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六章 装修规划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周一下午出摊的时候,干了一件冒险的事情——他把推车停在鬼屋前,进屋转了大概5分钟,而幸运的是,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推车既没有被偷,推车上的食材也没有发生任何减少,等他从屋里出来,十八中后巷依然是那副没人走动的鸟不拉屎的模样。

    按照秦风原先的计划和计算,开店起码要等到7月份,因为从成本上来考虑,弄走这堆废墟起码要1万块,房子的重新装修再便宜也得1万,另外购置冰柜、冰箱之类的物件,少说也是1万起步,再加上其他零零总总的花费,没有4到5万打底,这个店根本别想开张。

    由于前期投入如此巨大,秦风并不是没想过到别的地方开店,比方说东门街老巷。

    但问题的关键是,他现在几乎已经把生意的根扎在了十八中后巷,不管是学生还是晚上宵夜时间的食客,他们全都认准了十八中后巷这个招牌。所以无论是从品牌效应考虑,还是在后续成本——零店租这方面考虑,把店面选在鬼屋这里,又是必然的选择。

    在4月份之前,秦风卡里的钱大概是1万6稍微出头,而以每天的流水情况来看,秦风认定接下来的每个月,月收入过万应该不成问题,但即便以这样迅猛的盈利速率,想凑齐5万的开店成本,他至少也要奋斗到6月份结束。

    最初的时候,为了能赶上7月份的暑假黄金时期,秦风所预期的装修工作,最晚得在6月份月初就开始启动,至于废墟的清理,则要等到7月初资金到位再进行。

    不过现在,由于秦建业介入了秦风的官司,这就让这个计划有了提前实施的物质基础。

    而且乐观地想,提前的时间或许还不止一个月。

    秦风看完屋子出来,内心很是荡漾。

    鬼屋的面积不算小,三间连成一间,互相之间有房门打通。

    屋子从左往右,最左边的那间,是个直通的二进房,总共两个房间,面积均等,加起来差不多有40平方;中间的屋子,是个二层小楼,也就是秦风和苏糖雨夜被困的那间,楼上楼下同样算两个房间,也是差不多20平米的小间;至于右边的,则要稍大一些,差不多有60平方,房屋形状是个侧放的“L”形,把左边和中间的两间屋子半包围起来。所以从整体上看,三间屋子就连成了一块规规整整的长方形,总建筑面积应该有140平方。

    对于一间烧烤店来说,这屋子算是足够足够足够大了。

    秦风把推车推到巷子口停下来后,见暂时没什么生意,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纸笔,坐在小马扎上画起了装修的大致草图。

    首先是楼上唯一的那个小房间,秦风打算拿来当休息室。开店之后,他必须长期住在这里,不然以十八中后巷的混乱,屋子里的东西很可能会被偷得干干净净。

    接着是二层小楼的楼下,作为整间屋子的正中心,这里自然而然就是店面,烤串灶台、存放成品食材的冰箱,还有放饮料的立柜,全都得摆在这里。

    再接着是准备食材的后厨,秦风将其设定在了左侧屋子的里面,然后封掉这间屋子和右侧屋子的通道。等开店之后,这个后厨不仅会成为他早上干活的主要工作场所,与此同时,这里还是秦风的私人厨房。平时自己做饭就用这里的锅碗瓢盆,和外面做生意用的灶台,完全一码归一码。

    至于左侧前面的那个房间,则可以用来停放推车。

    在秦风的计划中,即便开店了,他依然不打算停止摆摊。

    要知道,店铺和推车针对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消费群体。

    具体来讲,学生们通常都是小额消费,而且随机性比较大,如果秦风停止推车生意,那么很多潜在的客人,就会因为需要多走上一段百米长的路而直接放弃消费。秦风每天因此损失掉的出货量,估计会在150到200串左右,这差不多就是每天70元左右的利润,一个月下来,便少赚至少2000元。

    而宵夜的客人就不一样,真正想吃宵夜的人,根本不在乎多走上100米,相反的,由于店铺的存在,前来吃宵夜的客人反而更能有一种安心感,即便下雨了,他们也不用担心秦风不出摊,甚至到了过年的时候,他们都有可能怀着“老板或许没停业”的心思过来瞧一瞧。

    规划完毕中间和左边的屋子,剩下来右边的那间,自然就是接待客人的餐厅了。

    为了优化客人的用餐体验,秦风将右边的屋子稍微改造一下,他划出一点小区域,专门用来做公用的卫生间。

    涂涂画画了十来分钟,秦风基本上就把装修的大概方向给敲定下来。

    这时候,差不多也就到了放学的时间。

    秦风远远看到几个熊孩子狂奔而来,果断将纸笔一收,刚把小马扎放回车里,才站起身,三个熊孩子已经冲到跟前,连声狂呼道:“薯条!”、“我也是!”、“我也要一包!”

