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命中注定(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一场暴雨,来得让人猝不及防。

    秦风和苏糖说话间,头顶上的云层,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用力挤出了大部分水分,雨点倾盆落下,转瞬之间,两人身上的衣服便被打湿了大半。

    “快走!”秦风大喊一声,抓起苏糖的手就跑。

    苏糖无语得很,但这种情况也只能任由秦风拉着,一齐朝着最近的那几间破屋子跑去。

    狂奔到破房子前,已然被淋成落汤鸡的秦风,推开根本没上锁的房门,和苏糖一起慌不择路地走了进去。

    久未住人的屋子里,居然通风不错,没有想象中霉味。

    秦风轻轻放开苏糖,直接脱下了被淋湿的外套。

    苏糖的衣服也全湿了,薄薄的上衣贴在胸前,曲线玲珑毕现,只可惜屋子里几乎没光,秦风没眼福看清这美好的画面。

    有了片瓦遮头,苏糖缓过劲来,总算想起这里是什么地方,她的脸色猛然一变,拉住了秦风的胳膊,颤声问道:“秦风……这里是鬼屋吧?”

    秦风见苏糖这么紧张,不禁莞尔一笑,语气轻松道:“恭喜你,猜对了。”

    苏糖缩了缩脖子,无意识地把身子都贴上了秦风的胳膊,道:“要不我们还是淋雨算了,打车回去也行。”

    秦风难得绅士了一回,没趁机揩油,轻声宽慰道:“这鬼屋就是人家叫着玩的,十里亭路离这儿就一百来米远,人气那么旺,什么鬼待得住啊?再说有我陪着你呢,别怕。”

    “你陪着我有什么用,你又不会抓鬼……”苏糖挽着秦风的手不敢松开。

    正说着,一阵脚步声匆匆从外头传来,三个身影几乎是紧随着两人,跑进了屋里。

    苏糖还当是真见鬼了,就跟小动物似的发出一声呜咽,抓着秦风的手重重一掐,掐得秦风疼得嘴角一抽。

    “妈拉个逼的,这逼的雨这么妈逼大!”跑进屋里的人第一时间开了口。

    秦风眉头一皱,直觉告诉他,这仨货绝对不是什么正经人。因为普通人就算要说脏话,也不会在短短十几个字里连用三个逼。

    咔嗒。

    一声轻响,漆黑的屋子里,窜起一道小火苗。

    秦风终于看清了来人。

    一个绿毛,一个红毛,一个黄毛,赫然就是他们刚才从KTV里出来时,遇到的那三个混混。

    秦风心里头隐隐升起一股不安。

    绿毛混混点了一根烟,火却没有马上灭掉,他举着打火机,眼睛直勾勾盯着苏糖,看了至少十几秒后,才将打火机一收,然后明显挑事地问道:“刚才是你叫我们白痴吧?”

    秦风不动声色地伸出手,抓起一根摆在墙边的棍子,沉声回答道:“我什么话都没说过,你们听错了。”

    “**!老子听力那么好会听错?”绿毛高声道。

    面对这种做人没底线的混混,无论讲什么道理都是白搭。

    秦风直截了当地冷冷反问道:“我看你们三个应该是跟了一路吧,到底想干什么?”

    绿毛完全不掩饰,笑着回答:“哟,居然被看出来了啊?”

    他吸了口烟,火光在黑暗中微微一眨,突然靠近了一些。

    秦风赶紧上前一步,把惊慌失措的苏糖保护在身后,恰好挡住了绿毛伸过来的那只贼手。

    绿毛没能摸到憧憬中的东西,脸色骤然一黑,发出了犹如动物求偶时那般暴躁的吼叫:“**!滚!”

