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三章 游戏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对于如何搞定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早就有了一套办法。总结起来,一共就是7个字:真诚、送礼、不要脸。于是前一秒还身为路人甲的秦风,下一秒莫名其妙就变成了苏糖这个小群体的一份子。

    “这是雅静,她叫胡爽,她叫子君……”苏糖主动承担起了沟通新老成员的任务,给秦风介绍几个同学的名字。

    秦风一一用心记下,等苏糖说完,便听一直就以领头姿态说话的黄震宇道:“你应该比我们小一届吧,我看就别叫名字了,全都叫学长和学姐也可以的。”

    秦风呵呵一笑,半点不给黄震宇面子道:“我都不读书了,还学个屁的长啊!”

    黄震宇准备不足,顿时哑口无言。

    几个女生全都听得咯咯直笑,见黄震宇吃瘪,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尤其是今天的主角刘雅静,反而还揶揄起黄震宇来,笑着说道:“黄震宇,你就别跟我们南哥耍嘴皮子了,听说咱们学校后面那个卖老母猪肉的,可是活生生让南哥说跑了,待会儿要是南哥把你说得想跳江,我们可拦不住。”

    黄震宇听得满肚子是火,可面对着一群女生,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来,只能冷哼一声,酸不拉唧地来了句:“秦风这些早点进社会的人,就是跟我们这些学生不一样啊。”

    秦风打蛇随棍上,笑着回答:“别急,你很快也要进社会了,十八中的教学质量我还是清楚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安静了。

    苏糖恼怒地在秦风肩上一拍,蹙眉道:“说什么呢!搞得好像我们都考不上大学似的。”

    “我的意思是大学顶多四年,四年一转眼就过去了啊!”秦风反应很快地解释道。

    “这还差不多……”苏糖白了秦风一眼。

    秦风心里嘀咕:这小妮子可真要强,性格肯定遗传她爸的。

    这时胡爽却帮着秦风说话道:“苏糖,你别这样嘛,南哥也没说错啊,去年我们学校就一个二本都没出……再说了,你说我们这里几个人,谁敢说自己一定能考上大学啊?反正我是不对二本抱什么希望,要能考个第四批,我就阿弥陀佛了。”

    黄震宇灌着不要钱的心灵鸡汤,企图找回一点存在感,一本正经地说:“事在人为,你这么丧气干嘛?”

    子君却马上笑着揭他的老底:“搞得好像你能考上二本一样。”

    黄震宇被连续撩拨了几回,终于有点忍不住了,硬着脖子道:“还有一年多时间好不好,你敢说我一定考不上吗?”

    “行了,行了,有什么好争的啊,等明年考了不就知道了。”一直没开口的张伟说道。

    几个人一吵,气氛就有点不愉快。

    身为这群人中真正的主心骨,只好由苏糖出来打圆场道:“别说这个了,还早着呢,明年会发生什么谁知道。”

    令十八中众学渣难过的话题就此揭过。

    气氛沉闷了片刻后,刘雅静见场面太安静,随口问秦风道:“南哥,你平时怎么做生意啊?”

    “怎么做生意?”秦风笑了笑,“这件事说来话长啊。”

    “话长好啊,咱们走过去至少得20分钟,你只管说好了。”刘雅静大咧咧道。

    秦风笑了笑,也不扭捏,单刀直入地就开讲了:“我这生意,应该说是既简单又麻烦,在你们看来,好像我每天就是站在摊子后面做烤串,但其实在出摊之前,准备工作还是挺多的。我虽然是下午才出摊,不过每天早上差不多5点钟就要起来,去菜市场进货……”

    秦风是中文系毕业,毕业后做的工作,又经常需要和人打交道,所以表达能力向来过硬。

    原本枯燥乏味的生意经,经秦风的嘴巴一说,顿时变成了专业又有趣的活动。

    一开始并没不怎么认真的几个人,不知不觉就被带进了秦风的日常生活里,连黄震宇都听得有点入了神。

    等秦风说到每天晚上10点多才收工,黄震宇心里快速地计算了一下,不由惊讶道:“早上5点起床,晚上差不多11点才睡,你每天岂不是要工作超过16个小时?”

    “是啊,所以才叫辛苦钱嘛!”秦风笑着回答。

    “那你每个月能挣多少钱?”黄震宇忙追问道。

    秦风道:“这属于商业机密,反正够请客就是了。”

    黄震宇又讨了个没趣,苏糖突然道:“他现在一个月至少能赚七八千,你们也不算算,他一天能卖多少串牛肉饺子,一串饺子他就能赚一块钱呢!”

