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四章 新增长点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6点半的时候,王艳梅和秦建国一起送来了晚饭。,晚饭是打扮得堪称爱心便当的盒饭,以及一保温杯的骨头汤,东西全都是热乎的,打开来后还能看见热气。

    正在给客人做烤串的秦风,闻到晚饭的香气,马上让秦建国接手了自己的活。

    “怎么搞成这样了?”秦建国站到秦风的位置上,看着正坐在摊子前吃烤串的一对小情侣,很是不解地问道——不过这话听起来,就像秦风这摊子快要倒闭了似的。

    情侣中的那位男客人,抬头看了眼秦建国和王艳梅,眼神从王艳梅脸上划过的瞬间,表情很明显惊艳了一下。王艳梅今年周岁39,可天生的好基因,却让她看起来仿佛只有29。

    惊艳过后,生怕被女友抓现成的男客人,顺势抄起了两串饺子,递给了秦建国。

    秦建国一愣,转头问秦风道:“吃完再算是吧?”

    “对。”秦风赶紧把嘴里的饭咽下去,又解释道,“你尽管做就是了,我心里记着账呢。”

    男客人闻言笑道:“小老板,我看你还是拿张纸写一下吧,不然我怕你记错了。要是算多了,多收我几块钱,我倒是无所谓,万一算少了,亏了你就不好了。”

    秦风听对方这么说,也不执拗,马上去娟姨店里又借了纸笔。

    娟姨被秦风借东借西,借得有点蛋疼——如果她有蛋的话,她不禁有点烦躁,不客气道:“明天要是还借,我要收你钱的!”

    秦风呵呵傻笑,当作没听见。

    回到摊子,秦风摊子里卖的东西全都写了下来,然后把纸笔交给王艳梅,让她看着客人,客人每递给秦建国一串,她就在罗列好的菜单边上画上一道“正”字的杠杠。

    这个记账的方法清晰简单,王艳梅一看就明白。

    秦风见事情解决了,便开始用心吃自己的晚饭。

    而隔着推车的两对,也跟旁若无人似的,小声地自顾自说着各自的话题。

    10分钟后,秦风把王艳梅带来的东西吃得干干净净,连骨头汤都没剩下。

    吃完之后,秦风就回到了自己的岗位,让秦建国先陪王艳梅回家。

    两位家长一走,那男客人马上问秦风道:“刚才那两个人,是你爸和你妈吗?”

    “嗯……对!我爸妈。”秦风回答道。

    对方没有听出秦风话里的不确定,艳羡地说道:“你妈看起来真年轻。”

    “而且还漂亮是吧?”女客人语气不善。

    男客人讪笑两声,敷衍着结束了这个话题。

    天色越来越黑,马路两旁,终于陆陆续续全都点起了灯。

    小情侣吃了差不多40分钟,终于结束了这顿马拉松一样的烤串晚饭。

    秦风点起玻璃罩内的节能灯,柔和的灯光下,他把写在纸上的单子拿给男客人检查了一下,男客人倒是个真豪爽的人,随意地瞥了一眼,就把纸交还给秦风,然后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

    “14串牛肉饺子,16串小排,15串芋饼,5串花菜,4串豆腐干,10串鸡心,4串鸡翅尖,8串鸡菌,2串年糕,2块大排,1根香蕉,2包薯条,1罐可乐,1罐王老吉,2罐醒目,一共是……123块5。”秦风算了半分钟,报出了这个数字。

    男客人微微一怔,惊讶道:“这么贵?”

    女看人则是惊奇道:“我们吃了这么多?”

    秦风微微一笑,道:“这算正常的,一般两个人都要吃这么多的。”

    男客人无奈道:“真是不知不觉就吃多了……”

    女客人也颇显心疼道:“第一次吃烤串吃到100多块,下次再来吃,一定得克制一点。”

    秦风说道:“下次再来,我给你们俩打折。”

    “几折?”女客人马上问道。

    秦风想了想,咬牙道:“九折。”

    女客人开心了,大声道:“那说好了啊,下个星期天我们还来吃!”

    男客人嘟囔道:“吃多了长痘痘啊……”

    女客人立马瞪眼道:“我长痘痘你就不要我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你就算长痔疮了我也要你。”

    “去死!”

    看着小情侣嬉闹着离开,秦风不禁露出会心一笑。

    而等他们离开没几分钟,摊子前的两个座位,便又被人坐上了,这回来的,是两个好基友。

    两张椅子收到了奇效。

    原本每天晚上6点到9点,一直都是生意的低潮期。

    可是今晚,从6点到9点,秦风却卖出了超过400串的烤串——坐着吃的,打包带走的,还有和娟姨联合促销“赠送”的。

    这差不多是秦风下午点心时间加放学高峰期总和的业绩。

    等过了9点,吃宵夜的人渐渐增加,小推车被人一围,悠闲的撸串儿感觉不复存在,终于没人再顶着汹涌的人潮非要坐在摊子前吃。

    秦建国按时赶回来,给秦风在这段高峰期当收银员。

    父子俩连轴转地忙活到10点半,秦风带出来的烤串,居然比平时提前半小时卖光了。

    “今天生意这么好啊……”等人群散去,娟姨从店里走出来,看着满地狼藉,又羡慕又嫉妒地说道。

    秦风甩动着发酸的双臂,把地上的竹签、塑料袋和纸巾扫到一起,有气无力地回答道:“明天看来得多准备一两百串了,不然不够卖啊……”

    娟姨嘴角抽了两下——炫耀!这是红果果的炫耀!

    提前半小时收了摊。

    秦风和秦建国走在路上,心情都相当不错。

    “早知道一开始就把椅子搬出来了,我估计这么一弄,每天起码能多赚100来块。”

    “那一个月不能多赚3000了?”

    “是啊,不过就是人手不足,爸,要我看你真的干脆辞职得了,等过几个月我打算开家店,到时候不雇人肯定忙不过来。”

    秦建国面露犹豫,挣扎道:“爸再想想吧,你这个摊子,赚钱是赚钱,不过毕竟还是有风险啊。现在爸要和艳梅阿姨结婚了,要是给你打下手,那就当于是是没工作了啊。爸今年才43岁,又不是干不动了,拿儿子的工资,说起来也不好听呀……”

    秦风听秦建国这么说,也不多劝。

    秦建国又接着道:“不过艳梅倒是跟我提过,说想关了豆腐店,和你一起开店,她说她连店铺都看好了。”

    “是吗?”秦风想了想,给秦建国算了一笔帐,“艳梅阿姨的店,一个月至少挣7000块,她要是和我合伙的话,我每个月至少得多挣超过7000块,这样才有意义,我现在一个月,最理想的情况下,最多能挣1万5左右,再加上这7000块,那就到2万2了,这个目标有点难啊……”

    秦建国听得发毛了,“你一个月能挣1万5了?”

    秦风强调道:“我说理想情况下,是理想情况下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