比划出了一根食指:“首先第一点,是这一片商业区的客户定位。来这里买衣服的客人,家庭条件要么比较差,要么就是比较一般。通常来说,这些客人会更喜欢占小便宜。所以即便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贪这种小便宜了,但来这里买衣服的客人,却依然有可能被这种小便宜所吸引。”

    “所以呢?”娟姨笑看秦风,脸上充满了戏谑的神色。

    “所以这样的客户定位,和我的推销策略是完全相符的。”秦风装作没看到娟姨脸上那充满嘲讽意味的笑容,马上接着说道,“第二点,这一片的服装店,绝大多数都是卖童装的,而且我猜你店里的衣服,和其他店里的衣服,进价和质量也都差不多吧?”

    “对,我们这一片,几乎都是在同一家厂子进的货。”娟姨无意识地吐露了一个商业机密。

    “那就是了。”秦风微微一笑,“大家卖的都是一样的东西,那么对客人而言,进哪家买也就没什么区别,说来说去,无非就是看谁家的东西便宜。那么娟姨你想,如果是比谁卖的东西更便宜,还有什么比买完便宜货还额外送赠品,更能让人觉得便宜的呢?

    我们姑且不说客人会不会真的因为送烤串来买衣服,但是至少,有这一点,你的店和边上其他的店相比,对客人的吸引力就不一样了吧?”

    娟姨终于变得稍微认真起来,微微点头道:“好像有点道理。”

    “不是有点道理,经营靠的就是这些小细节。”秦风教育道。

    “行了,行了,你才摆了几天的摊啊,还教我做生意?”娟姨给秦风泼了冷水,又笑着问道,“那第三点呢?”

    秦风对娟姨的冷水不以为意,干脆地回答道:“第三点就是孩子。你卖的是童装,所以一般人来买衣服,肯定要带着孩子。小孩子最嘴馋,如果来买衣服的时候看见有人站在我的摊子前吃东西,八成也会闹着要吃。一般家长是不会给孩子买这种路边烤串的,但如果是免费送的话,那就不同了。

    同样质量的衣服,同样便宜的价格,不但满足家长占便宜的心理,还能安抚吵闹的小孩。娟姨,送烤串不是重点,重点是因为送烤串这个活动,有可能让你每天晚上多吸引到三五个客人,三五个客人啊,至少能多赚一两百吧?那一个月就是三五千……”

    秦风循循善诱着,娟姨没能稳住,终于动摇了,问道:“那你送的烤串,这些钱怎么算?”

    “我们俩什么关系?当然跳楼成本价给你!”秦风一拍胸膛,大义凛然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