    “哇,你出卖我啊?”秦风半开玩笑地说着,算是默认了这个事实上被低估的数字。

    黄震宇和刘雅静几个人一听,顿时全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这几个人家里,估计没有做生意的,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摆路边摊居然能赚这么多钱。

    倒是苏糖,卖完秦风后,又给秦风解释起来:“其实七八千也正常,你们算算啊,他干一天相当于别人干两天,周末又不休息,一个月差不多就是别人2个半月的工作量,这么拼命要是赚不来七八千,那还不如不干呢!”

    苏糖这么一说,几个人总算释然了。

    黄震宇道:“那这和民工有什么区别?根本就是当苦力嘛!”

    秦风根本懒得跟他解释什么叫扩大再生产,随口敷衍着说劳动不分贵贱,几个人又走了几分钟,终于来到了位于江滨大道路口的嘉乐迪。

    从狭小的楼梯口进去,8个人要了一个小包厢。

    黄震宇有心要让秦风出点血,又自作主张地点了一个小果盘。秦风一看反正已经在破财的道路上走远了,索性再大方些,直接把小果盘换成了大果盘。

    进了包厢,听秦风说了一路创业史的女孩子,也没心思再接着听,几个人都等着想唱两嗓子,便将秦风撂到了一边。

    黄震宇应该没少来这种地方,很是熟稔地先给自己点了歌,麦克风更是一早就握在手上。

    “喂喂喂。”黄震宇试了试声音,然后转过头来看苏糖一眼,暧昧地来了句,“希望我自己梦想成真。”

    房间里但凡智商及格的,全都看得出黄震宇是什么意思。

    秦风心里好笑,要是用眼神就能泡到小,那眼科医院早特么干掉微软了好吧。

    苏糖有点尴尬,装作没听懂,坐到了秦风对面。

    包厢里旋即响起光良《第一次》的旋律,然后黄震宇干咳两声,掐着嗓子唱出了第一句:“当你看着我,我没有开口,已被你猜透……”

    不得不说,黄震宇的歌喉,距离光良的声线还差得挺远。

    秦风被那做作的嗓音搞得浑身一哆嗦,向来掩饰得很好的内心,这一瞬间彻底暴露了出来,他表情夸张地瘪了瘪嘴,那万分嫌弃的样子,惹得苏糖忍不住笑出声来。

    黄震宇听到笑声,立马转过头看,苏糖赶紧摆手道:“没事,没事,你接着唱。”

    毫无自知之明的黄震宇还当苏糖这是被自己的歌声震到了,转回去后,唱得越发投入。

    秦风叹了口气,小声对苏糖抱怨道:“真折磨人啊。”

    苏糖笑道:“嫌他唱得难听,你自己怎么不去唱?”

    秦风耸了耸肩,用牙签挑起一块西瓜,塞进嘴里:“我还是老实吃水果吧,一百多块钱一份,能让你吃香蕉吃到撑了。”

    “这不赖我啊,是你自己打肿脸充胖子要的。”苏糖说着,也跟着加入了吃水果的行列。

    唱歌的人毕竟只有一个,站在边上等麦克风的几个人见秦风和苏糖开吃了,纷纷都凑了过来。

    刘雅静吃了两口,提议道:“做游戏吧,麦克风只有一个,光唱歌每个人得等半天。”

    子君道:“做什么游戏?”

    张伟从口袋里抽出一副没拆封的扑克牌,大声道:“早准备好了,真心话,抽牌,赢的人问,输的回答。”

    苏糖问道:“抽到一样大的怎么办?”

    “不会有一样大的,黑桃最大,梅花最小,每张牌都不一样大。”另一个一直没开口的男生张亮解释道。

    苏糖点了点头,拍板道:“那好吧,谁要是耍赖不说真话,那就让他今晚买单!”

    玩游戏显然要比听黄震宇唱歌来得有趣,更何况是这种窥探他人隐私的游戏,就连秦风都有点小兴奋了。

    拆开扑克牌,每个人各抽一张。

    秦风抽到牌一看,直接翻开来摊在桌上,然后站起身来,一脸认真看着苏糖问道:“我问你,你喜欢……”

    秦风故意拉长了声音,包厢里除了黄震宇难听的歌声,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

    苏糖看了眼桌上那张正司令,然后抬头盯住秦风,目光相当不善。

    秦风忽然一笑,出人意料地伸手一指正在唱歌的黄震宇,说出了这句话的后半截:“他吗?”

    苏糖先是一怔,继而像是松了口气,微笑着,非常平静地摇了摇头。

    几个人顿时就笑趴了,刘雅静很不淑女地高呼起来:“黄震宇,你今天不用表白了,南哥刚帮你问过,你已经被淘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