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六章 半月收入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三天之后,十八中后巷又恢复到了秦风和烤串大妈二者平分天下的局面。咆哮哥最终还是走了,失去了人心和口碑,就算他的饺子卖一块钱一串,每串里放五颗肉,也照样留不住客人。

    秦风在十八中校内多了一个外号,人称“阿南哥”——据说是个别学生绘声绘色地把秦风和咆哮哥的撕逼大战,描述成了柯南同学推理剧场的结果。

    这让秦风不由得怀念起了上辈子的一个大学同学。

    那位大学同学平素喜欢模仿周杰伦,于是大一时就被人取了个“阿伦”的外号,这个外号一喊就是四年,以至于到大学毕业时,许多人甚至忘了那厮本名叫什么。秦风觉得以人性的善忘,搞不好有朝一日也会有人忘了他的名字,而以这个艺名来称呼他,就仿佛成龙原本并不叫成龙一样。

    不过事实证明,秦风想多了。

    “秦风,你不厚道啊,按照你说的那个成本,你一串饺子少放两颗牛肉,成本价最多也就一块钱,你居然卖我们2块。”星期六早上兴趣小组放学后,秦风的摊子前又围满了人,已经对秦风路人转粉的向子豪,吃着饺子,满嘴是油地跟秦风扯皮道。

    “大哥,你要考虑一下人工的问题啊,我每天起早贪黑,至少得忙活十几个钟头,就冲我这时间成本,你多让我赚几毛钱,就当捐钱给低保户了行不行啊?”秦风毫不羞愧地把少放一颗肉当成了理所应当的事情。

    向子豪呵呵笑道:“你还低保个屁啊,现在谁不知道你卖串串赚的钱比企业的白领还多。我们这几天可是给你算了笔账,你一个月至少能挣七八千吧?”

    七八千?呵呵……

    秦风心里暗想学生就是没见过世面,微笑着敷衍道:“差不多吧。”

    此话一出,围在摊子前的学生们顿时哗然了。

    “不是吧,卖这个能赚这么多钱?”

    “我靠,早知道我也退学卖烤串好了……”

    各种叹息声此起彼伏,秦风含笑不语。

    很多事情,看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只有等亲自去做了,人们才会意识到其中的困难。

    光论摆摊这件事,每天从进货、处理食材到摆摊,单是耗费的时间,就至少在12小时以上,而且除非出现诸如台风那样的自然灾害,不然几乎就是全年无休,这种工作强度,八成以上的人就接受不来,更别说还得考虑成本、市场反应、菜品翻新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

    二月份的最后一周,似乎一晃眼就飞逝了过去。

    周六早上摆摊结束后,秦建国从下午开始,就陪在了秦风身边。

    秦建国这个星期和上周一样,周五晚上出去约会了一次,对象未知,但秦风从他的神情上大概能判断出,对方是个女的,而且看样子有极大的可能会成为他的后妈。就这一点而言,秦风多少有点叹服重生引发的蝴蝶效应。要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退学摆摊,秦建国压根儿就不可能有和人出去约会的本钱。

    秦风在好奇了几天后,现在已经渐渐把心放了下来。想必秦建国在吃过一次卢丽萍的亏后,这回再找老婆,肯定会多个心眼。而且以秦建国一没钱二没权,除了长相还勉强称得上中年老帅哥,几乎没什么别的吸引女人的地方。这种情况下,他的二婚对象别有居心或者不靠谱的几率,应该是无限小的。

    秦建国自以为瞒得很好,秦风也不打草惊蛇,继续让老爸保持暗爽的状态。

    下午点心时间过后,父子俩趁着天亮一人端着一个铝壳饭盒吃过晚饭,早早地就把摊子推到了十里亭路上。

    这几天秦风和娟姨和合作,进行得非常顺利。

    原本看似仅仅是单方面对娟姨有利的局面,这几天悄然间已经有了变化。

    个别在娟姨店里买了衣服的客人,在尝过秦风送的油炸烤串的滋味后,俨然是把秦风这个摊子记在了心里,他们不仅自己做了回头客,还主动给秦风带来不少新的客人。

    宵夜场的生意越来越红火,连着好多天,秦风每天带出来的货,全都卖得精光,以至于许多在周围开店的老板,全都不得不把吃宵夜的时间提前半个小时左右。

    这天晚上,秦风的生意达到了这两个月来的最高峰,才卖到9点半,连宵夜的高峰时间都还没过,推车上的东西居然就已经卖得一干二净。

    “小风,你怎么不多带点东西出来啊?”原本还指望着周末促销能多卖几件衣服的娟姨,很是不满地抱怨着。

    秦风清扫着地面,笑着回答:“家里冰箱太小,早上东西买太多,冰箱放不下啊。”

    “那就换个大点的冰箱嘛!”娟姨脱口而出道。

    秦建国非常实诚地来了句:“房子太小,再买个冰箱也没地方放。”

    “那去买间大点的房子嘛!”娟姨笑着说道。

    这下就算是秦建国这种老实人,也听出这是句玩笑话,他笑着回答道:“哪有这么容易啊,现在房子这么贵。”

    “不贵,不贵,哪里贵了,一个平方也就一万来块,小风干个五六年,你再把自己原来的房子卖了,不就能买间大的了?”还是娟姨精明,一下就看出秦风这个摊子的吸金能力。

    秦风装傻道:“娟姨,你别再说了,再说下去我该买飞机了。”

    “那可说不定啊,小风,我要是像你这么大年纪就出来做买卖,现在搞不好真的买得起飞机了。”娟姨老毛病发作,开始吹牛逼。

    秦建国却被娟姨这话捧得直乐,当真道:“借你吉言,要是小风哪天真买飞机了,我们第一个请你上去坐坐。”

    娟姨呵呵直笑。

    秦风无语地拉了拉秦建国,道:“爸,走了。”

    跟娟姨道了别,父子俩推着推车,从大马路往回走。

    一路上秦风遇上了三拨来找他吃宵夜的人,见秦风的东西都卖光了,这三拨客人全都是同一副失望的样子。

    秦建国嘴上说着不好意思,可见秦风生意这么好,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回到家里,将瓶瓶罐罐洗干净,秦风就开始盘账。

    拿出记账的笔记本,秦风按了十来分钟计算器后,得出了一个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数字。

    从2月13号晚上开始,到2月28号,总共15个半的营业日,扣除这个过程中微薄的生活成本,秦风的账上,多出了整整6428.5元。

    秦建国看到这个数字,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是……这个月的收入?”秦建国指着秦风的笔记本,声音居然有点发颤。

    “不是……”秦风摇了摇头,“是这半个月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