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五章 揭穿(终)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姜辉卖队友卖出了新高度,那没头没脑的一声吼,不仅给秦风惹来了麻烦,还顺带给秦风贴上了一个卑鄙小人的标签。

    在场的学生们,显然已经瞬间脑补完成了所有的一切,在他们想来,事情无非就是这样的:秦风做生意干不过人家,就找来姜辉帮他造谣,最后在咆哮哥充满悲愤和委屈的怒吼中,真相浮出了水面——过程简单干脆,证据清楚明白,逻辑完整流畅。

    秦风环顾四周,视线从学生们的脸上扫过,每一个和他四目相交的学生,脸上都不约而同地写着唾弃和鄙夷。学生这个群体,自古以来就一直相当爱憎分明,今天他们将秦风当作了恶意造谣中伤同行的王八蛋,那么从明天开始,秦风就别想再从这些小屁孩口袋里掏出半个铜板。

    对于秦风这种规模的小摊来说,恶名犹如恶性肿瘤,粘上必死。

    面对这么要命的情况,秦风不得不主动说点什么了。

    “姜辉,今天一整天,我可就只和你一个人说过他可能用了老母猪肉!”秦风从摊子后面走出来,指着咆哮哥,完全不否认道。

    秦风如此光棍的表现,倒让个别学生有些惊讶。

    “你特么跟老子来阴的是吧?”咆哮哥本来就对秦风心有不满,听秦风承认了,瞬间就把他确实用老母猪肉的事实抛到了脑后,彻底入戏地把自己当作了受害者,高声喊着,径直朝秦风走了过去。

    秦风眉头一皱,迎着咆哮哥走上前去。

    两人面对面刚一碰头,咆哮哥就抬起双臂使劲在秦风胸前一推,秦风被推搡得连退几步,差点没一屁股摔在地上,险险地扶着墙壁稳住身子,秦风赶紧抬手一拦,高喊道:“等下!你没听清吗?在外面说你用老母猪肉的人是刚才你拉住的那个,不是我!我根本就没和别人说过!”

    “放你妈的屁!你当老子是傻子吗?要不是你在背后指使,他一个学生干嘛要找老子的麻烦?他吃饱了撑的吗?”咆哮哥大吼着,指着不远处还在发呆的姜辉道。

    姜辉心里明知这件事确实是他吃饱撑着惹出来的,可这时候,他却无论如何没勇气帮秦风解释两句,姜辉张了张嘴,看了秦风一眼,然而一碰上秦风的目光,脑袋马上就低了下来。

    秦风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推开咆哮哥那只指着他的手,然后冷冷一笑,抬高声音道:“行,就算那个煞笔是我指使的,但是你敢发誓你没用老母猪肉吗?”

    “我……”咆哮哥原本已经把自己洗了脑,可当看到秦风那笃定的眼神,心虚之下,不禁就有点慌张起来,他赶紧深吸一口气,企图用嗓门来掩饰内心,吼道,“我当然敢!要是我用了老母猪肉,我就死全家!”

    “你全家的命还真是不值钱啊。”秦风淡淡说着,走到巷子中间,大声招呼起来,“各位同学,我说他用的是老母猪肉,不是空口说白话,我是有证据的!”

    “你有什么证据啊?”马上就有学生问道。

    咆哮哥故作镇静地冷笑道:“你有个逼的证明。”

    秦风没有理会咆哮哥的脏话,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了向子豪扔掉的那个饺子,大声道:“证据就在他的饺子里。请大家围过来看一看!”

    咆哮哥眉脚一跳,心里越发地有些不安,忍不住大声反对道:“谁说这个饺子是我的?”

    “这个确实是你的。”向子豪在人群中发出了声音,“你做的饺子味道不好,多咬几下感觉就跟没味道的肉渣一样,这串是我扔掉的。”

    咆哮哥转头怒视向子豪。

    向子豪仗着人多,轻蔑一笑道:“怎么,东西难吃还不让人说啊?”

    “你也是和他一伙的!你说的话我不信!”咆哮哥开始死皮赖脸道。

    “没事,你说这个饺子不是你的,那也没关系,这里有谁买了他的饺子的,拿给我用一下行吗?我会还一串新的。”秦风大声道。

    围在秦风周围的学生们,安静了几秒后,一个小个子的男生弱弱地走出来,把饺子递给了秦风,然后转头看着咆哮哥道:“这是刚从他摊子上买来的。”

    “谢谢。”秦风接过饺子,微笑着问咆哮哥道,“这下这串是真的吧?”

