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二章 揭穿(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不是因为秦风提到,向来五谷不分的姜辉,或许要等到很多年后成了家,才会去考虑“老母猪肉”这个名词的意义。

    而在当下,姜辉的第一反应,则是要去找吼叫哥问个明白。

    但秦风拦住了他。

    “别去!那人外地来的,要是闹起来,你怎么搞都是输!”秦风轻声劝阻道。

    “我都吃进肚子了啊!三个饺子!”姜辉大喊起来。

    对面的吼叫哥狐疑地朝秦风这里一看。

    秦风轻声道:“没事的,老母猪肉少吃一点也没什么关系,以后别再去他那边吃就行了。”

    姜辉皱着眉头问:“吃一点没关系,那就是吃多点就有关系咯?”

    “你自己回家百度一下不就行了?”秦风说着,推动了车子。

    在面对自己的身体健康时,很多人最容易犯的一个毛病就是自己吓自己。

    姜辉和秦风在路口分开后,独自一人走在路上,情不自禁地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吃老母猪肉会有什么后果,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姜辉的脑海中被无限放大并且扭曲,他甚至隐隐有些担心,自己是否会因此英年早逝。

    “妈的,要是真出了问题,下午一定找人拆了他的摊子!”姜辉恶狠狠地说着,然则事实上,他并没有这种的能力,只是吹牛逼给自己壮胆而已。

    莫名的恐惧,驱使着中午没处可去的姜辉,加快脚步就近找了一家网吧。

    进屋后他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等待开机的短短一分钟时间里,姜辉俨然是怀着等待上帝的心情,开机音效一响,他连忙就打开浏览器,二话不说谷歌伺候。

    04年的中文网络已经非常强大,姜辉输入老母猪肉四个字,重重一敲回车,数百页有关老母猪肉的网页瞬间被搜索出来。

    几分钟后,姜辉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万能的网友,为姜辉解开了心结,确定不会因为吃老母猪肉而致残致死后,他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姜辉将身子向后一靠,被却一团硬物抵住了腰和背,刚刚从摆脱恐慌夺回智商的他,这才发现自己还背着书包。

    “妈逼的外地人,吓死你爹了……”姜辉嘴里占着便宜,愤愤地放下了书包。

    ……

    下午3点半,秦风准时地出现在了巷子里。

    推车上的食材已经焕然一新,而且数量比早上多了一倍,20个铝盘错落有致地摆在推车上,铝盘里的东西即便堆得很高,却也丝毫不显得杂乱。

    相比之下,对面吼叫哥的摊子简直就跟印度贫民窟似的,各种盘子一个叠一个,不少食材被压在盘子底下,感官上就叫人觉得不舒服。

    这位吼叫哥显然已经暗中观察了秦风许久,看样子他今天是打算和秦风一样,要从下午摆到晚上了。

    下午来吃点心的都是老客,不少是在巷子外的十里亭路开店的小店主。

    秦风来了没多久,熟客便一个接着一个露面。

    老客们见到吼叫哥的新摊子,表现都出奇的一致,基本上是这样的步骤:首先,好奇地走到吼叫哥摊子前看一眼,然后,在吼叫哥面露欣喜的同时,果断转身投奔秦风的摊子。

    如是连续三回,觉得自己被戏耍的吼叫哥终于急了,放声吆喝起来:“牛肉饺子,一块五一串!一块五一串啊!饺子里有四颗肉啊!”

    “卖个串串瞎叫唤个屁,吵死了。”

    “就是说,整条巷子一共就三个摊子,有什么好叫的。”

    “外地人就是这样,干什么都乱来。”

    几个围在秦风摊子前的大叔大妈,相互之间嘀咕着。

    吼叫哥的吆喝,不仅没收到什么效果,反而招来了附近居民和路过行人的不快。

    来吃午后点心的大叔大妈,显然并不怎么在乎这点便宜,他们更看中的是东西是否干净,以及卖东西的人。

    长期以来,东瓯市本地的居民,一直对外来打工人员有着深深的抵触情绪,秦风是本地人,而吼叫哥是外地人,光这一点,秦风在和吼叫哥的竞争上,就有着绝对的优势。

    由于吼叫哥自作聪明地占了秦风的位置,导致秦风只能把摊子摆在他的对面,当下午吃点心的人越来越多,客人的选择,越来越清楚地凸显了出来。

    秦风摊子前排起长队,而吼叫哥摊前却是鸟不拉屎。

    不过吼叫哥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期间有三个年轻人尝试着买了点吼叫哥的便宜饺子,可惜吃过之后,却全都不约而同地表示,吼叫哥的东西质量,远不如秦风的。如此一来,就更加剧了客人的选择倾向。

    客人们的反应,让秦风放心了不少。

    笨蛋毕竟是少数,就算不揭穿吼叫哥用老母猪肉冒充牛肉,绝大多人心里也清楚便宜没好货这个道理。没有人会为了5毛钱的便宜拿身体开玩笑,路边摊这种东西,味道还在其次,安全才是第一。

    下午的点心时间,吼叫哥总共就只卖出不到10串烤串。

    而秦风这边,却至少卖出了150串。

    下午的形势突然逆转,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吼叫哥的眼珠子都微微地泛了红,他用看杀父仇人的眼神看着秦风,秦风和他对视两秒后,默默地推着推车,走远了十几米。

    多年来的生活经验却提醒秦风,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个别没本事又输不起的人,容易因为眼红别人而做出一些暴力举动,远离他们,才是最理智的选择。

    5点过后,先一步放学的小学生们零零星星地开始出现在了巷子里,对牛肉饺子兴趣不大的他们,很是随机地分流到了三个烤串摊前。

    吼叫哥苦等多时终于等来了生意,压抑的情绪总算得到了缓解。

    秦风一如往常地给小学生们炸着最便宜的饺子皮和各种素菜,被熊孩子们围了半个小时后,十八中内,响起了一天之中的最后一次铃声。

    片刻之后,一群十八中的学生走进巷子。

    隔着老远,秦风就听一个学生煞有介事地科普道:“听说新来的那个摊子,牛肉饺子里放的根本就不是牛肉,是老母猪肉,老母猪肉你们知道吧?肉里有激素的!吃多了相当于得艾滋!”

    “谁告诉你的?”

    “高中部的人说的,好多早上去吃的人也说了,味道和退学哥卖的根本不一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