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二章 逼婚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在国内,婆媳关系向来是个民生问题,而寡妇的婆婆,更是问题中的问题。

    王艳梅跟前夫——如果可以这么称呼的话——的父母,显然并不怎么感情深厚,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在苏糖的父亲殉职后,搬到这个小区来独自居住。

    秦建国看出来者不善,赶紧先让两位老人上楼。

    进了家门,秦风给不请自来的客人泡了两杯茶,二话不说就先进了自己的房间——他虽然很想搀和一下这件事,但自己心里也明白,“小孩子”在这种场合,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关上房门,秦风把窗户全都打开,然后坐着默默听戏。

    很幸运,苏糖的奶奶是个天生的大喇叭,尤其在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说起话来简直就跟小区里的广播似的,秦风即便隔着墙,也能听清楚她所说出的每一个字。

    “你和他,多久了?什么时候搞上的?”苏糖的奶奶开口便先给事情定了性,,俨然就是把秦建国和王艳梅看作了奸夫淫妇。

    “妈,你怎么这么说呢……”

    “阿姨,你这话就不对了吧?”

    王艳梅和秦建国双双反驳,苏糖奶奶却是猛然一声暴喝:“怎么不对了?不是搞上的,还能是怎么弄上的?!”

    秦风呲了呲牙,心说有这种婆婆,不管苏糖她爸是否健在,王艳梅肯定都生活得不快乐。

    “我就知道你非要搬出去住是别有目的,老头子,我跟你说过吧,她肯定守不住的,你不信我,现在看看,都和人家住一起了,连钥匙都有了。艳梅,那脏事儿你们没少做吧?!以前听别人背地里说你骚,我还不信,现在……呵呵,我是不信都不行了!”苏糖奶奶接着高声喊道,火力之猛,字字诛心。

    王艳梅顿时就红了眼睛,她委屈地哽咽道:“妈,国华在世的时候,我可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你干嘛这么说我?”

    秦建国也维护王艳梅道:“阿姨,艳梅她又不是小孩,她做什么是她的自由。”

    “自由?我呸!自由地找野男人吗?还有你,你算什么东西?你知不知道我儿子以前是干什么的?特警中队副队长知道吗?!”苏糖奶奶尖叫道,仿佛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的儿子有多伟大,“我儿子,那是为国捐躯的!差点就评上革命烈士了!你算哪根葱啊,你连我儿子一根毛都比不上!”

    秦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妈,国华走了都6年了……”王艳梅还想说话。

    苏糖奶奶却是再次拔高了调门,歇斯底里地吼起来:“什么‘都’6年?6年很短吗?那是‘才’6年!才6年啊!6年你就忍不住了!你下面那玩意儿,它就那么谗吗?这么点时间都忍不了吗?”

    我去,太黄了……

    这下不但是王艳梅和秦建国,连秦风都被老太这毫无底线的阵仗给骂傻了。

    苏糖的奶奶看似瘦弱,中气却极足,她一直不停地骂,从身体骂到精神,从祖辈骂到亲朋,不重样地骂了十来分钟,秦风家对面那幢楼,有近半数都亮起了灯,已经睡下的邻居们,纷纷爬起来打开窗户,探出头来寻找这无敌八卦之声的源头。

    “靠,没完没了啊……”秦风忍得烦躁,很想把这位奇葩赶出家门,但走到门边,仔细一考虑,又退了回来。这位剽悍的老太,总归是苏糖的亲祖母,以后自己和苏糖在一起了,她也就成了自己的祖母,总不能第一次见祖母,就把人家赶出家门吧?

    秦风咬牙切齿地继续装着孙子,又装了几分钟后,屋外忽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秦风第一反应是邻居忍不住跑来投诉了,不过旋即,当他听到屋外的喊声,屋里头正在恣意发挥的老太,也停下了咆哮。

    “妈!叔叔!秦风!开门啊,让我进去!”苏糖在门外大喊着,秦风听得出来,她在哭。

    秦风赶紧从房间里冲出来,打开了屋子的门。

    门外,苏糖已经哭得脸都花了,那泪眼婆娑的样子,看得秦风心里难受。

    “阿蜜……”

    “妈!”

    苏糖一把推开正打算给她一个爱的拥抱的秦风,穿着鞋子就冲进屋里,她跑到王艳梅身边,冲着老太怒吼起来:“你干嘛这么骂我妈?你骂死我妈,我爸就能活回来吗?”

