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七章 拆迁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进入三月,东瓯市才终于有了点开春的样子。栽种在马路两旁的小树,焕发着勃勃生机,枝桠渐长,绿意宛然。上班的人们已然从过年的余韵中缓过神来,清晨上班时走在路上,脸上再看不到假日后的睡意朦胧,学生们也是个顶个的生龙活虎,日益沉重的学业压力,根本压不垮神经坚韧的熊孩子。

    秦风很喜欢2004年的这个三月。

    这个三月,是秦风自打摆摊以来,遇上的第一个完整的工作月份,而且3月1号这天又正逢星期一,光就日子而言,可谓是“正”得不能再正了。这让身为轻度强迫症患者的秦风,在看日历的时候,内心不由生出一股祥和的安宁之感。

    气温渐渐升高,每天吃宵夜的人也多了起来。秦风为了照顾晚上的大生意,于是索性又调整了一次出摊的时间,直接放弃了早上的第一波,改为下午3点出摊。

    这么一来,秦风既满足了晚上客人的需求,也完美地解决了每天早上尾货滞销的问题,唯一可怜的就是十八中后巷的那条老狗,就此少了一个喂养它的人。

    靠着宵夜的回头客,从三月份的第二个星期开始,秦风每天定量带出门的1000串烤串,出货量便完美地定格在了100%这个数据上。每天晚上,慕名而来的食客都会在10点半之前将秦风摊子上的东西抢购一空。

    秦风的东西足够新鲜,而且味道也好,再加上几个算不上招牌菜的招牌菜,不知不觉间,名气就开始向外扩散,有的时候,甚至会有住在很远之外的客人,特地大晚上的开车过来吃。

    就这样连续过了半个月,三月中旬之后,秦风的主力客户群,俨然已经从学生群体,转移到了社会群体。

    “南哥,你怎么早上都不出摊了啊?”周三下午3点半,一个小学生站在秦风摊前,一边吃着饺子皮,一边装老成地跟秦风攀交情。

    “因为熊孩子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秦风心里暗暗说着,微笑着回答道:“早上吃的人太少,来来回回还得花一个小时,赚不了几个钱不说,还耽误自己吃午饭。”

    小学生故作明了,表情深沉地点了点头:“嗯,有道理,不过我还是觉得你早上也出来摆摊比较好,毕竟蚊子再小也是肉,多赚几个钱,你也可以早点攒够老婆本。”

    “我去,你才几岁啊,跟我谈老婆本?”秦风被这装大人的孩子逗笑了。

    小学生觉得尊严受损,反驳道:“什么啊,你也没比我大几岁嘛,我六年级了好不好!”

    “好,好,六年级了……”秦风笑着点头道。

    小学生眼神不善地看秦风一眼,哼了一声,气鼓鼓地走了。

    秦风看着那小家伙的背影,无语地摇了摇头。这人啊,都是这样,越幼稚越喜欢装老成,越沧桑越喜欢扮嫩,总归是没什么就想要什么,缺什么就想有什么。

    挥手赶了赶开始猖獗的苍蝇,秦风转过头,朝不远处的烤串大妈那儿看了一眼。

    烤串大妈这些天对秦风脸色不错,在她看来,秦风早上不再出摊,那是对她的妥协让步,很少,很尊老爱幼。

    见秦风望过来,烤串大妈对秦风笑了笑,隔着十来米大声喊道:“星期三小学放学得早啊!”

    “是啊,不过就是没什么生意!”秦风大喊着回答道。

    烤串大妈接着喊道:“西边马路在施工,巷子口被堵上了!”

    秦风恍然大悟。

    04年算是东瓯市旧城改造末期的末期,最后一点老房子,将会在这一年被拆迁一空。

    比方说,十八中后巷的这一片。

    在秦风对十八中后巷最后的记忆中,这条巷子一直处于废墟状态,整条街几乎所有的屋子都被拆成了破烂,只剩下大概三五间房子,空落落地停在了废墟的中央,其中就包括传闻中闹鬼闹得很凶的那间。

    拆迁过后,因为政府和开发商扯皮不断,所以这里的建筑垃圾一直都没人处理,直到06年秦风考上大学之后,这块被东瓯市媒体诟病为城市疮疤的地段,才得到了修复。所以对十八中的学生而言,他们差不多就是在废墟中来来回回走了两年。

    秦风侧耳倾听从远处传来的机器隆隆作响的大动静,没一会儿,那声音竟越来越响,越来越近,伴随着一阵尖叫和怒吼声,十八中巷口突然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

    偌大的挖掘机,挥舞着巨大坚硬的机械臂,高高举起,重重落下。

    哐哐铛铛一阵响,巷子最外面的屋子,就被砸穿了墙。

    “我靠!”秦风惊声一喊,赶紧推起车子就朝另一头的十里亭路跑去。

    烤串大妈也是惊讶不已,完全没料到这拆迁队说来就来了,却是选了个和秦风相当的方向,推着车子扎进了边上的小弄堂。

    秦风把车推到十里亭路,身后的拆迁动静依然清晰可闻。

    几分钟后,十八中的传达室内走出几个火急火燎的人,周海云带着一群老师匆匆地从秦风的摊子前经过,路过的霎那,周海云和秦风对视一眼,脚步不由自主地一顿。她早就听说秦风退学后在学校后面的巷子里摆摊卖烤串,但今天却是她头一回见到秦风。

    秦风朝周海云点了点头。

    周海云没什么反应,短暂的小停顿过后,就马上冲进了巷子。

    片刻后,巷子内的拆迁声停了下来。

    周海云一脸不爽地从巷子里走出来,跟身边的曾志文、王道安他们几个说道:“真是的,拆房子也要看时间嘛,学生还在上课呢!”

    两位政教处的副手自然是连声附和。

    等走到秦风的摊子前,周海云终于有空说话了,指着秦风笑道:“这孩子不错,不读书了还知道出来摆摊,比咱们学校里那些闹事鬼强多了。”

    曾志文笑着点点头:“其实早点进入社会也挺好,总比考不上大学在学校里瞎浪费时间强。”

    他们俩虽然说的是秦风,但压根儿都没正眼看秦风一下,说着话,就跟一阵风似的从秦风面前过去了。

    秦风瘪瘪嘴,心说老子这辈子要去考大学,直接考个211恶心死你们几个鳖孙,然后摇了摇头,将推车直接推到了娟姨的店门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