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四章 揭穿(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04年不比十年后,口袋里没几个钱的高中生还多得是。跟在姜辉身边的人都看出了姜辉潜在的窘迫,于是大家很默契地各自掏钱,买了一两串。

    做烤串的效率相当高,半分钟就能搞定十来串。姜辉他们拿到诚意满满、价格也满满的牛肉饺子后,等了差不多快5分钟,霍汉伟才从吼叫哥那边哼哧哼哧地跑回来。

    “妈的,那边排队的人太多了!”霍汉伟手里拿着5串吼叫哥的牛肉饺子,分出其中4串,递给姜辉和向子豪他们,一边心情很愉快地给吼叫哥打着广告,“5串只要7块五,比秦风这里节省太多了,而且饺子里的肉也多,划算。”

    向子豪闻言,含笑不语地转头看秦风。

    秦风淡淡地来了句:“一分钱一分货,我卖的东西就值这个价。”

    向子豪不吭声了,默默地把秦风卖的烤串塞进了嘴里。

    香味四溢的烤串,对人的吸引力显而易见。

    几个人三两口就吃完了第一串,除了姜辉对秦风做的饺子赞口不绝外,其余几个人倒是没没说什么。

    “姜辉,吃完再比较嘛,你都还没吃另一家的那个。”向子豪笑着说道。

    “吃个屁啊,我再吃那个摊子的东西我就是煞笔!”姜辉说着,直接把霍汉伟买给他的烤串扔进了边上的垃圾桶。

    “操!我花钱买的啊!”霍汉伟大叫道。

    姜辉一脸无赖道:“垃圾就该放进垃圾桶里。”

    “你欠我一块五。”霍汉伟拉下脸道。

    姜辉无所谓道:“明天还你。”

    霍汉伟冷哼一声,然后顺势把吼叫哥做的塞进嘴里,嚼了两下,却是脸上一僵,再继续嚼两下,不禁皱起了眉头。

    “不对劲,真是有点不对。”向子豪先开了口,他把嘴里正在吃的饺子全都吐了出来,随手将还串在竹签上的另一个扔在了地上,一本正经道,“感觉肉质超级老,咬都咬不动,而且肉的香味也没有,多咬几下就跟吃渣子一样。”

    “嗯,对对对,我也这么觉得!”一直没吭声的罗丹华忙点头道,却是把一整串全都吃掉了。

    姜辉一脸胜利的模样,莫名高兴道:“看,我就说了吧,老母猪肉就是这样的,咬不动,没味道,我早上的时候就尝出来了!”

    霍汉伟黑着脸没说话。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如果没有秦风的烤串做对比,或许吼叫哥的饺子他也能吃得下去,可刚吃过秦风的饺子就马上去吃吼叫哥的,那感觉就像是刚吃完大餐后马上再去吃隔夜饭,无论如何,霍汉伟都无法昧着良心再替吼叫哥说上半句好话。

    “妈的,那些人是煞笔吗?老母猪肉还抢得这么高兴!”姜辉看着吼叫哥摊子前的繁荣景象,生气指数甚至要超过秦风和烤串大妈。

    向子豪做人很是圆滑,搭住姜辉的肩,笑着说道:“管他生意好不好呢,反正我们以后别去他那边吃就是了,自己心里清楚就行。”

    “我就是气不过,挂羊头卖狗肉的狗东西,早晚出门被车撞死。”姜辉依然愤愤道。

    罗丹华担心地问道:“姜辉,你说老母猪肉里激素多,刚才我吃了一串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你放心好了,我早上还比你多吃了一个,要死也是我先死。”姜辉回答道。

    “那就好。”罗丹华松了口气。

    向子豪笑道:“你个煞笔,吃到嘴里觉得有问题也不知道吐出来,我吃第一个的时候就吐出来了,你居然把两个都给吃掉了。”

    罗丹华道:“我不是嫌浪费嘛!”

    “你这辈子就缺这一块五啊?再说又不是你付的钱。”向子豪道。

    霍汉伟听到这话,眼皮猛跳了两下,然后不耐烦地转移话题道:“走了,走了,等着回家打梦幻呢,今天的师门任务都还没做。”

    霍汉伟一走,几个人赶紧就跟了上去,除了姜辉,没人和秦人说一句再见。

    秦风倒是不在乎这点小事情,事实上他一直在忙着给不停围上前来的客人做烤串,根本没功夫听他们说什么。

    姜辉一群人快速往前走着,没走几步,就到了吼叫哥的摊子前。姜辉瞥了一眼生意火爆的吼叫哥,心里的怨念再次升起,忍不住喊了一声:“老母猪肉好好吃啊!”

    这喊声太过突兀,以至于原本都忘了心虚的吼叫哥,立马就像猫被踩到尾巴似的,气急败坏地直接骂了出来:“CNMLGB!你说谁卖老母猪肉?!”

    正围在摊子前的学生,被吼叫着这过度凶狠的反应吓了一跳。

    姜辉本能地往后一退,旋即又觉得这动作太过丢人,仗着自己这边人多,赶紧又往前一步,昂首硬撑道:“我说迟早要死全家的那个!”

    在网上和人对喷有个把年头的姜辉,张口就是能让菜鸟抓狂的大招。

    吼叫哥顿时就疯了,也不管边上还有这么多客人,气势汹汹地直接从摊子后面冲出来,眼珠子通红通红的,俨然就要是和姜辉拼命的架势。姜辉虽然嘴巴很臭,但事实上战斗力向来低于5,见吼叫哥这疯样,还没开打就差点先吓尿了。

    好在霍汉伟和向子豪都还算条爷们儿,挺身而出拦在姜辉身前。

    然而就在群殴局面堪堪要形成前的那一刻,吼叫哥却突然变了招。

    “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用的是老母猪肉?”吼叫哥指着姜辉,大声问道。

    霍汉伟几个人都愣住了。

    不是要打吗?怎么又变成摆事实讲道理了?

    姜辉这个带头挑事的,傻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然后壮着胆子大声回答道:“你的肉就是老母猪肉,口感和肉质那么明显,和别人家的一比就知道不对了!”

    “放你妈的屁!”吼叫哥升级为咆哮哥,大声嚎道,“你当你是神仙吗?吃两口就知道我用的是老母猪肉了?他用的是新鲜牛肉,我用的是冻牛肉,口感当然不一样了,不然老子会卖这么便宜啊?我去你妈的,乱嚼舌根坏老子生意!今天我卖剩下多少东西,你就给我赔多少钱,不然你特么就别想走!”

    咆哮哥说着,绕开霍汉伟和向子豪,一把拉住了姜辉的手。

    霍汉伟和向子豪这下傻逼了。

    话说这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救姜辉吧,可人家咆哮哥说得这么有道理,而且貌似是真的,强行救出姜辉,道义上貌似有点过不去;可要是不救吧,毕竟是同班同学,而且咆哮哥让姜辉给他剩下的东西买单,这未免也太过分了些。

    正在两个人面面相觑犹豫不决之际,被咆哮哥擒住的姜辉放出招了。

    “不是我说的,不是我!”姜辉就跟待宰的肥猪似的,吓得满脸通红地高喊起来。

    “不是你还能是谁?”咆哮哥拉着姜辉不放。

    姜辉大声吼道:“是秦风!秦风!你隔壁摆摊的那个!”

    十几米外,原本只是默默看戏的秦风,听到这里陡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我去年买了个钻石表的……”秦风忍不住骂出声来。

    他看了看左右,只见围在他摊子的每一个学生,眼中全都充满了鄙夷的神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