    秦风关上门,跟着苏糖,一起走进秦建国的房间。

    小小的房间里挤了6个人,这逼仄的空间,让人顿感憋闷,情绪也紧跟着越发冲动起来。

    苏糖奶奶眼珠子一瞪,拉住苏糖的胳膊,一下就拽到了身边,没好气道:“有你这么跟奶奶说话的吗?也就是你爸不在了,你妈才把你养得这么野!中考考个破十八中,阿蜜,不是奶奶说你,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要是你爸还在,他绝不会让你跟这些连高中都没读完的孩子混在一起!”老太这么说着,指头已经快戳到秦风眼珠子里去了。

    秦风就是泥人,这时候也不能不发火了。

    他拨开老太的手,沉声问道:“阿婆,你说够了吗?说够了的话,我请你现在离开我家,你要是没说够,可以到楼下去接着骂,我保证不会报警抓你。”

    “报警抓我?”老太立马就抓狂了,指头猛戳秦风的胸口,一脸要拼命的样子道,“你报警啊!你去报啊!看警察是来抓你爸还是抓我!中心区哪个派出所的人不知道我儿子是谁?你去报!你现在就去!我等着!”

    秦风转头看看一直没吭声的苏糖的祖父,问道:“阿公,你就这么看着你家老太婆在别人家里撒泼?我看她是苏糖的祖母,我才不揍她,换了别人,现在已经躺地上了你信吗?”

    苏糖的祖父一皱眉,“啧,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

    秦风冷笑道:“阿公,艳梅阿姨她现在是单身,我爸也是单身,他们要结婚,法律都不会反对。她跟你们说这件事,那是还把你们当亲人,可阿婆要是都这么说话,我觉得亲人不亲人的,也无所谓。天不早了,你们要是闹够了,那就回去吧。”

    “有什么老子就有什么儿子,你这个连书都读不下去的,在这里跟我装什么人物啊?!我跟我儿媳妇说话,有你说话的份吗?”老太仍旧不依不饶,大喊大叫道。

    秦风没耐心了,走到电话旁,拿起话筒,直接拨出了小区派出所的号码。

    老太一开始还以为秦风是装模作样,但是几秒之后,她就慌了。

    “你好,木莲派出所吗?有人擅闯民宅闹事,闹了快半小时了,赶不走,你们能来调解一下吗?地址是……”

    啪!

    老太赶紧冲上前,按断了通话。秦风转过头,冷冷看她一眼,老太咬牙切齿,浑身颤抖着说不出话来,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

    苏糖的祖父这时从后面拉住老太,深深看了秦风一眼,面色发青道:“先走吧,改天再说……”

    苏糖的祖父母,总算走了。

    两个不像话的老人一离开,这边屋里的母女俩就抱头痛哭。

    秦风和秦建国各自盯着一个,不约而同地在心里叹了口气。

    等到哭声渐止,秦风将纸巾盒递到母女俩跟前,轻声对王艳梅道:“阿姨,这件事从头到尾你都没错,老人家不理解,那是他们心眼小。”

    王艳梅红着眼睛,一脸无助地问秦风道:“小风,你说阿姨到底该不该和你爸爸结婚?”

    “当然要啊!”秦建国叫起来。

    秦风笑了笑,柔声道:“阿姨,你喜欢我爸,我爸也喜欢你,你们为什么不在一起?你愿意嫁给我爸,我爸也愿意娶你,你们为什么不结婚?你想和我爸安安稳稳过日子,我和我爸也有能力让你和阿蜜过上安安稳稳的好日子,所以为什么我们不在一起过日子?

    对,他们是阿蜜的爷爷奶奶,是阿蜜的血亲,但是他们没有权利干涉你的选择。

    阿姨,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阻止你和我爸在一起的,就只有你自己,你只要看得开,那就没有过不了的坎。等以后你和我爸结婚了,那阿蜜的爷爷奶奶,也就是我的爷爷奶奶,两位老人家虽然不喜欢我们爷俩儿,但是只要你一句话,就算给他们养老,我和我爸也愿意。”

    “小风……”王艳梅被秦风说得泪花闪闪。

    秦建国也忙道:“对啊,艳梅,以后你爸妈就是我爸妈,老人我们也帮着照顾。”

    王艳梅嘴角一咧,终于破涕为笑道:“不用你们操心这个,他们家里人多着呢!”

    秦风接着道:“阿姨,既然事情都说破了,我看你和我爸还是早点去把证领了吧,户口本应该在你手上吧?”

    王艳梅点点头,又笑道:“你这孩子,怎么连这些都知道?”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秦风笑了笑,又认真道,“阿姨,你要是同意我叫你一声妈,你和我爸等星期一一早,就去民政局吧,这件事还是宜早不宜迟。你说好不好,妈?”

    王艳梅听到秦风这一声,刚刚收住的眼泪,瞬间止不住地泉涌而出。

    她一把抱住秦风,将他拥进怀里,左边搂着苏糖,右边搂着秦风,身子一颤一颤地哭着,半句话都说不完整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