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六章 姐弟(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人类的夜视能力,注定了交通灯三人组不可能在入夜后十八中后巷,战胜一条眼睛冒绿光的野狗。野狗的动作及其灵活,而且貌似战斗经验十分丰富,在咬过绿毛后,红毛和黄毛也跟着接连遭到袭击。

    秦风和苏糖就这么傻傻地坐在地上看着——也不能说是看了,因为根本看不清,可交通灯三人组的惨叫声,却是那么清晰而凄厉,以至于秦风和苏糖就仿佛亲眼目睹一样。

    “跑!快跑!”绿毛被野狗咬崩溃了,尖叫着冲出了鬼屋。

    他的两个小弟一看老大跑了,自然也没胆子再多留,紧跟着便冲进了外头的大雨中。

    “靠,我的战斗力居然还不如一条狗……”秦风虚弱地吐了个槽。

    苏糖眼泪滴答滴答往下掉,又哭又笑道:“都伤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秦风正要回答,却闻到了一股口臭味。

    那野狗咬完交通灯三人组后,又返身走过来,在秦风脸上舔了舔。

    苏糖不小心摸到了野狗的舌头,吓得惊叫一声,赶紧把手缩了回去。

    野狗同样被苏糖吓到,往后跳了一大步,弓起身子,喉中发出了呜呜的警告声。

    秦风明明感觉自己都要休克了,这时候却是怎么都晕不过去,还得调解人和动物的矛盾,道:“别怕,自己人,不对……自己的狗,我昨天还喂过它两串鸡心。”

    苏糖听秦风这么一说,紧绷的身子微微放松了下来。

    野狗见状,也收起了那要咬人的气势,然后换了个比较可爱的坐姿,吐着舌头看秦风。

    秦风喘着粗气,轻轻拍了拍苏糖。

    苏糖还有点没反应过来,问道:“干嘛?”

    秦风气若游丝地苦笑道:“姑娘,快去叫救护车啊,我被人捅了3刀,快失血死了好不好……”

    “啊!”苏糖也是真吓傻了,这才回过神,连忙把秦风放平,焦急道,“秦风,你别睡着啊,我马上去叫人!”

    又不是雪地低温,和睡不睡有屁的关系啊……

    秦风暗暗想着,苏糖前脚刚出了门,他立马就陷入了昏迷。

    苏糖飞奔着冒雨跑出巷子,左右看了看,四周却没有电话亭之类的地方,心急之下,随便找了家服装店就跑了进去。

    下这么大的雨,服装店里也没有客人。

    正在网上打牌的娟姨,猛地见到一个落汤鸡跑进店里,先是吓了一跳,乍一看姑娘那么漂亮,身上又染着血,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忙问道:“孩子,出什么事了?”

    苏糖满脸慌张道:“阿姨,我求你快帮我叫救护车,我朋友受伤了。”

    娟姨忙道:“别急,别急,你朋友人呢?”

    苏糖道:“他在后巷的屋子里,他被捅了好几刀。”

    娟姨这才脸色一变,拿出手机拨了个120。

    打完120后,娟姨把店门一关,打了把伞,跟着苏糖匆匆又走回鬼屋。

    进屋后娟姨用手机用手电筒,先是看到了秦风满身的血,然后再往上一瞧,看清了脸,这才真的紧张了,问苏糖道:“这是你朋友?”

    苏糖这时才看清秦风的伤有多严重,刚止住的眼泪,顿时又泛滥了。她捂着嘴,眼泪止不住地掉,点了点头,根本说不出话来。

    娟姨生怕秦风死在这里,忙追她问道:“你知不知道他家里的电话?”

    苏糖哭着摇头。

    娟姨皱了皱眉头,也是无奈。

    等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救护车终于姗姗赶来。

    娟姨陪着苏糖和秦风一起上了救护车。

    一路上苏糖一直不停地哭,年轻的小护士听得心酸,安慰苏糖道:“你男朋友不会有事的,你快别哭了,再哭你也得进手术室抢救了。”

    苏糖很想解释说秦风不是她男朋友,可她哭得实在太投入,居然想停都停不下来,根本没办法说话,只能暂时默认了。

    七八分钟后,车子驶入医院,秦风第一时间便被送了进手术室,苏糖也渐渐止住了哭声。

    娟姨看了眼手机,估计苏糖至少哭了有半个小时,心里无语的同时,还是很理智地问了苏糖家长的电话。毕竟,手术费这么贵,她可不想做好事先垫付了,然后等讨债的时候,搞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此时正在家里和秦建国你侬我侬的王艳梅,接到苏糖的电话立马就变了脸色。她今天本来是特地让苏糖跟同学出去玩,自己好带秦建国回家培养培养感情,原本正紧张和秦建国培养感情的时间太长了,还怕被苏糖撞见,不过现在彻底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艳梅,怎么了?谁的电话?”正在穿衣服的秦建国见豆腐西施脸色不对,连忙问道。

    “阿蜜打来的,她说小风被人拿刀捅了,正在二医抢救。”王艳梅一脸焦急道。

    秦建国先是一怔,下一秒脸色变得比王艳梅还难看。

    “小风被人捅了?”秦建国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满脸惊慌失措的样子。

    这下反倒得王艳梅来安慰他,说道:“建国,先去医院再说吧,也许伤得不重呢。”

    秦建国紧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夜深了,街上又没有什么提款机,王艳梅直接从家里取了几千块现金,便和秦建国一起匆匆出了门。

    秦建国一如既往小家子气,上了车还说要还钱之类的话。

    王艳梅气得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儿子不是我儿子啊?”

    秦建国听这话,心里明明是很高兴的,可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等到了医院,找到娟姨和苏糖,秦建国一打听,听说秦风还在里面抢救,又急得开始团团打转。

    豆腐西施一边给秦建国减压,一边给娟姨道谢,然后又急急忙忙去办了住院手续,一通忙活下来,等回到手术室前,娟姨都已经回去了。

    直到这时候,王艳梅和秦建国,才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同一个问题——

    这大晚上的,苏糖为什么会和秦风在一起?

    可是,苏糖却抢在他们之前先出招了。

    “妈,你怎么会和秦风的爸爸一起过来?”苏糖奇怪地看着王艳梅,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

    王艳梅中招了。

    她转过头,给秦建国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编个段子先稳住苏糖。

    然而秦建国和王艳梅毕竟只交往了短短2个月,还远没到看眼神就能看懂意思的默契,于是秦建国华丽丽地误读了王艳梅的信号,脸色一沉,对苏糖道:“苏糖,其实叔叔跟你妈妈,正在谈恋爱……”

    王艳梅尴尬了。

    苏糖惊呆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