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八章 骗子和凯子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不管是高中生还是初中生,说到底其实就是一群小孩。,

    由于涉世未深,见识太少,学生中的绝大多数,都相当容易上当受骗。尤其在一些并不触及自身利益的问题上,这个群体更是极其容易听风便是雨,所以有的时候,往往都不需要骗子多说什么,这些小屁孩自己就能接着演绎出或者说脑补出更劲爆的内容。

    秦风的话,被完完全全当真了。

    短短一天之后,十八中校内甚至有了更离谱的说法——秦风和苏糖是龙凤胎,秦风跟爸姓,苏糖跟妈姓,所以……你们看,秦风和苏糖其实长得有三分像的,至少两个人皮肤都很好。

    这个说法毫无疑问漏洞百出,简单地从逻辑上分析一下,至少存在三处疑点。

    龙凤胎应该是一样大吧,那么为什么苏糖上高二而秦风上高一?还有,王艳梅姓王不姓苏,苏糖跟妈姓算怎么回事?至于说长得三分像,更是扯蛋了,要是三分像就能当作双胞胎的证据的话,八分像岂不是可以考虑克隆人了?

    但就是这么一个乱七八糟的说法,居然真的也就有人信了。

    甚至还人特地跑到摊子前,满脸八卦地问秦风道:“你和她真的是龙凤胎?”

    遇上这种脑子没开窍的大龄熊孩子,秦风通常会这么回答:“呵呵,你猜。”

    秦风本以为这场由他和苏糖主演的闹剧,很快就会因为没什么意思而落幕,但他万万没想到,苏糖这丫头为了洗清恶名,也算是拼了。

    小妮子先是在学校里摆出一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的样子,就算是同班同学相问,也总是含笑不语,仿佛是默认。

    但这还不算什么,苏糖真正的大招,出自周二晚上。

    那天放学之前,苏糖故意给同班同学留下一些口头线索,然后到了饭点,就抢了王艳梅的活,亲自给秦风送了一回晚饭。她那群八卦之心不死的同学,自然忍不住偷偷跟来看了看,等看过之后,十八中高二那个圈子,第二天就达成了最终的共识——

    这是真的,秦风和苏糖是亲姐弟!但是,由于秦风小时候比较蠢,所以晚一年上学,这才造成了姐弟不能同时上学的局面,而秦风之所以退学——不是说了嘛,因为蠢啊!

    好了,圆满了,一切说法都得到了论证。

    秦风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贴上了煞笔的标签,周三下午放学时,总觉得路过摊子前的学生们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不过相比这点,更让秦风在意的还是,一些学生莫名其妙就突然大方起来。

    一个往日里买个两三块钱烤串就到顶的男生,居然一次性买了将近十块钱的烤串,让秦风多少有点搞不清状况。

    但话说回来,如果秦风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他一定能看明白这些小屁孩诡异行径背后的潜在意思——他们无非是对苏糖心存幻想,希望通过秦风能和苏糖有近一步的接触,本质上来说,和许建阳故意把球朝苏糖脸上扔,是一样一样的。

    相比这些闷|骚又幼稚的男孩子,已经走完变相表白这一步程序的许建阳,表现就直白得多。

    许建阳这货估计是真把自己当成秦风的预备姐夫了,从周三开始到周五,连续三天,每天下午放学,他都会拉上一群同学来给秦风捧场,七八个人,一次性吃掉至少一百来串,一花就是一百多块,全都是许建阳请客。

    秦风一看这长期包|养的模式,立马就接招了。

    王艳梅不是每天帮他省了一小时吗?

    很好,这一小时拿来多串个200串,就当为凯子服务了。

    由流言而引发的流言,让秦风的生活节奏再次回归原先的速率,每天睡觉的时间,被压缩回到5个小时。

    周六早上秦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眼圈四周有点浮肿,他累惨了。

    可即便再累,秦风冲着钱的面子,还是咬着牙继续坚挺。

    毕竟年轻嘛,省出睡觉的时间多赚点钱,总比通宵游戏挥霍身体要好。

    秦风大清早去菜市场提了货——顺便一说,提货的时候,他发现王艳梅也是精神相当不振作——回来后便马上开始干活。

    一直干到早上7点来钟,楼下响起了喇叭声。

    忙得不知岁月的秦风,这才陡然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秦建国昨晚睡得迟,早上天没亮又被王艳梅弄醒,5点多回到家后,马上就接着补觉,连厨房里呜呜作响的高压锅喷气声都没能把他吵醒。

    可此时,听到楼下的喇叭声,秦建国却是一下就从床上惊了起来。他匆匆套上衣服,跑出房间时,见到秦风还在赶制食材,不由奇怪道:“小风,今天上坟啊!”

    秦风打着哈欠,有气无力地摇头道:“忙昏头了,算了,我不去了。”

    “不去……那就不去吧,也没什么。”秦建国无所谓地说着,见秦风疲惫的样子,又心疼道,“你也别太拼命了,家里现在又不缺钱,该休息还得好好休息。”

    “我有数。”秦风微笑道。

    两人正说着话,秦建业却突然从楼下走了上来。

    “起来了啊,我还当你们没起来呢。”秦建业一脸神清气爽的样子,脚步稳健地走到屋子门口。

    秦建国笑了笑,很干脆道:“走吧。”

    秦建业嗯了一声,却没往楼下走,而是走进屋子,先看了看堆满地的食材,然后微微皱起眉头,问秦风道:“你还搞什么啊,跟小叔小楼去,今天给爷爷上坟呢!”

    “不去了,我把日子给忘了,东西都做到一半了,现在过去这些东西全都要糟蹋掉。”秦风直白道。

    秦建业问:“不能放到明天卖啊?”

    秦风道:“放到明天就不新鲜了,而且明天要进的货已经订好了,这些东西今天不卖掉,明天还是浪费。”

    秦建业不快地啧了一声,埋怨道:“你这孩子,怎么连上坟的日子都能忘?”

    秦风呵呵一笑。

    秦建业见秦风这油盐不进的样子,也没办法,这才转而对秦建国道:“那我们走吧。”

    秦建国早就站在屋外,听秦建业这么一说,便朝楼下走去。

    秦建业皱着眉头跟着秦建国往下走,没走两步,却见到一个顶漂亮的女孩子,风风火火跑上楼来,一见到秦建国,就大声说道:“叔叔,我妈说让你上坟回来,晚上给小风带饭,她今天没时间,晚上要去我奶奶家。”

    “哦……好!”秦建国先是一怔,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后,又问苏糖,“你今天不用去上课吗?”

    “嗯,我们星期六的课取消了,学校周末补课被人举报了。”苏糖笑着回答道。

    秦建业看得奇怪,扶着扶手走到秦建国身旁,满眼好感地看着苏糖,问道:“这孩子是谁啊?”

    “她啊……”秦建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略显羞涩道,“我女朋友的女儿……”

    苏糖的嘴角狂抽了两下。

    女朋友……

    大叔,你还真有脸说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