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二章 请客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傍晚时分,路上除了车还是车,秦风穿街过巷一路向北,走了将近20分钟,终于看到了隔岸灯火通明的瓯江。没地方可去的时候,秦风总喜欢来这里看看,怀念一下过去,也顺便吃一碗打小就非常热衷的鱼丸面。

    工艺地道的老面馆,此时正位于江滨大道一处被特批保留下来的小弄堂里头。

    小弄堂名叫东门巷,十年之后,东门巷发展成了东瓯市市区著名的小众装逼青年聚集地,里头除了各种廉价的咖啡吧、酒吧和茶馆,还汇聚了COSPLAY、沙画、自制香皂、木工之类的玩意儿,很是受年轻人的欢迎。

    但现在,这里还保留着颇为纯粹的老宅风格。

    小巷的路面铺的是青石板,石板之间零星地点缀了一些鹅卵石,由于这些天湿气比较重,石板上长满了毛茸茸的青苔,走在上面,得小心地控制重心,以免滑倒。

    巷子两侧的房屋,绝大多数是古香古色的二进院子,屋子全都是木质结构,各种电线从低矮的屋檐上方交汇穿过,形成一片复杂到令人眼花的线路网。

    楼上打开的窗户前,各家各户都晾晒着衣服,有的衣服甚至直接被挂在电线上,做法很危险,却又有着一股莫名的人情味。

    秦风沿着巷子走了两三分钟,便到了那家令他魂牵梦绕多年的鱼丸店。在秦风的记忆中,从高二开始,他就再没来这里吃过面,等多年后的某日再次想起,东门巷却再也不是印象中的东门巷,鱼丸店更是早已消失在了沧海桑田的巨变之中。

    掌勺的大娘见到秦风走进店里,露出微微一笑,说:“好久没见你来了啊。”

    “我家离这里太远了。”秦风淡淡说道,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店里的生意并不像秦风想象中那么好,明明是饭点,却只有他一个客人。

    “还是放马鲛吗?”大娘似乎有着非凡的记忆,能记住每一个到这里吃过面的客人的口味。

    秦风嗯了一声,感慨道:“这条巷子太偏了。”

    大娘自然明白秦风的意思,微笑着道:“没办法,现在临街的店面都租不起了。”

    秦风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大娘将热乎乎的面条端了上来,秦风先尝了一口用鱼丸熬出来的清汤,鲜香的味道,令他顿时胃口大开。

    三两口吃完一大碗面,掏出一张10元纸币递过去,居然还找回来5元。

    “阿婆,你卖得这么便宜,肯定租不起好的店面啊。”秦风接过零钱,开了个玩笑。

    大娘脸上写着无奈,苦笑道:“都是老客,价钱提抬高不好意思,差不多能保本就行了。”

    秦风心里叹了口气。有些生意人,根本就不是生意人,而是手艺人。手艺人做生意,就像技术员搞企业,要么飞龙在天,要么尸骨无存。

    秦风有心想跟大娘透露一下十八中后巷那几间破房子的消息,不过话到嘴边,却又憋了回去。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闲事还是别瞎掺和了。

    填饱肚子出了东门巷,巷子外正对的就是区政府造了5年的江滨广场。

    现在天气还不热,广场上远不如夏天那么热闹,只有寥寥几个孩子在尖叫着疯跑。

    秦风穿过马路,走到广场上继续怀旧,只是闲逛了一圈后,却觉得并没什么好怀念的,不由自嘲地笑了笑。

    他看了看表,见时间已经过了6点半,想来老爸和准后妈应该已经出门了,便打算先回家,只是刚迈出几步,街对面又走来几个年轻人,三男四女,其中一位姑娘,让秦风瞬间改变了行进路线。

    “苏糖。”秦风迎着她,径直走了过去。

    不知是不是母女商量好的,今天苏糖的打扮,也和平时略有不同。

    一身普通的休闲服,代替老土的校服,虽然衣服本身毫无亮点,可却将苏糖纤细窈窕的身材衬得很显眼,长腿、细腰以及规模不小的胸部,全都轮廓毕现。她将一头长发,盘成一个大大的发髻,留海也翻了上去,自信地将额头全都露出来,让人看着相当清爽。脸上应该画了点淡妆,秦风走近时,能闻到苏糖身上那股和豆腐西施非常相似的脂粉味。

    原本正和同学们聊得热闹的苏糖,乍然遇到秦风,一时间居然不知该说些什么,眼见着微笑走到跟前的秦风,怔了2秒了,才想出一句合适的话来,挤出一个笑脸,说:“好巧啊。”

    秦风多少能感觉出气氛的小尴尬,说到底,目前他和苏糖的关系,也仅仅是略高于点头之交而已。小姑娘和一群同学出来玩,莫名遇到一个半熟不熟的人,难免会觉得不自在。

    原则上,秦风是很不愿意当别人的电灯泡的,但对象如果换成是苏糖的话,那必须得另当别论。

    “和同学出来玩啊?”秦风问了句废话。

    苏糖伸手一指站在她边上的另一个小美女,道:“同学生日。”

    秦风马上冲那小美女来了句:“生日快乐。”

    小美女喜滋滋一笑,说:“谢谢。”

    秦风马上又把目光转回到苏糖身上,搞得跟苏糖有多熟似的,轻松自在地接着问道:“你们现在是要去吃饭?”

    苏糖被秦风这么一带,居然也有了点熟人聊天的节奏,摇了摇头,解释道:“刚刚吃完,准备去唱歌。”

    秦风继续微笑着扯闲话道:“这么早就吃完了,你们效率够高的啊。”

    跟在苏糖边上的一个男生终于站不住了,他向前走出一步,心思昭然若揭地挡在苏糖和秦风之间,问道:“苏糖,他是谁啊?”

    苏糖立马就被问住了。

    她该怎么介绍秦风?

    客户?太搞笑了,顶多就是每天上门买豆腐干的客人,这算哪门子的客户啊!

    校友?更搞笑了,全校几千人,人人都是校友好不好?

    那么……朋友?可是她和秦风根本谈不上什么交情啊!

    “他是……”苏糖支吾着,纠结着半天答不出来。

    秦风很无奈,只能自我介绍道:“我叫秦风,十八中后巷卖烤串的。”

    苏糖的几个同学恍然大悟,终于把秦风给认了出来。

    “哦……原来是你啊,难怪看着这么眼熟!”

    “别人不是叫你南哥吗?你怎么又叫什么秦风了?”

    “我去你摊子买过东西!”

    几个女生立马叽叽喳喳起来。

    秦风呵呵笑着,很自来熟地说道:“你们要去唱歌是吧,加我一个吧。”

    此话一出,站在秦风和苏糖之间的那个男生,马上就皱起了眉头。其他几个人,也是全都陷入了沉默。很显然,包括苏糖在内,这群人并不乐意带上秦风,几个人纷纷把目光投向苏糖,苏糖看了秦风一眼,神情为难道:“秦风,我们还是想自己……”

    “我请客。”秦风打断了苏糖的话,又微笑着补充道,“相逢就是缘分,难得今天遇上,我请今天的寿星去唱唱歌,就当生日礼物了,而且我保证不抢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