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三章 崇高理想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夜晚的小区,宁静而祥和,飞扬了一整天的尘埃已经落下,空气比白天清新了不少。

    王艳梅晚上就留着不打算走了,所以秦风只用送苏糖一个人回家。

    苏糖看样子是还沉浸在刚才的闹剧里,神情恍恍惚惚的,低着头,一直都不吭声。

    走出小区,秦风鬼使神差地拉起了苏糖的手。

    苏糖转头看他一眼,却没有挣扎,很顺从地任由秦风拉着,然后默然不语地,手牵手穿过了几乎已经没什么车子经过的马路——二十几年前建成的老旧小区,就是这点好,因为远离了新兴的城市中心地段,过了11点,基本上就没什么动静了。

    走到马路对面,沉默多时的苏糖,终于开了口:“秦风,今天多亏你了。”

    因为刚才哭的时间太久,她的声音听起来还是略微有点沙哑。

    秦风淡淡一笑,说:“一家人,客气什么。”

    苏糖又幽幽道:“你比我想象得还要厚脸皮……”

    “是吗?”秦风笑嘻嘻道。

    “唉……”苏糖叹了口气,“你怎么能这么轻松就叫得出口呢?我就叫不出口……”

    “什么叫不出口?”

    “爸爸。”

    “诶。”

    “你要死啊!”苏糖把手抽出来,拍了秦风一下。

    秦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情绪是能传染的,苏糖听秦风大笑,心情不自觉地就好了起来。

    “你真是没脸没皮又没心没肺啊,秦风,你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想赚钱啊!”

    “还有呢?”

    秦风不说话,盯着苏糖,眼神很火辣。

    苏糖俏脸一红,撇过头去,装作没看明白,说道:“我妈和你爸,后天就去领证了。”

    秦风嗯了一声,没说什么。

    苏糖又叹了口气。

    秦风道:“别老是叹气,小小年纪的,哪有这么多烦心事。”

    苏糖嘟嘴道:“搞得你好像很大似的,你可别忘了,你比我还小3个月呢!”

    “才3个月?你小时候留级了吗?”

    “什么留级!是跳级才对吧!”

    “那你跳级过?我记得我读书那会儿,已经没跳级这种事了啊……”

    “什么你读书那会儿?别老是说得好像你已经三五十岁了一样好不好?”

    “好啊,那你是怎么回事?”

    “我小学读的五年制,我爸爸非要我去读五年制的,说省时间。”

    秦风点点头,“原来如此。”

    苏糖没有搭秦风这句话,又自言自语似的,轻声叨叨起来:“我爸走了之后,很多人都在背后说我妈妈的坏话,我家的亲戚,就是我爸爸那边的,每次看到我妈妈,眼神都怪怪的,特别恶心。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奶奶还想让妈妈嫁给我小叔,说是亲上亲……”

    这爆料够猛,秦风一脸惊悚道:“这么劲爆?”

    苏糖继续低声絮语:“我妈妈当然没法答应这么离谱的要求,大前年就从家里搬出来了,然后就一直在这边的菜市场里卖豆腐到现在。

    秦风,我妈妈这几年真的挺辛苦的,每天都是没亮就要起床去进货,一年干到头,一天也不休息,平时她连新衣服都舍不得买,化妆品什么的,就更不用说。她把钱都省下来,说给我上大学用,说给我当嫁妆,她给我买东西,都买最好的,但她自己用的,全都是地摊货,就是怕我在学校里丢人,会被同学瞧不起……”

    “会好起来的。”秦风又握住了苏糖的手,指头穿过之间,轻轻扣住。

    苏糖心头一暖,抬头看看秦风,忽然问道:“秦风,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秦风微微一怔:“什么怎么办?”

    “就是……”苏糖想了想,更具体地问道,“你想怎么生活?”

    秦风露出一抹愉快的微笑,给苏糖说起了很久之前他就向往的小日子:“我以后打算买一块地,然后自己设计一套房子,房子不用大,但是也不能太小,游泳池、健身房一定得有,最好还得有室内篮球场,不过实在建不下的话,搭在屋外也行。家里要养猫养狗,猫要蠢一点,狗要聪明一点,但蠢一点也没关系,关键在品种,哈士奇和金毛都挺好……”

    “停停停。”苏糖打住了秦风的话,“你说的什么啊,你以后不用工作吗,还自己买块地,还要修游泳池,钱呢?钱从哪里来?”

    秦风一本正经道:“等那时候,钱当然已经赚够了啊!”

    “赚够了?”苏糖面露不解道,“你的意思是,等赚够了钱……然后就开始挥霍?”

    秦风笑道:“钱赚够了,当然该收手就收手,该退休就退休,人生苦短,和自己较什么劲?”

    苏糖面露不满道:“你也太不思进取了,居然连个人生理想什么都没有,我还当你现在这么努力干活,是想以后做什么大事业呢……”

    秦风安静了一会儿,轻声道:“其实我还是有一个比崇高的人生理想的。”

    苏糖眼睛一亮:“什么理想?”

    “我要和未来的老婆,生很多孩子。”

    “……”

    两人一路说到苏糖家门口,苏糖开了门,却没有要让秦风进去坐坐的意思。

    秦风站在门外,摊开双臂求抱抱。

    苏糖笑骂道:“便宜占得差不多就得了,摸我的手摸了一路,还不够你爽的啊?”

    秦风无辜道:“阿蜜,我只不过是想在你睡觉之前,用肢体接触让你的心灵多得到一点慰藉,目的其实很纯洁的。”

    “纯洁个屁,快点回家吧,你明天还要攒钱去买地、讨老婆、生孩子呢!”苏糖说着,砰一下就关上了门。

    秦风站在门外,笑着摇了摇头。

    小女孩,就是容易胡思乱想。

    默默地回到家里,秦建国和王艳梅都还没睡。

    见秦风回来,秦建国马上说道:“小风,咱们商量商量,以后搬到一起住的事情,你艳梅阿姨……啊,应该叫妈了,你妈妈说,她想现在就卖掉一套房子,然后拿这几天存下的钱,去一套稍微新一点的房子。”

    秦风看看王艳梅,王艳梅轻声道:“租房子住,总不是个办法,而且现在卖掉,也不是不赚钱,顶多就是少赚一点而已。咱们过踏实日子,也不缺这点,你说呢?”

    秦风想了想,虽然觉得有点可惜,但毕竟每个人追求不一样,于是也不反对王艳梅的想法,微笑道:“当然可以,房子的事情,还是得户主说了算嘛!”

    “你看,我说小风肯定会赞同的吧!”王艳梅挽着秦建国的胳膊,满脸都是幸福。

    新家,就在眼前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