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五章 小叔出马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天气渐渐变热,忙活了一晚上,秦风和秦建国都出了一身的汗。

    秦建国今晚看样子是要去王艳梅那边过夜,回家后就马上进卫生间洗澡,秦风倒是无所谓迟几分钟冲凉,因为他还得把铝盘和油锅这些东西洗干净。

    不过秦风刚把水龙头打开,将盘子放进水槽,屋里的电话就响了。

    秦风一看时间,有点搞不准是谁来的电话。

    他放下手里的东西,直接在衣服上把双手擦干,走进秦建国的房间,接起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气势凌人并且很不耐烦的声音:“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家里都没人吗?今晚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了!”

    电话是秦风的小叔秦建业打来的。

    “我爸跟我一起摆摊去了,刚刚才到家。”秦风淡淡解释了一句,又问,“有什么事情吗?”

    “哦,是小风啊,我还当是你爸。”原本貌似很急的秦建业,这下又口吻又莫名温和起来,不紧不慢地寒暄道,“你最近怎么样啊,摊子能赚得到钱吧?”

    “还行吧,吃饭不成问题。”秦风敷衍道。

    “这样就好,我就怕你亏本,呵呵呵呵……”秦建业发出一阵没理由的傻笑,笑过之后,这才说起了正事,“跟你爸说,下个星期六去上坟,我开车来接他。”

    秦风嗯了一声。

    秦建业又强调道:“千万别忘了啊!他没手机,要是星期六自己跑出去了,我想找他都不方便。”

    “放心吧,我会跟我爸说的。”秦风说着,便挂了电话。

    虽然清明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但秦风家到现在还是没去上坟。不知从哪年开始,家里上坟的事情,就由秦建业牵头,没法子,谁叫秦风爷爷的三个孩子,就数秦建业最有出息,虽说不是什么大官,但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科员的身份,说起来也足够体面了。所以这些年每到清明时节,总是秦建业说要去上坟,一大家子才会动身。

    秦风走出房间,隔着卫生间的门就把上坟的事情给秦建国说了。

    几分钟后,秦建国洗完澡出来,连外套都没穿上,直接就给秦建业回了一个电话。

    双方先互相确认了一下周六早上的时间,商量完后,秦建国又主动说起了秦风半个月前住院的事情。

    秦风被三个小流氓弄得差点挂点这件事,秦建国一直就没有和亲戚们讲过。

    秦风觉得秦建国这样的处理很明智。

    因为就算给亲戚们打了电话,不管是在手术进行时还是在手术后,他们即便知道了,顶多也就是过来探望一下,走个过场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而后来秦风没出什么意外,住院也只住了一个星期,这有惊无险的结局,秦建国自然就更没什么可以跟家里亲戚说的——总不能莫名其妙给老太太打个电话,说些“庆祝秦风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类的话。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那几户人家说不肯赔钱,说家里没钱,一分钱都拿不出来。”秦建国很快就提到了这件事的最核心问题,秦风总算弄明白了秦建国打这个电话的意图。

    电话那头,秦建业眉头一皱,沉声道:“没钱?三家人还凑不出一点医药费?还有那几个弄伤小风的人呢,那几个人现在人在哪里?跑了还是抓起来了?”

    “都抓起来了,应该还关在里面,这才过去半个月呢。”秦建国压低了声音,怕被隔壁的邻居听到。

    “小风伤得厉害吗?”秦建业问道。

    “运气好,那一刀正好捅在阑尾上,顺便做了个阑尾手术。不过医生说手上的两刀比较厉害,差点就割到大动脉了。”秦建国一五一十地回答道。

    “差点割到大动脉?这不是蓄意谋杀吗!”秦建业在那头大喊起来。

    秦建国道:“警察说这顶多是蓄意伤害,还够不上谋杀的。”

    “放屁!这不是谋杀是什么?检察院的人怎么说?”秦建业气呼呼道。

    “哦,对,对,是检察院,不是警察,就是检察院的人说这是蓄意伤害,说要公诉。”秦建国改口更正道,又接着补充说,“检察院的人说,会给我指派一个律师,顺便把民事赔偿也代理了,不用我花钱,不过人家也说了,要是那三户人家死咬着不赔,法院和检察院也是没办法的。”

    秦建业沉默了两秒,然后语气严肃地问道:“办事的是区检察院吧?”

    “对,是区检察院。”秦建国马上回答道。

    “那这事就好办了,交给我吧。”秦建业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明显呼出一口气,口吻也变得欢快起来,“你明天把小风那些住院证明之类的东西拿到我单位,我明天就去找人。”

    秦建国等的就是这句话,眉开眼笑地一口答应道:“行!”

    通话结束,秦建国走到厨房,把事情和秦风一说。

    秦风说道:“能拿点赔偿回来也好,真要拿不回来也没办法。”

    “你小叔的那些朋友厉害着呢,再说这件事本来就是咱们占理,哪有故意弄伤别人,连手术费都不赔的,这明显说不过去嘛!”秦建国说起这件事,又忿忿起来。

    秦风微笑道:“是啊,放在国外,至少还得赔点精神损失费和误工费。要是小叔能让那几户人家把这些钱都给赔了,我就当住院那一个星期是在休假了。”

    “什么休假,流了那么多血,命都差点没了。对了,你现在胳膊不疼了吧?”秦建国又关心起秦风的身体来。

    “早就没事了,看着伤口挺深,不过其实没什么大问题,在医院里养了一个星期早好了,不然这几天哪吃得消啊?”秦风说着,挥了挥胳膊。

    “没事就好,爸现在就怕你有后遗症。”秦建国说道。

    父子俩聊了一会儿,等秦风洗好盘子和油锅,打算去洗澡了,刚才还表现得关怀备至的秦建国,便马上抛下儿子,深更半夜又出了家门。

    秦风很无语地把铁拉门锁上,转头看看空寂的屋子,心生感慨道:“寂寞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