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一章 老母猪肉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生活每天都差不多,但又经常会有些小变化。

    2月份的最后一个周一,当秦风推着车子走进十八中后巷时,他看到了一辆崭新的推车,正停在他平时摆摊的地方。

    那辆车子做得很用心,所有的一切,全都是仿照秦风的推车来做的,只是细节上,并没有做到那么完美。比方遮阳篷没秦风的车子大,车轮子没秦风的车子多,玻璃罩里少了灯,油锅也就是到处能买到的普通样式,直接架在外露的煤气灶上,使得桌面的空间看起来很局促。

    秦风不动声色地将车子推到年轻人对面停下,然后朝对面新来的那位同行微微一笑,大声打了个招呼:“来这么早啊!”

    年轻人的脸上透着桀骜,那是一股睥睨十八中后巷的王八之气,他把腰杆挺得很直,目光中充满了要让秦风破产的自信,却只是嘴角一咧,根本不跟秦风搭话。

    秦风无所谓地笑了笑,抢生意嘛,这种事情,早就该发生了。

    趁着还没放学,秦风拿出马扎看自己的书,两个人相安无事地等到11点半,十八中内下课铃声一响,秦风就把马扎放了回去,然后点起了煤气灶。

    片刻之后,便有几个学生,说说笑笑着从摊子前面经过。

    而就在他们从两个摊子之间走过的瞬间,秦风对面的年轻人,就跟拍鬼片似的,猛地来了一嗓子:“牛肉饺子!一块五一串!”

    学生们被吓了一跳,秦风也愣住了。

    经历了两辈子,秦风第一次见到有人卖烤串居然靠吆喝的。

    “操,这人有病吧?”学生们盯着年轻人看了几眼,脚步匆匆地走了过去。

    年轻人的脸色有点发青,秦风忍不住笑道:“哥们儿,这里又不是菜市场,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有用的。”

    “哼。”年轻人鼻孔发音,没好气道,“用不着你管。”

    秦风微微一笑,默默地给对面这位吼叫哥贴上了傻哔的标签。

    从学校里出来的学生渐渐变多,学生们见到占据了秦风摊位的新摊子,多少有点好奇,但吼叫哥摊子的卖相,和秦风的相当实在不在一个档次上,学生们最多也就是瞥一眼,然后便果断选择了视觉上更靠谱的秦风。

    秦风的摊子前,很快就围满了人,生意一如往常那样红火。

    反观吼叫哥那边,则是门庭冷落,只有寥寥几个对口味无所谓的学生,因为秦风这边人太多而选择了他。

    吼叫哥没法忍了,等了几分钟后,再次放声高喊起来:“我这边的牛肉饺子一块五一串!饺子里有四块肉!”

    这种拆台式的吆喝,成熟的小生意人是绝对不会喊的,毫无疑问,吼叫哥是菜鸟中的菜鸟。

    但事实证明,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玩法,却真的很有效。

    “真的假的啊……老板,牛肉饺子我不要了,我要去买对面的!”一个正在秦风摊子前等烤串的学生,完全没半点契约精神,说跑就跑。

    “靠,这什么素质啊……”秦风心里暗骂道,将已经下锅的油炸饺子捞上来,刷着酱料,问左右道,“谁还要牛肉饺子啊?”

    “给我吧。”人群中一位和秦风相熟的学生慷概地接了盘。

    有人带头,自然就有人跟风。

    原本就冲着牛肉饺子来的学生,见对面有便宜可占,而且又没几个人排队,飞快地选择了倒戈。眨眼间功夫,秦风的摊子前,人便走了一半。

    “秦风,被人抢生意啦?”霍汉伟很是时候地从边上冒出来,满脸嬉笑地看着秦风。

    秦风上辈子和霍汉伟做了6年同学,对霍汉伟的德性再了解不过,总是恨人有笑人无,他估计自己在这里摆摊生意这么好,霍汉伟见他赚了钱,应该眼红了不止一两天了。

    “是啊,对面好厉害啊。”秦风很理智地没有和霍汉伟扯皮,干脆地顺着他的话道。

    霍汉伟呵呵笑着,愉快地落井下石道:“那我也去买点尝尝,要是味道差不多,还是在他那边吃比较合算啊。”

    “哦,好啊。”秦风淡淡然地回答道,然后接过客人递来的烤串,熟稔地放进了油锅。

    霍汉伟没能在秦风脸上看到失望的表情,又一次折戟而回。

    秦风并不担心今天的东西会卖不出去。十八中后巷的人流量很大,即便客户分流了一半,但烤串依然出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而且另一方面,由于烤串都是现做的,所以如果学生们短时间内无法买到,那么他们势必会很果断地选择换另一家。这也是为什么在秦风抢走了一大批烤串大妈的熟客之后,烤串大妈依然能坚挺地继续把摊子开下去的原因。

    不出秦风的意料,由于对面的吼叫哥根本来不及做,几分钟之后,许多跑去对面的的学生,又默默地跑了回来,毫无心理障碍地吃起了回头草。

    只是相比之前,抱怨稍微多了些。

    “老板,人家的饺子里放四颗肉啊!”

    “对啊,而且每串还比你便宜五毛钱。”

    “秦风,要向人家学习啊,你做生意太黑了。”

    秦风呵呵笑着,就是不松口,说:“我这里的牛肉饺子,用的全都是每天最新鲜的牛肉,光成本就差不多要一块五了。”

    “不可能吧,要是成本这么高,对面怎么卖这么便宜呢?”有学生不信道。

    站在竞争对手的角度来思考,秦风心里头其实有不少想法很黑暗的假设,但是出于做人的原则,他还是克制地保持了理性,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半个小时过得很快,放学的高峰期说过去就过去了。

    秦风带出来的300串烤串,一如往常那样卖得只剩下不到100串。

    不管学生们再怎么抱怨,2块钱一串的牛肉饺子,还是卖得干干净净。

    对面的摊子准备了不少牛肉饺子,12点之后,还是有不少学生围着。

    秦风默默地又等了半个小时,12点半,等到东西卖得只剩下不到30串,秦风正要收摊,高一七班的同学姜辉突然走上前,将一串已经吃了一块的饺子递给秦风,小声说道:“你尝一口看看,我觉得对面卖的饺子有问题啊。”

    “觉得有问题你还让我尝?”秦风玩笑着反问道。

    “你是专业人士嘛,再说这东西又吃不死人,觉得不对你可以吐掉啊!”姜辉说道。

    秦风看了一眼对面的吼叫哥,见他正在烤串,才伸手接过了姜辉拿来的饺子,吃进了嘴里。

    这个饺子的蘸酱味道极重,而且湿度也过了头,不但完全掩盖了饺子皮和肉馅的原味,甚至连饺子皮的酥脆口感都淹没了。

    秦风又仔细地嚼了嚼,忽然眉头一皱,将饺子吐到了手心上。

    “你恶心不恶心啊?”姜辉一脸牙疼地咧了咧嘴。

    秦风没有回答他,静静地把手心的碎肉挑出来,盯着观察半分钟后,轻轻摇了摇头。

    姜辉忙问道:“真有问题?”

    秦风小声反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肉又老又糙,而且基本尝不出什么肉味?”

    “是啊,是啊!”姜辉忙不迭地点头道。

    “那就是了……”秦风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在他耳边轻声道,“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老母猪肉而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