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九章 数学题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女儿貌美如花,母亲没理由不风姿绰约。↑頂點小說,

    秦建业也是俗人一个,从秦建国口中得知了如此有料的消息后,立马就好奇心大起。当然了,这份好奇中,免不了还带着一丝丝的酸味。在秦建业看来,以秦建国的本事,孤身终老也是理所当然的,就算要二婚,对象也不该有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儿。

    “什么时候有空,带她出来一起吃顿饭吧。”秦建业发动起车子,对秦建国说道。

    秦建国还没吭声,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叶晓琴马上就问:“带谁啊?”

    秦建业用一种夸张的口吻道:“我哥的新女朋友!”

    秦建国好多年没听秦建业管他叫哥,这会儿却听到了,心里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算调侃吗?

    叶晓琴顿时露出吃惊的神色,转过头来,话语连珠地说道:“建国,你什么时候找的人啊?怎么都不跟我们说说,你是打算再结婚吗?”

    秦建国含着笑,微微点头。

    坐在一旁的秦淼却惊叫起来:“大伯,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要结婚啊?!”

    童言无忌,杀伤力太大。

    秦建国被说得尴尬不已,正不知该怎么答话,熊孩子紧跟着又来了个很不讲道理的转折,问道:“小风哥呢?他怎么还不下来?”

    秦建国马上借坡下驴,回答道:“小风哥今天还要干活,没时间。”

    叶晓琴也被转移了注意力,微笑着说:“小风摆摊这么卖力啊,一天都不肯错过,现在生意怎么样?”

    秦建国精神振作了,面有得色道:“还行吧,反正比我赚得多。”

    “哦?是吗?”叶晓琴先是微微一错愕,旋即便笑嘻嘻道,“不错呀!现在做餐饮这块还真是赚钱,连路边摊的收入都能这么高。早知道我年轻的时候就不去搞什么建筑材料,那时候如果和徐国庆那些人一起开小饭馆,现在说不定东瓯市能多一家阿琴楼。”

    秦建国听叶晓琴莫名提起徐国庆,还当她是知道秦风在阿庆楼干过一段时间,可没听叶晓琴继续往下说,便意识到叶晓琴不过就是随口一聊。徐国庆和阿庆楼在东瓯市太出名,被当作日常谈资,也是常有的事情。

    叶晓琴接着说道:“建国,小风他摆摊生意这么好,要不你也辞职去摆摊好了,接下来你要结婚,总不能再住在这么小的房子里吧,现在房价可不便宜,一天一个价,蹭蹭往上涨呢!”

    秦建国听到前半句时,心里颇为不快,不过等叶晓琴说到房子的问题,不禁就释然了,转而还认真思考起了房子的事情。

    他和卢丽萍没离婚之前,房子小归小,一家三口倒还完全能凑合着住,可是现在,王艳梅带着苏糖,等结婚后,家里至少得有3个卧室才够用。这么一算,至少就是三室一厅,没个百来平方,根本搞不定啊!

    “房子……倒真是个问题……”秦建国微微皱起眉头,思忖片刻后,商量似的问秦建业和叶晓琴道,“你们说,我把房子卖了,再去远点的地方买间便宜的怎么样?”

    “你想卖房子?”叶晓琴顿时眼睛一亮。

    秦建国沉声道:“要是价钱合适的话,卖掉也不是不行……”

    叶晓琴问:“你那时候买来花了多少钱?”

    秦建国道:“10万稍微出头。”

    叶晓琴立马收起笑脸,一脸认真道:“建国,你要真想卖的话,要不这样,你卖给我,我现在手上正好还有点闲钱,30万我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30万?”秦建国微微皱起了眉头,“我听厂里的工友说,我家这片现在每平方都涨到1万了,我那房子将近60平方,怎么卖也不止30万吧?60万还差不多。”

    叶晓琴友情接手的骗局被当场戳破,却完全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啊?这样吗?原来你家这片涨到这么高了。”叶晓琴演技拙劣地装傻充愣,哈哈笑了两声后,马上就改口道,“60万也行,我出30万,我们家建业也出30万。”叶晓琴说着,拍了正在开车的秦建业一下,大声道:“胖子,是时候把你的私房钱全都交出来了,支援你哥结婚呢!”

    这话着实听着好笑,仿佛这钱是白送的一样。

    秦建国见叶晓琴有占便宜的小心思,瞬间就失去了继续聊的心情。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结婚还得等段时间呢。”秦建国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便不吭声了,心里默默想着,还是等晚上回来,先问问秦风的看法。

    秦建国纠结于卖房这件事的时候,秦风正在苏糖面前施展刀法——切猪肉、切牛肉、切土豆。

    苏糖看得无聊,自己去搬了个脸盆出来,默默地帮秦风洗起了菜,秦风瞥了她一眼,道:“别告诉我你这星期没作业啊。”

    “有啊,不过现在不想写……”苏糖犯懒道。

    秦风不自觉地就拿出学霸的架势,教育道:“这可不行,高考就是比做题量,你连作业都不肯做,那还考个毛啊。”

    “什么呀,搞得好像你考过一次似的。”苏糖翻了翻白眼。

    秦风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了。

    他大概知道苏糖的成绩,在十八中来说,还算是不错的,加上她是艺术生,考本科分数低很多,所以偶尔放松一下,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苏糖绝大多数时间还是比较用功的,不然也不会在过年的时候,特地跑去书店买习题集。

    苏糖见秦风没有回话,一时间也沉默了下来。

    她很难说清楚自己现在对秦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秦风救了她,又成了她的“弟弟”,这让她觉得秦风很亲切,但亲切之余,又有点奇怪。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和秦风的关系,进展得实在太快太快了,快得让她甚至不知道该用怎样一种态度和秦风相处。

    “秦风……”苏糖沉默了许久后,幽幽地喊了一声。

    秦风捏着芋泥,随口道:“干嘛?”

    “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

    “关于我们是龙凤胎那件事,其实是我传出去的……”

    “……”

    “你不会怪我吧?”

    “怪你干什么?”

    “不怪我就好……”苏糖淡淡说着,心里却没有因为获得原谅而感到高兴。

    秦风见她蔫蔫的,想了想,忽然露出一个微笑,道:“阿蜜,我给你出道数学题吧。”

    “好啊。”正觉得无趣的苏糖,这下终于有了点生气。

    秦风道:“听好了啊。假设我一串牛肉饺子的本钱是1元,售价是2元……”

    苏糖打断道:“这用假设什么,本来就是啊!”

    “姑娘,耐心听我说完好吗?”

    “哦……”

    “假设一串牛肉饺子本钱是1元,售价是2元,某天一个小屁孩来买了一串,给了我一张百元大钞,我找不开,就拿那张整钱去跟摊子对面的大妈换了100块零钱。拿到零钱,我找给小屁孩99块,但是等小屁孩走了以后,大妈跑回来跟我说,刚才那张一百元是**,于是我又还了她100块。现在我问你,在这笔生意中,我亏了多少啊?”

    苏糖听得满头雾水,她傻傻地盯着秦风看了几秒,结果居然问了一句:“你遇到过这种事吗?”

    秦风沉默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