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命中注定(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真心话这种游戏,对于玻璃心的小屁孩来说,果然还是劲爆得有点过了头。黄震宇一首歌唱完,却发现自己居然失恋了——不对,是根本没开始就结束了,原本还活蹦乱跳的这货,立马就摆出了一副老子很忧郁的死相,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

    苏糖很冷血地根本没打算去安慰黄震宇两句,秦风估计这妮子应该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不然绝不可能这么淡定。游戏玩不下去了,至少刘雅静她们不太好意思再笑得太高兴,不然会显得很幸灾乐祸,于是扑克就真成了扑克,几个人改玩起了争上游,谁赢谁唱歌。

    秦风主动弃了权,光明正大地特地坐到苏糖身边看她打牌,这种小动作,苏糖就不好训斥了,只能无奈地让秦风贴在身边,看得黄震宇眼中越发充满哀愁。

    一首歌平均5分钟,20首歌唱完,时间便差不多快到9点。

    大家伙明天都要早起,见时间差不多了,刘雅静便说散伙。

    秦风很麻利地带头出门去买单,走到前台拿出银行卡一刷,看得一群小屁孩又是赞叹不已——银联卡02年才问世,一般人还很少有刷卡的习惯。

    黄震宇黑着脸,难得再对秦风的行为做任何评价,只是在心里默默嘀咕,暗想不就是一个摆路边摊的,到底哪来的底气如此装逼。内心深处简直酸得快化了。

    “不尽兴啊,下次有机会再出来玩。”买完单,张伟高声说道。

    秦风笑着把卡收好,说道:“下次AA。”

    “A什么A啊,你这么有钱,下回还找你请客!”刘雅静笑着大声开玩笑道。

    秦风没有接茬。今天晚上这一场,连水果带包厢费,加起来差不多接近400,重生以来这么好几个月,这笔消费算是最大的。要说不肉疼,那绝对是扯蛋。要知道,他每天辛辛苦苦干十几个小时,也就赚400出头而已。今天倒好,没出摊没挣钱,反倒倒贴进去400。

    秦风突然就奇怪了,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看到苏糖就走不动道了,要说就是再喜欢她,也不至于莫名其妙变得这么露骨啊。

    心中暗暗想着,跟在几个女生身后走过拐角,刚下楼梯,迎面就遇上了三个头发染得跟鸟窝似的非主流混混。

    两拨人对视一眼,井水不犯河水地交错而过。

    下了楼,话不多的张亮难得多嘴了一句,说:“三个白痴。”

    “走远点再说嘛,被他们听到就麻烦了。”胡爽担心地朝后面一看,见三个混混真的又下来了,赶紧把头转回来,紧张地拽了拽张亮的衣袖,连声道,“下来了,下来了!”

    张亮回头一看,看到三个混混站在不远处没动,淡淡一笑,道:“没事,他们没听见。”

    胡爽松了口气。

    八个人住的方向不一样,秦风和苏糖要往十八中的方向走,其他6个人,则是要沿着来KTV的路回去。所以尽管黄震宇心里头一百万个不乐意,可苏糖还是得跟秦风走一路,更不用说,刘雅静还在黄震宇伤口上撒了一大把工业盐,笑着嘱咐秦风道:“南哥,我们苏糖可就交给你了啊,别把她拿去卖了。”

    苏糖直皱眉道:“别乱讲好不好,我和这家伙不熟的!”

    黄震宇像是得到了解药,顿时眉开眼笑,秦风也不觉得尴尬,朝几个人挥挥手,言不由衷地客气道:“下次再出来玩。”

    一群人兵分两路。

    秦风和苏糖沿着大马路走了四五分钟,两个人都不说话。

    气氛有点小暧昧,苏糖觉得难以忍受,于是开口打破了沉默:“你搞什么啊,非要来凑我们的热闹,明天回学校雅静她们又要有得说了。”

    秦风笑了笑,明知故问道:“说什么?”

    “当然是你和我啊!”

    “我和你怎么了?”

    “你……”苏糖咬牙切齿地一跺脚,真生气了,“你再这么不着调,我自己打车走了啊!”

    秦风赶紧道歉,一本正经道:“学姐,你别急嘛,我就是跟你开开玩笑。”

    一声学姐,让苏糖微微消了气。她哼了一声,语气依然不快道:“你也知道我是你学姐啊,我再次警告你啊,不该想的事情别瞎想。”

    “懂,懂,我是摆摊的,咱们没可能的。”秦风装可怜道。

    苏糖心软了,轻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说嫌弃你,我的意思是……哎呀,反正我现在不打算考虑那些事情。”她说着,神情忽然有点悲伤起来:“秦风,你知道的,我家的条件其实也比较一般,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爸爸,我妈她就指望我考出好成绩,以后好找份好工作,我不能让我妈失望,你知道吧。”

    真是懂事的好姑娘啊,但是……如果嫁个有钱人,所有的问题不是都解决了?

    秦风三观颇为不正地想着,脸上却满是肃然地说道:“学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其实我的情况和你差不多……”这明明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可说这句话的时候,秦风心里却充满了欢乐,差点没笑出来。

    苏糖倒是被秦风吓着了,惊讶道:“你家里也……”

    “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就跟我爸离婚了,我觉得我爸养我太辛苦,才退学出来摆摊的。”秦风终于找到点诉苦的感觉。

    苏糖道:“我听说你是骂哭了周海云才被退学的啊!”

    秦风道:“我怎么可能有那种战斗力,海云阿姨是东瓯市教育圈的传奇好不好?”

    有了共同话题,气氛终于回归了正常。

    两人一路说一路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十里亭路和十八中后巷的路口。

    十八中后巷自从被拆成废墟后,里面唯一的一杆路灯已经毁了,一到晚上,就黑灯瞎火的,几乎看不清路。

    苏糖倒是胆大,二话不说直接往巷子里拐。

    秦风下意识拉住她的手,说:“走这里干嘛?”

    “这里近啊。”苏糖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近个屁哦,顶多少走5分钟的路,太黑了,还是走大路过吧。”秦风劝说道,拉着苏糖的手却没松开。

    苏糖感觉出不对劲,用犀利地目光盯住秦风。

    秦风夸张地啊了一声,装无辜地赶紧松开,连声道:“不好意思,没注意。”

    苏糖这次不再给面子了,气呼呼地径直就走进了巷子里。

    “真是的,放着好好的路不走,非走这种地方。”秦风嘟囔着,连忙跟了上去。

    苏糖听见身后秦风的脚步声,走路的速度马上加快几分。

    两个人就跟竞走似的,眨眼工夫就走出几十米。

    秦风紧赶慢赶,终于还是追上了苏糖。苏糖见跑不过秦风,索性也不跑了,她停下来,没好气地问道:“你跟着我干嘛?”

    “呃……因为……”秦风正在心里编段子,一颗水滴,突然掉在了他的脑袋上,好了,这下不用编了,随口就来,“因为下雨了,想快点跑回家。”

    “下雨了?”苏糖伸出手,细细的雨点,轻轻地打在了她细嫩的手心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