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八章 绸缪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十八中后巷的拆迁,持续了2天时间,因为拆迁队唯一能动工的时间,就只有下午放学到晚饭饭点这么一小段。2天时间里,十八中后巷内尘土飞扬,连带着也多少影响了秦风的生意。不过这种事情属于天灾人祸,秦风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待到2天之后,十八中后巷终于变成了秦风印象中那个废墟的模样,只剩下几间孤零零的屋子,还伫立在满目疮痍的土地上。为了掩盖这一片未完工的地方,施工方还在废墟外盖了一圈围墙,很是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

    此情此景,让附近的熊孩子们异常欣喜。

    周六下午秦风来摆摊的时候,十八中后巷的这片废墟上到处可见穿着校服疯跑的小屁孩。

    秦风这次没有对小屁孩们的行为表示嗤之以鼻,因为他小时候也这么干过。

    秦风回想自己的童年,正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东瓯市大搞城市改造的初期,那时候他家并不住在现在的小区,而是住在临近江边的一片平房内。

    当年市政府花了大价钱,要在距离秦风家不远处的江边修一个超大型综合广场,那广场造了足足有5年时间,秦风和儿时的玩伴就在那工地上玩了足足5年。

    对于极具探险精神的懵懂小屁孩来说,工地以及工地上的毛胚房,还有附近零零散散的大型仓库,简直就是天然的娱乐场所。

    秦风他们把那些地方当作游乐场,当作秘密基地,甚至当作公共厕所。没经历过那段时光的人,永远无法想象,当你好不容易掀开一块沉重的瓦砾,以期望从下头找到某些“宝藏”,结果却意外地发现里头装的是一坨便便,那一刻是什么心情……

    思绪飘到这里,往昔的画面情不自禁地跃然脑中,这让秦风不可避免地觉得有点犯恶心。

    甩了甩脑袋,将这些早已过去快20年的乱七八糟的记忆甩开,秦风捂着鼻子深吸了一口气,又把注意力放回到了生意上。

    由于这片屋子被拆,附近的居民几乎都搬走了,秦风下午的点心生意差了许多,而在眼前闹腾的这群小猴子,明显又是口袋里没几个钢镚的困难户,买一串牛肉饺子,还得两个人分着吃。

    秦风招呼完两个满手是灰的小屁孩,又对往后两年的生意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他的摊子,现在算是初步打出招牌了,所以要搬离十八中后巷,那绝对是昏招中的昏招,可要是不搬,以这里眼下的环境,若是几个月后在这里开店,秦风又拿不准客人是否愿意到这里来。毕竟这地方现在根本没法开车进来,更别提晚上连路灯都没有,绝对是杀人越货、作奸犯科的好地方。

    所以要想在这里开店,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把这里堆成山的残砖断瓦给弄走。

    试想上辈子这里的废墟花了两年才被处理掉,所以找政府找媒体显然是没用的。要弄走这些东西,只能靠自己。

    秦风简单地计算了一下这一百米路段上屋子的总重量,他假设这里的建筑垃圾总重为1000吨,以一辆载重10吨的卡车来运,至少得运上100次,每次运费算100元,100次就是一万。嗯,贵得不算离谱,只是他一个月的收入而已,尚可承担。

    秦风打定了主意后,却没有马上就行动。

    因为在此之前,他得先把斜对着十八中后门的那三间在废墟中苟延残喘的“鬼屋”租下来。

    第二天周日,秦风早上跑了杂货市场,补完货后,下午没有出摊,而是带着一桶油漆来到那鬼屋前,鬼鬼祟祟地在外墙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拆字。然后在下面留下了自家的电话号码。

    在秦风想来,这几间屋子之所以两年都没被拆掉,肯定不会是因为“闹鬼”的原因,真正的关键,恐怕还是房子的主人。

    涂完油漆回到家里,秦风从下午一直等到晚上8点多,家里平时很少有动静的电话,终于响了起来。

    秦建国最近这段时间听到电话铃声的反应,就跟巴普洛夫的小狗听到摇铃似的,心情格外兴奋。

    “是我的电话。”秦风抢在老爸之前,拿起了话筒。

    放到耳边一听,那头传来的声音,果然并非女声。

    “你是拆房子的?”声音很苍老,而且充满了愤怒。

    秦风特地把话筒从耳边移开,朝向秦建国,然后就听对面那老头怒吼道:“你们要是敢拆我家的房子,我就跟你们拼命!我家这三间房,至少值200万,少给一分钱你们都别想动!”

    秦建国听不是“那位”打来的,略感失望之余,也微微松了口气。那件事,他还不想让秦风知道。

    秦风冲秦建国笑了笑,对着话筒道:“阿公,你房子墙上的那个字是我写的,不过我不是拆房子的,我想租你家的房子。”

    “租房?”老头显得很是疑惑,反问道,“那边都拆成那个样子了,你还要租?你租过去干嘛?”

    秦风笑着回答:“开店。”

    “开店?”老头更惊讶了,“那种地方你怎么开店?小伙子,你该不会是开放商找来骗我的吧?”

    “阿公,你放心好了,我真是要开店。我现在就在十八中后巷摆摊卖烤串,你要是不信的话,附近三所学校几千个学生都能给我作证。”秦风解释道。

    “哦……你是啊!你是那个摆摊的小伙子?”老头恍然大悟道,他住的地方,显然离十八中后巷不远,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发现秦风写在墙上的字。

    身份得到确认,生意就好谈了。

    两个人约了个时间,下周周日找个地方再谈细节。

    秦风愉快地结束了通话后,秦建国这才不解地问道:“你这就打算开店了?”

    “嗯。”秦风点点头,给秦建国交代起自己的想法,“很快就要到夏天了,暑假一到,宵夜的生意至少是现在的两倍,要是开店的话,一个晚上哪怕只接待10桌客人,一桌哪怕只赚100块,一天也能进账1000。”

    “那一个月下来……不就有3万来块?”秦建国再度颤抖了,“卖烤串的店,能赚这么多钱?”

    “爸,我说的这个属于乐观估计,具体能赚多少,还得看到时候我怎么经营。不过你放心,不管怎么算,开店肯定比摆摊赚钱。”秦风自信说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