    ……

    一墙之隔的十八中校内,此时正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

    苏糖周一下午的最后一节是体育课。

    高二的体育课,基本上已经能和活动课划等号,老师除了一开始带着全班跑几圈,剩下来的半个多钟头,就让学生自己玩自己的,只要不作奸犯科或者故意早退回家,哪怕回教室睡觉都行。

    苏糖今天来了亲戚,就和几个同样来好伙伴的女孩子,安安静静地站在操场的角落里聊天。

    十八中地方小,说是操场的角落,其实也有不少学生在活动。

    距离苏糖不远的地方,就是几个篮球架。

    上体育课的不止一个班级,这会儿在苏糖附近打球的,大多是其他班级的学生。

    在十八中,苏糖自己班上的男生,和其他班级的男生对她的态度差别很大。在苏糖自己班里,那仅有的几个歪瓜裂枣,早就因为自惭形秽彻底放弃了无用的幻想,所以平时看到苏糖表面上都很平静,只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默默呼喊着苏糖的名字,然后左右互搏着,干点见不得人的快活事。

    而其他班的男生,却因为距离产生美,始终无法做到用平常心对待苏糖。平时课间,其他班的男生偶尔和苏糖擦肩而过一回,都会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然后浑身发硬,而生理上该硬的那个地方,却因为自卑怎么都硬不起来。到了晚上,他们会将苏糖无限脑补成比小龙女还小龙女的存在,什么冰清玉洁、温婉贤淑之类的美好标签,全都不要钱地往苏糖身上贴,贴完之后,便以爱之名幻想自己有朝一日和苏糖结为夫妻的画面。

    毫不夸张的讲,以迎娶苏糖为人生最终理想的男生,绝对不会少于三位数,具体代表人物,可以参见霍汉伟同学。

    这会儿正在苏糖跟前打球的男生们,同样是空有一颗对女神的YY之心,却从不敢真的咬牙去表个白。

    然则,表白固然需要勇气,但卖骚就不需要酝酿了。

    今天难得能近距离见到女神,这些男人嘴里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打起球来却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个别自我感觉良好的男生,更是不停地呼呼喝喝着,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

    苏糖平静地看着那群打球打得浑身湿透的男孩子,心里完全不存在什么波澜。

    对她而言,看这些人打球,和看地上的蚂蚁搬家是差不多的,之所看着他们,无非就是因为刚好他们正在眼前。

    苏糖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几个同学聊着,心里只盼着赶紧放学。托秦风那个家伙的福,王艳梅连着两天都发挥出了苏糖老爸还在世时的厨艺,虽然苏糖吃醋是难免的,不过更多的,还是加深了她对晚饭的憧憬。

    如是想着,苏糖突然就觉得饿了——下午考试,做了1个多小时的卷子,不饿就见鬼了。

    “小心!”身边的女生突然一声高喊。

    苏糖回过神来时,篮球已经飞到了眼前。

    “呀!”苏糖惊叫一声,险险地躲开了球,然后篮球就砸到了苏糖身后的胡爽身上。

    一个人高马大的男生飞快跑上前来,捡起篮球,问苏糖道:“你没事吧?”

    苏糖刚摇头,一旁无辜中枪的胡爽就不爽地抱怨起来:“喂,你有没有搞错啊,被砸到的人是我啊,你居然问她?”

    高个男生腼腆地笑了笑,对胡爽说了声抱歉,然后马上又转头望向苏糖,表情认真地沉默了两秒后,沉声问道:“我能请你吃点东西吗,就当是道歉。”

    包括被砸的胡爽在内,几个女生瞬间就露出了八卦的神色。

    而那些原本在打球的男生们,也都停了下来,安静地看着眼前这场戏——当然了,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是绝对不希望这场戏有什么美好结局的。

    但是结果却让他们失望了。

    苏糖微微一笑,很干脆地回答道:“好啊,我刚好饿了,放学后请我去吃烤串吧,后巷那个摊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