    从KTV门口看到苏糖的那一刻起,绿毛的魂就被苏糖勾走了。原本绿毛只是想看看苏糖住在哪里,等什么时候有机会,就在路上堵一堵,能摸上一把,占点小便宜就好,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老天爷这么给面子,苏糖走着走着,居然就走进了十八中后巷。

    十八中后巷现在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死了人都不见得会马上被发现的地方!

    而随着这场暴雨突至,苏糖又跑进了鬼屋躲雨,这一连串的变化,更是让绿毛觉得,今天绝对是老天爷安排好的大喜日子。

    没错,这就是老天爷的旨意!

    苏糖跑进鬼屋的那一刻,绿毛的脑子便被这个充满说服力的理由,以及由此引发的强烈欲念所填满。上吧,不管三七二十一,这么漂亮的女人,只要能睡一次,就算马上死掉也值了!至于她边上那个男的,打死也好,打残也好,全都无所谓。

    理智彻底被兽性所取代,绿毛再也不能忍了。绿毛浑身的血液,都正从四面八方朝裤裆位置奔涌而去,口干舌燥的他,恨不能马上就把苏糖扒个精光,压在身下好好爽上几百次。

    然后就在绿毛吼完的那一刻,屋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阵风声。

    那是舞动中的棍子,从发出的破空之声。

    秦风没学过武功,身体素质也相当一般,但是拿棍子对付禽兽,这却是从人类还是类人猿时就刻在基因里的本能。

    “滚你妈!”秦风怒喝着,由下往上挥舞木棍,不偏不倚地打在了绿毛两腿之间。

    被打中要害的绿毛顿时就不能活了,他张圆了嘴,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双手捂着下面,痛苦地弯下了腰。

    秦风二话不说,抡起棍子就补刀。

    可光线还是影响了秦风的发挥,这一下没能打中绿毛的头,而是砸到了他的后背。

    绿毛中了第二招,疼痛被转移之后,终于能发出声音了,他用真正意义上蛋疼的嗓音嘶叫道:“弄死他……”

    黄毛和红毛收到指示,立马动手。

    秦风只见一个黑影扑来,下意识伸手一挡,小臂上立马传来一阵撕心的疼痛。

    对方动刀了!

    “我操!”向来避免暴力的秦风,这下也被激起了血性,他一把推开身后的苏糖,大喊道,“你快跑,我拦住他们!”然后也不管身边还有两个拿刀的,抄起棍子就朝绿毛狠劲劈过去。

    木棍正中绿毛面门,绿毛又是惨叫一声,两股鼻血应声汩汩而出。黄毛和红毛紧跟着扑上来,一个拽住了秦风的胳膊,另一个手起刀落,一匕首刺进了秦风的肚子。

    秦风两辈子加起来都没受过这种程度的伤,疼得浑身都冒出了冷汗,他咬着牙,反手又给了不知是红毛还是黄毛一拳,但马上就受到了凶猛的报复,被揍得趴在了地方。

    “秦风!”苏糖哭声喊着,冲过来抱住了倒地的秦风。

    秦风躺在苏糖怀里,生死之际,不仅暗暗赞叹苏糖的身材火辣,还忽然想通了一件事情——

    他应该是记错时间了,苏糖命中的那一劫,不是发生在夏天,而是发生在春天,就是今天。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苏糖今天都要去参加刘雅静的生日聚会,而聚会结束的时间,也必然会是在9点左右,在KTV门口遇上这三个脑子被米青虫填满的混混,也就无可避免。所以苏糖必然会被跟踪,必然会走这条路,必然会遇上这场雨,必然也会……

    命中注定吗?

    秦风嘴角扯动了一下——

    好不容易重生了,居然命中注定要死在一群杂碎手里,真是搞笑啊……

    他艰难地喘了一口气,侧过脑袋,忽然见到了两个幽绿的光点。

    不会吧,这里真的闹鬼?

    秦风暗暗想着,耳旁乍然响起一声听着就很凶残的狗吠:“呜……汪!”

    两个绿点猛扑向绿毛,一口咬在了他的脸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