    咆哮哥冷哼一声,无奈地默认了。

    秦风微微一笑,把饺子从竹签里拿出来,剥开饺子皮,取出了里面的肉丁,然后展示给身边的所有人看,说道:“你们看一下,他的这个肉丁,前后方正不一致。”说着,又从自己摊子上拿了一一串饺子,同样将肉丁取出来后,放在手上,对比着解释道:“我的这个肉丁,方方正正,每一颗的大小都是一厘米见方。同学,你觉得谁的肉丁大一些?”

    秦风将两个肉丁放在手心上,随便问一个站在前排的学生道。

    那学生笑着大声回答:“他的肉丁比你的大了一圈!你这不是证明了你比他更黑吗?”

    咆哮哥一听,顿时兴奋得跟打了两桶鸡血似的,跳出来欣喜道:“肉丁比我的小这么多,你还好意思拿出来秀?做生意有你这么心黑的吗?”

    “是啊,这么黑还好意思说?”

    “我靠,秦风你做生意太不老实了吧?”

    原本安静下来的学生们,顿时又聒噪起来。

    场面有点失控,秦风大声喊道:“静一静,静一静!大家先听我把话说完!”

    喊了好几声,看热闹的学生才慢慢消停下来。

    “大家说得对,肉丁切得小,说明做生意比较黑,但是!”秦风先肯定了一下学生们的观点,接着嗓门陡然一高,露出一脸严肃道,“但是这只是问题的表面!我想如果大家能明白这里头的行业秘密,那么你们一定会像我一样,怀疑他用了老母猪肉!”

    “放你妈的屁!”咆哮哥不知秦风想说什么,可就是本能地不想让他说下去,他冲上前一把拽住秦风的领子,冲着秦风的脸直喷口水,“你再给我泼脏水试试看,信不信我弄死你?”

    “我信你大爷!”秦风的力气没咆哮哥那么大,努力地从咆哮哥手里挣脱出来,瞪着他道,“你心里没鬼你急什么?”

    咆哮哥恶狠狠地盯着秦风,整个脸颊都在抽搐,“你这破嘴,死的也能给你说成活的,老子不跟你计较了,行了吧?”

    “不行!”秦风一口否决道,“今天这件事不说清楚,我以后的生意也没法做,你要不要脸我不管,我这张脸,我肯定还是要的。”

    “秦风,赶紧说吧,别兜圈子了,我们还等着回家呢!”霍汉伟挤出人群,催促道。

    “好。”秦风马上撇下咆哮哥,接着说回正题,“我想这里这么多人,知道现在牛肉卖多少钱的肯定不多。今天早上,我家附近菜市场的牛肉单价是21块钱一斤,一斤牛肉,大概是这么大。”秦风跟所有人比划了一下,“这么大一块牛肉,以我的刀功,大概能切出150颗小肉丁。也就是说,如果我在每个饺子里放4颗肉丁,一串饺子的牛肉成本就是1块1左右,再加上煤气、面粉、调料,一串饺子的成本,最低也该到一块五了。”

    听秦风这么说着,不然学生已经悄悄拿出计算器按了起来。

    秦风说到这里,又转身一指咆哮哥,“他说他的牛肉是便宜的冻牛肉,我且不说冷冻的牛肉绝大多数都是从外国进口,用来做牛排的高档牛肉。就算他真的用的是国内的低档冷冻牛肉,那么一斤算他15块钱,哥们儿,这15块钱我是算多了还是算少了?还是你自己告诉我,你的牛肉进价是多少?”

    咆哮哥压根儿搞不清到底是报高一点对他有利,还是低一点对他有利,脑子转不过来,索性冷哼一声,黑着脸道:“随便你说,我看你能说出个什么花来!”

    秦风笑了笑,“好,那我就当是15块。你的牛肉15块一斤,按照你这种刀功,一斤顶多给你切出六七十颗肉,为了计算方便,我就当你能切出80颗好了,80颗的成本是15元,你一串饺子八颗肉,这里的成本就已经达到了一块五,再加上其他的东西,你每串饺子的成本最起码在一块七到一块八。我就想知道,你的成本明明都超过一块六了,为什么你还能每串卖一块五?”

    秦风说到这里,原本云山雾罩的学生们,终于听明白了。

    他们转而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咆哮哥,咆哮哥被人这么一盯,终于憋不出了,歇斯底里地破罐破摔起来:“操!谁告诉你我一斤牛肉要15块的?我一斤牛肉只要8块!”

    秦风冷笑道:“省省吧,今天菜市场里的新鲜猪肉都要12块一斤,还有,你知道现在肉牛的出栏价是多少吗?”

    “多少?”咆哮哥硬着脖子问道。

    秦风目光一凛,大声说道:“现在肉牛的出栏价,每斤至少在10块钱以上,所以就算你真能弄到8块一斤的牛肉,那真相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用的是病死牛肉!又或者……根本就是老母猪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