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我们是清白的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但结婚不是。,

    秦建国和王艳梅有心想让结婚的过程简单一些,可有些事情,却不是靠想就能搞定的。所以领证之前该办的事情,他们一件都不能少办。

    第二天周日,王艳梅一大早帮着秦风进完货,回来后便马上回自己家打扮,一直打扮到早上8点,再次出现在秦风家门口的时,那成熟而不失娇媚的神韵,连秦风都有点看傻了。

    这哪里是什么年近40的大妈,分明就是未满30岁的成熟美少妇!

    王艳梅冲秦风微微一笑,进屋叫醒了昨夜体力消耗过大的秦建国。

    秦建国醒来后的表现和秦风差不多,不住喃喃道:“我真是命好啊……”

    王艳梅听得摇头不止,赶着秦建国去卫生间洗漱。

    等秦建国磨蹭完出来,王艳梅已经在被食材堆得满满的餐桌上划出一片空档,摆好了豆浆和包子,然后催促秦建国道:“快点吃完,今天要办的事情多着呢,争取下午早点回来!”

    秦建国点点头,抓起包子大口开动。

    秦风擀着饺子皮,随口问道:“你们今天要办什么事啊?”

    “要去见见你的奶奶,还要去我见我妈,等回来还得顺路把喜糖订好。”王艳梅真是不拿秦风当小孩子看,两人交谈的时候,态度上充分平等。

    秦风了然地点了点头,笑道:“还真是,这么要紧的事我居然没想到。”

    王艳梅道:“你又没结过婚,当然想不到。”

    秦风接着又道:“照这么说,还得请两家人到一起吃顿饭,认个亲总是要的。”

    秦建国把包子一咽,打趣道:“你个孩子,到底是你结婚还是我结婚啊?话这么多,你能想到的事情,爸能想不到吗?”

    王艳梅轻轻一拍秦建国,埋怨道:“你多大了,还跟儿子比这个?”

    秦建国无辜道:“我哪里跟他比了,我就是随便说说嘛!”

    两个人嘻嘻笑笑谈着,看样子是已经完全从奇葩老太的阴霾中走出来了。

    轻松的早点时间过后,秦建国和王艳梅便高高兴兴地出了门。出门之前,王艳梅给了秦风100块钱,说是苏糖中午想吃什么,就带她去吃什么。秦风很不客气地收了钱,表示一定不会饿着小姑娘。

    ……

    秦风在家里干活到11点半,看时间差不多了,便给苏糖家里打了个电话。

    苏糖接到电话,一听说王艳梅把她交代给秦风了,不禁吃醋地嘀咕起来:“什么嘛,居然把钱交给你,到底哪个才是她亲生的……”

    秦风笑了笑,说:“我们去吃肯德基好不好?”

    苏糖装生气道:“不吃!要吃你自己去吃!我在家吃泡面得了!”

    秦风镇定地装聋道:“啊?香辣鸡翅要10对?好啊,你不怕吃撑就行。”

    苏糖气道:“什么香辣鸡翅?谁跟你说香辣鸡翅了?”

    秦风道:“上校鸡块要3盒?当然也可以啊,你吃得下就好。”

    苏糖继续矫情道:“我说了我不去!”

    秦风道:“土豆泥是吧?随便吃嘛,反正这100块不够,多出的我给你补上。”

    苏糖沉默了两秒,宣布投降:“你过来吧……”

    5分钟后,秦风到苏糖家时,苏糖已经换好了外出的衣服。

    短袖t恤加休闲长裤,模样很是青春动人。

    苏糖见到秦风一脸得逞的坏笑,想生气也生不起来,娇嗔道:“快走啦!我肚子饿死了!”

    秦风伸出手,苏糖白了他一眼,可还是乖乖搭了上去。

    最近的一家肯德基离得很近,走路过去最多5分钟。

    秦风和苏糖手牵手招摇过市,自然难免要引来一些目光。

    苏糖一路低着头,感觉很不对劲,她有些吃不准,自己现在和秦风到底算什么关系。

    好在很快两个人就到了目的地,进店后,秦风便放开了她的手。

    周末的饭点,肯德基客人不少。

    趁着秦风排队的功夫,苏糖赶紧先跑到一边占座,只是坐了一会儿,她又觉得独自坐着显得很傻,于是在秦风走到点餐台前的时候,又走了回去。

    服务员见到苏糖,不由眼睛一亮,然后露出很和善的笑容,问秦风道:“我们有新推出的情侣套餐,两位要不要试试?”

    秦风和苏糖异口同声道:“不用。”

    苏糖转过头,看秦风的眼神很复杂。

    却听秦风来了句:“给她一份儿童套餐。”

    苏糖磨了磨牙。

    儿童套餐当然只是一个玩笑,但情侣套餐也没能点成,因为苏糖向服务员坚称秦风是她弟弟,言之凿凿,神情认真。

    午饭过后,心情恢复愉悦的苏糖,跟着一起回了秦风家。

    反正她下午闲着也没事,与其看那些不知看了多少次的电视节目,还不如帮秦风打下手来得有意义,至于说好好学习什么的,不是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吗?

    下午3点多,秦建国和王艳梅见完家长回来了,同时还拎回来两个大大的编织袋。

    王艳梅见苏糖又来帮忙,心里也说不上是喜是忧,她把编织袋往地上一放,柔声问道:“阿蜜,作业都做完了吗?”

    苏糖嗯了一声,放下手里的活,起身走到编织袋旁,好奇地问道:“什么东西啊?”

    “喜糖。”秦建国道,“我们买了包装盒回来,自己装。”

    苏糖轻轻戳了戳袋子,听到里面沙沙的响声,又问道:“有这么多亲戚要送吗?”

    “不光是亲戚,还有左邻右舍,还有你……秦叔叔厂里的工友,全都要送。”王艳梅解释道。

    苏糖点了点头。

    “来,帮妈妈装喜糖。”王艳梅拖着一个编织袋,走进了秦建国的房间。

    苏糖赶紧跟上,进房间后,王艳梅顺手带上了房门。

    秦风和秦建国倒也不以为意,秦建国很自然地接过了苏糖的活,父子俩接着干活。

    房间内,王艳梅则拉过苏糖,小声问她道:“阿蜜,你跟妈妈说实话,你和小风是不是恋爱了?”

    苏糖被王艳梅这么一问,先是心头莫名一惊,但旋即就矢口否认道:“妈,你说什么啊,怎么可能嘛!我们……我们是清白的好不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