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章 熟悉的陌生人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从上大学起,就开始听很多喜欢装逼的学长和学姐们说一句话:“做事先做人。”虽然事实证明那些幼稚的学长和学姐根本就怎么会做人,但这句话本身却并非废话。

    上辈子秦风吃过许多亏后,才弄明白了什么叫社会规则,按照他自己的理解,无非就是十个字:便宜不多占,做事不做绝。

    跟一般人相处,适当地少占一点便宜,同时不忘让对方也利益均沾一下,人家不但不会怪你贪心,私底下说不定还会真心觉得你是个聪明人。

    秦风原本完全可以让娟姨按照原价买他的烤串,因为促销的主动权完全在他,之所以没这么做,那是秦风觉得他真心没必要为了每个月多赚那么一百来块钱,就把他好不容易和娟姨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弄僵。即便他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不会再在娟姨门口摆摊了,他依然不想让娟姨觉得他不是个好东西。

    哼着也不只是哪一年出的《红尘客栈》,秦风一路微微跑调地回到小区,11点出头,小区正门对面的小商店已经关门了。2月初毕竟还冷,不会有什么人肯吹风受冻到三更半夜。

    秦风推着车子到停车场时,停车场里的灯就只剩下一盏还亮着,见到秦风回来,看门老大爷顿时像是解了多天的老便秘,长舒一口气道:“唉,你总算回来了,每天就等你关门。”

    “好不意思啊。”秦风笑着,把推车推了进去。

    “你做生意也不容易,不过你能不能稍微早点回来啊。”看门大爷说道。

    秦风半蹲在地上,从车里掏出帆布袋,将空铝盘一一装进去,背对着看门大爷道:“阿公,不是我不想早点回来啊,人家每天吃宵夜就是那个点,等生意做完了,起码都10点半了。”

    “回来要走半个小时吗?”看门大爷追问道。

    “差不多吧,在十八中后巷那里,我读书的时候,骑自行车过去大概十几分钟。”秦风收拾完铝盘,又站起来走到推车的另一个,将炭烤架和油锅都取下来。

    看门大爷盯着车子看了半晌,轻声嘀咕道:“你这车占的地方差不多有汽车那么大了,我收你的钱,和别人的自行车是一个价。”

    “是吗?”秦风笑了笑,半真半假地回答道,“那要不从下个月起,你多收点好了,就算当你等我的加班费了。”

    “我缺你这几块钱加班费?”看门大爷皱起眉头,对秦风的话表示不爽。

    “开个玩笑嘛,不当加班费,就当停车费好不好?”秦风马上改口道。

    “这还差不多。”看门大爷收回脆弱的自尊心,目送秦风出了停车场。

    “每天这么走来走去,路上就起码浪费2个小时,真是不值啊……”秦风摇着头走上楼,来到家门前,掏出钥匙推门进去,里面却没有像往常那样,传出秦建国的声音。

    “已经睡了?”秦风心里嘀咕着,按下门边的电脑开关,然后轻手轻脚地把帆布袋放在地上。

    取出帆布袋里的东西,秦风小声地清洗着,尽量避免把秦建国吵醒。

    洗到一半,楼道里突然响起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从下往上,慢慢传来。

    脚步声在门前停下,秦风打开门,站在门外的,赫然就是秦建国。

    “爸,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还当你在里面睡觉呢!”秦风奇怪道。

    秦建国笑容难掩,红光满面道:“和朋友出去玩了。”

    秦风这下倒是有点惊讶了,话说上辈子自打秦建国和秦风那个不靠谱的妈离婚后,秦风印象中就再没见秦建国晚上和谁出去玩过,毕竟单身男人要照顾小孩不容易,一来抽不出时间,二来也没那么多闲钱,而秦建国的朋友来家里做客,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跟谁啊?”秦风随口问道。

    “啊……你不认识的。”秦建国说着,就进了卫生间。

    “你那几个朋友,哪个我不认识啊……”秦风小声说着,却没有追问。

    几分钟后,秦风干完活,就打算去洗个澡睡觉,刚把换洗的衣服拿出来,走到门边,秦建国房间里的电话忽然响起。

    秦风的下意识转头看去,只见秦建国仿佛上了发条一般,箭步飞窜过去,拿起了话筒,然后温柔似水地来了声:“喂。”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秦建国的耳中:“是建国吗?小风他睡了没?”

    秦建国满脸的微笑,顿时就僵硬了。

    他转过头,拿手捂住话筒,小声问秦风道:“你妈的电话,接吗?”

    秦风面无表情地走到秦建国身边,把衣服往床上一放,接过了话筒,平静道:“什么事情?”

    “小风,我听人说你退学了是吗?还在学校后面摆摊?”卢丽萍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责怪。

    “对。”秦风懒得解释,很干脆地承认道。

    “我就知道让他带你没好结果!”卢丽萍恨恨地说着,那个“他”,指的自然是秦建国。

    秦风嘴角一弯,露出一个冷笑。他心里藏着很多难听到自己都说不出口的话,只是克制着不说出来而已,所以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很冷淡的一句:“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说我挂了。”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肯不肯到你张叔叔这里来打工,一个月给你4000块,包吃,还能学点东西。”卢丽萍说道,而她口中的张叔叔,就是她现在的老公张启东。

    “算了吧,我现在挺好。”秦风说着,也不等那边回答,直接就挂了电话。

    “你妈怎么说?”秦建国马上问道。

    秦风笑了笑,道:“说让我给张启东打工去。”

    秦建国面无表情。

    秦风直摇头道:“改嫁了还给跟前夫生的儿子打电话,你说她这个人,这脑子真是……没救了。”

    “你妈也是关心嘛……”秦建国情绪低落道。

    秦风呵呵一笑,“爸,你就别替她说好话了,她是什么人我还不比你清楚啊,看你没钱就跟别人跑了,反正我这辈子是不会再管她叫妈了。”

    “她毕竟生了你。”

    “对,先和你生了我,然后又和别的男人另外生了一个。”

    秦建国没话说了,双手一拍腿,起身道:“算了,不说这个。小风,我明天加班,你中午少买点菜。”

    “又加班?”已经一脚迈进卫生间的秦风,又退了出来,“怎么老是你?”

    “有什么办法啊,单位里新搞了排班表,轮到我了还能不去啊?”秦建国无奈道。

    秦风追问:“这回不是那个厂长刁难你吧?”

    “就算他刁难我,你有办法帮我啊?”秦建国笑着反问道。

    “有啊。”秦风想都不想,脱口而出道,“你辞职,我给你开工资,以后我要欺负你,你直接揍我就能解气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