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八章 家庭地位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神犬见首不见尾,秦风和苏糖在十八中后巷找了两圈,也没能找到半根狗毛,苏糖特地带过来犒劳那条野狗的鸡块,也就只能让秦风吃了。秦风吃得很无奈,因为感觉就像是在吃狗粮。

    找不到狗,就只能找人。

    从后巷出来,两个人特地去感谢了一下娟姨。

    娟姨照旧不着调,即便苏糖再三声明和秦风不存在超友谊的男女关系,娟姨还是一口一个金童玉女,并且不停跟秦风描述那天苏糖哭得死去活来的样子。

    “她那天这么伤心啊?”秦风转头看着苏糖,表情颇为欠抽——笑得太贱了。

    苏糖坐不住了,也不管秦风,说走就走。

    秦风和娟姨打了声招呼,赶紧追出门,小跑着追到苏糖身边,反而显得自己有多不乐意似的,讨伐娟姨道:“苏糖,你别生气,娟姨那人就这样,人生乐趣除了打牌就是吹牛,什么事情到她嘴里都能夸张几十倍。”

    苏糖心里还是觉得郁闷,闷声不语。

    两人就跟闹别扭的小情侣似的,一路不说话地低头猛走,走了将近20分钟,便到了家附近。

    秦风和苏糖家住得其实很近,隔着一条马路的两个社区而已,之所以平时没遇上,那是因为苏糖总坐公交车去上学,而车站的位置,又刚好和秦风出入小区的入口相反。用《爱情公寓》开篇那句台词来说就是:一个向左走,一个坐电梯。

    走到苏糖家的小区外,苏糖总算说话了,语气略显生硬地问道:“要不要……上我家坐一下?”

    秦风反正今天还是不出摊,有的是时间,于是尊重内心的选择,微笑着点了点头。

    苏糖领着秦风上楼,推开门,秦风便闻到了一股和自己家完全不同的气味,说是女人的体香也好,或者说是因为打扫得比较干净而使得空气格外清新也好,反正,就是闻着比住了两个大男人的屋子要舒服得多。

    苏糖家不大,60平方左右,刚好比秦风家多出一个小房间,可以当作进门的小客厅。

    小客厅连着玄关,把母女俩的闺房和外界很好地隔开。

    苏糖没有要请秦风去她房间看看的意思,径直去厨房给秦风倒了一杯果汁,搁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秦风往沙发上一坐,苏糖则找了张椅子,稍显局促地坐到秦风对面。

    虽说秦风为了救苏糖差点被人弄死,还莫名其妙成了苏糖的便宜弟弟,可是无论如何,说到底,苏糖还是和他不熟。真的不熟。

    方才在路上的时候,苏糖只是想尽量地想表现得像个姐姐,但显然用力过猛了。等此时此刻安静下来,苏糖才发现,要马上变得跟姐弟一样,其困难程度,丝毫不亚于改口管秦建国叫爸爸。

    沉默了许久,苏糖搜肠刮肚,终于找到了一个话题:“那个……你平时都喜欢干什么啊?”

    “有空的时候,就看看书吧。”秦风回答道。

    苏糖想起那天在书店遇上秦风的情景,不由会心一笑。

    话题一开,苏糖的状态就渐渐自然起来。

    秦风很注意地引导着话题的走向,尽量让苏糖觉得舒心。

    “我们课文里的古文全都是从《古文观止》里摘的?等有空我也去买本过来看看。”苏糖说着话,无意识地端起那杯给秦风的果汁,喝了一大口后,瞬间反应过来,尴尬地看了秦风一眼,忙起身说,“我再去给你倒一杯。”

    “不用了。”秦风从苏糖手里接过杯子,把剩下的一饮而尽,明明占了便宜,却还装得很无所谓的样子道,“反正以后要一起过日子,吃饭的时候还从一个盘子里夹菜呢,吃到口水不可避免啊。”

    苏糖长长地用第三声音嗯了一声,很嫌弃的样子道:“以后吃饭分餐,我才不要吃到你的口水!”

