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九章 薯条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东瓯市在春分这天迎来了一场豪雨,纵然秦风的推车附带超大遮阳篷,但来吃烤串的学生还是少了许多。

    毫无疑问,在火热了差不多一整个季度后,牛肉饺子对学生们的吸引力已经降低到了和其他食材相同的水准,相比之下,倒是一些住得远的客人,比较在乎牛肉饺子这玩意儿。

    这种现场很容易解释:就像住在八达岭边上的首都居民,从来不会觉得长城是什么不去看一眼就会遗憾终生的旅游胜地,唯有秦风这种活了两辈子都不见得会去首都一趟的南方土鳖,才会认为不到长城非好汉是至理名言。

    秦风早料到学生们会出现这种喜新厌旧的心理,一看到市场疲软,立马便采取了相应措施。

    周二早上,秦风到菜市场进货时,特地多买了20个土豆。

    土豆全都是精挑细选来的,每一个的净重都控制在一斤上下,大小和形状也是差不多的样子。

    按照秦风的刀工,一个土豆大概能切出20根薯条,但是很显然,如果一份薯条只有20根的话,学生是绝对不会买账的。所以为了能顺利出货,秦风非常有想法地从每份薯条里又抽出15根,按照差不多3比2的比例,将这15根薯条切成了2段。

    如此犀利的一刀,让20根薯条瞬间变身成了40根,成本半分钱都没加,而且增加数量还是其次,更为关键的,秦风认为这样的处理,能极为有效地为客户带去良好的用餐体验——

    试想一下,一包廉价薯条,不仅在质量上和正规快餐店的薯条看齐,而且数量上也略超正规快餐店,并且其中还存在好几根“极长”的薯条,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没错,这就是占便宜的感觉……

    用来装薯条的纸盒,是秦风上上个星期就预备好的专用纸盒。纸盒子不便宜,5分钱一个,投入是竹签的5倍,更不用说到时候卖还得另外再添一根吃东西用的竹签,这就相当于是6倍成本。

    有鉴于薯条的附加成本过高,于是秦风丧心病狂地把价钱定在了三块钱一份。

    周二下午出门时,推车玻璃罩上的价格表上,又多了一个新成员——薯条,3元一份。

    来到十八中后巷废墟前,因为拆迁产生的各种飞灰,这几天淋了几场雨后,已经沉淀得差不多了。废墟里长出的野草,更是让这个地方看起来就跟人类遗迹似的,这种新鲜的场景,使得十八中后巷在拆迁之后,经过这里的学生不减反增。

    秦风将推车停在相对空间开阔的“鬼屋”门前,和烤串大妈隔开了七八十米,彻底杜绝了容易在同行之间爆发的不良情绪。

    老母猪肉事件后,烤串大妈很敏锐地抓住时机,推出了正宗的猪肉馅饺子,就是拿传统饺子直接油炸,卖一块五一串,按照成本来算,简直黑得不要不要的,可偏偏学生们就是容易犯贱,一些平日里根本不喜欢吃饺子的学生,居然放言说烤串大妈的饺子有特么家的味道,不仅有益身体健康,最主要是每串还比秦风的便宜5毛钱。

    秦风于是再度重蹈了和咆哮哥交锋的覆辙,被烤串大妈抢去不少熟客。

    3点半过后,十八中后巷并没有出现多少前来接孩子的家长的身影,由于道路情况太差,现在附近小学学生的家长,大多喜欢从大马路走。

    不过好在东瓯市这小地方的家长,在04年这个阶段依然有不少奉行放养政策,所以放学之后,绝大多数孩子,还是自己独自回家的。

    秦风等到4点多,远处的废墟上,终于出现了几个小黑点。

    放了学的小学熊孩子们,开心地在钢筋混凝土之间嬉闹着,嘴里喊着各种幼稚而充满童真的话语,慢慢地接近了秦风的摊子。

    熊孩子们全都和秦风混得很熟,见秦风今天把摊子摆在这么不吉利的地段上,顿时猎奇心理大起,眼里透着兴奋和刺激,问道:“南哥,你身后这屋子是鬼屋啊,你不怕吗?”

    秦风道:“当然怕。”

    熊孩子不解问道:“怕你还把摊子摆这里?”

    “除了这里,这路上还有别的地方可以摆摊吗?”秦风反问道。

    熊孩子们左右环顾一周,发现还真没有比这里更适合摆摊的,不禁赞叹道:“南哥,你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别这么说嘛,我来卖烤串,主要还是因为怀有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秦风随口扯蛋道。

    笑点远不如后世那么高的熊孩子们,听得哈哈直笑。

    秦风趁机推销道:“我新做了一些薯条,你们要不要尝尝味道?”

    “免费的吗?”熊孩子不按套路来。

    秦风呵呵一笑,用免费赠送一般的口吻说道:“很便宜的,只要3块钱。”

    三个熊孩子立马收起笑容,觉得智商受到了侮辱。

    “3块钱还便宜?哪里便宜了?”

    “就是,都和大排一个价了!”

    “南哥,骗小孩属于犯罪行为啊……”

    秦风全当没听见,继续推销道:“肯德基的小薯条6块5一包,味道跟我的一样,东西还没我这里的多,你们还不是照样吃得很嗨皮?”

    这话有理,几个熊孩子稍作比较,内心深处占便宜的心理已然被秦风唤醒,三个人互相打量了一番,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对薯条的念想。

    短暂的思想斗争后,三个熊孩子很不在乎面子地各出一块钱,凑出了一包薯条。

    秦风笑呵呵地接过钱,将薯条重新下锅热了一遍,十几秒后捞出来沥干,撒上一点细盐,装袋之后,难得大方地多附赠了两根竹签,递给了站在中间的熊孩子。

    熊孩子接过热乎的薯条,表情很夸张地深吸了一口气,他边上的两个同伴,则是迫不及待地马上拿竹签叉薯条。

    无论任何东西,抢着吃总是能美味倍增,再加上秦风的烹调手法可是从阿庆楼学来的,质量相当过硬,所以小小一包薯条,没两分钟,就被抢了个精光。

    熊孩子们一人才吃到十几根,自然是意犹未尽,走出十几米后一商量,又小跑着赶了回来,大声道:“南哥,再来一包!”

    边上正好来了另一波小学生,一听这话,不由惊讶道:“南哥这里也有再来一包的活动?”

    秦风赶紧解释:“他的意思是再买一包。”一边说着,从玻璃罩里拿出了薯条。

    新来的小学生们不禁好奇道:“这是薯条?”

    “对。”秦风回答道。

    新来的小学生问废话道:“味道好不好?”

    刚折回来的熊孩子马上抢着回答:“超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