    “姑娘,这可由不得你啊……”秦风微笑着,暗暗想道。

    坐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秦风便起身告辞了。

    其实陪苏糖回家,主要就是想知道她住哪里,至于进一步的发展,来日方长。

    出了小区,秦风直接往家走。

    回到自己家门前,屋子房门紧闭,里面好像没人。

    可秦风掏出钥匙,打开门一看,却见秦建国房间的门同样紧闭着。

    秦风见状,不由嘴角一弯。

    两个久旷多年、干柴烈火的中年人,热恋起来也是让人受不了啊……

    “爸,我回来了!”秦风先打了声招呼,很知趣地直接就进了自己房间,顺便重重地关上了自己的房门,以此向秦建国和准后妈传递一个信息——你们慢慢来,我就当不知道。

    十几分钟后,秦建国这才走进秦风房间,表情颇为不自然道:“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苏糖呢?”王艳梅也从外面走进来,脸上还带着点潮红,轻声问道。

    “她在家呢,说作业还没写完,我就先回来了。”秦风神情平静地回答道,很好地避免了尴尬。

    王艳梅走到秦建国身边,轻轻地在他手上一掐,说:“我就先回去了啊。”

    秦建国忙道:“我送你。”

    “送什么啊,才几步路?”王艳梅说着,又随口问秦风道,“小风,明天你出不出摊?要不要阿姨帮你先进点货,你早上直接过来拿就好了。”

    能节省时间的事,秦风当然不会拒绝,二话不说就答应道:“行啊,你等一下,我列个清单给你。”

    秦建国伸手在秦风脑袋上揉了揉,笑着说:“你还真不和人家客气啊?”

    “废话,都一家人了还客气什么?”秦风理所当然地说道。

    王艳梅笑容可掬,很高兴道:“我家阿蜜要是也像你这么想就好了。”

    “会的,慢慢来。”秦风说着,拿出纸笔,飞快地写起进货清单来。

    虽说已经一个星期没出摊了,不过秦风对该进什么货还是记得很清楚,刷刷两下把清单写完,王艳梅接过单子一看,第一反应先是赞叹:“哟,这字写得还真是漂亮。”

    秦建国听着有点奇怪,探过头一瞧,不禁也吃了一惊。他记得一年前秦风的笔迹,可是和现在完全不同的。不过吃惊归吃惊,秦建国却没有说什么,不然又要被王艳梅揶揄,说他不关心孩子。

    “小风,有时间给阿蜜指点一下吧,她的字写得比你差远了。”王艳梅又接着道。

    “好。”秦风想都不想,一口答应道。

    王艳梅笑了笑,然后认真看起了清单的内容,几分钟后,她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疑惑的神情,道:“这是一天的进货量吗?算起来差不多得700来块了啊。”

    秦风解释道:“我每天出摊定量卖一千串,每串的平均净成本大概是6毛5,最近又多加了一个新的菜品,食材的总成本大概在680块左右吧。”

    王艳梅又好奇地问:“你这1000串要是能全卖完,一天能挣多少钱?”

    秦风毫不保留地坦白道:“扣掉燃料、油料这些成本,每天最理想的净利润大概能到450元,再加上我最近新做的薯条,每天卖30包,能多赚45块,要是不遇上下雨天,我现在一天应该能挣到接近500块钱了,差不多480元左右吧,最少也能到450。”

    “这么多?”这下不单是王艳梅,连经常和秦风一起出摊的秦建国都被吓到了。

    “小风,算错了吧?”秦建国表示有点不信。

    烤串摊子的账目比较复杂,秦风一时间也没法给秦建国解释清楚,只是很肯定地说道:“爸,肯定没算错,我账本上都记得清清楚楚呢。”

    王艳梅算是比秦建国稍微好点,毕竟是做生意的,一个小摊子每月赚1万出头,倒是还在她的接受范围之内,然后她又问了个比较专业的问题:“小风,你带出去的东西,每天都能卖光吗?”

    “对,基本上卖光。”秦风说道,又给王艳梅仔细地说了一下他十里亭路那一带宵夜火爆的情况,还有他和娟姨搞联合促销的细节。

    “从下午3点卖到晚上宵夜结束,中间又是下午点心的时段,又有宵夜的时段,有固定的熟客,还有零星的路人,再加上一些老远跑过来卖一大堆的客人,说真的,要不是每天用来准备食材的时间太少,而且生意太忙我一个人做不过来,一天卖1500串都是有可能的,毕竟我这个招牌已经打出去了。”秦风一口气说道。

    王艳梅听得直点头,看秦风的眼神越发显得明亮起来,叹道:“你这孩子,做生意也太厉害了,阿姨的生意也算好了,一个月也只能勉强到七八千而已。”

    秦建国越听越有点心虚——照秦风和王艳梅的收入来看,每个月固定收入4000块的他,俨然已经从家庭的顶梁柱,变成了可怜的拖后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