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五章 赔偿金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建国突然变得很忙碌,因为秦风的祖母在秦建国离开后,马上给所有能通知到的亲戚,逐一打了电话。秦风还是挺了解老太太的性格的,简单来讲,老太太基本上就是老年版的娟姨,不论什么事情,从她嘴里出来,基本上都能夸大好几倍,所以原本就靓丽动人的王艳梅,到了老太太嘴里,差不多就变成了天女下凡。

    周日一整晚,秦风家的电话铃声基本就没有停过,因为要接电话,秦建国甚至没法和秦风一起出去摆摊,等到秦风单枪匹马地回到家里,都快11点半了,秦建国居然还在打电话。

    那些往日里天晓得在干什么的各方亲戚,这时候全都蹦达出来,纷纷询问秦建国是怎么把仙女从天上勾下来的,还全都说要来秦风家里看看。

    秦风家哪有这种接待能力,客人一来,至少就得好酒好菜招待一回,秦建国一想自己根本没时间和精力跟这些爱凑热闹的乡下有钱亲戚折腾,索性一咬牙,直接跟厂里请了一个星期的婚假。

    而在接下来的连续几天的时间里,秦风和王艳梅便跟赶场似的,到各个亲戚家里走了一圈,顺便送了喜糖。至于婚宴,却是依然不打算办。

    秦风原以为连续的奔波会让秦建国的精神很吃不消,不过几天下来,秦建国的精气神居然反倒上了一个台阶。

    秦风很快就想明白了。

    如果将一般男人娶到老婆,比喻为本科毕业,那么秦建国娶到王艳梅,就相当于拿到圈子里的终生成就奖。

    这已经不是光用“牛逼”两个字就能形容的了。

    秦建国和王艳梅花了4天的时间,拜访了差不多二三十个亲戚,其实秦风家这边的,至少占到八成。

    时间一晃到了周五。

    秦建国和王艳梅终于把该走的地方都走遍了,家里还剩下的喜糖,全都是秦建国留着等下星期送去厂里,给工友们的。

    一个人连续忙活了4天,累得腰酸背痛的秦风,今天终于有了帮手。

    早上晚起了整整2个小时,醒来的时候,身体上的疲劳感,总算是消退不少。

    起床后到厨房一看,秦建国和王艳梅都已经在忙活了,现在除了切肉考验刀功的活,烤串摊子的其他事情,秦建国和王艳梅都已然非常熟练。

    见秦风醒了,秦建国微微一笑,道:“这几天一个人累坏了吧?”

    秦风扭了扭脖子,甩了甩胳膊,道:“还行,顶多每天少做几串。”

    王艳梅问道:“今天几号了?这个月差不多要过完了吧?”

    “23号,星期五。”秦风回答道,“我奶奶昨天就打电话来催,问星期六酒店的酒席订好了没有。”

    秦建国和王艳梅相视一笑。

    虽然不办婚宴,不过两家人聚到一起认个亲还是必要的。

    明天周六的酒席,请的人不多。

    秦风家这边,就是老太太、小叔秦建业一家和姑妈秦建华一家,至于王艳梅那边,只有王艳梅的父母,还有她尚未结婚的弟弟王安。

    两边加起来,总共就14个人。

    秦风揽下了订酒店的活,直接在阿庆楼要了一个单桌20人席的小包厢,不寒酸,也不浪费,里子和面子都顾得刚刚好。

    秦风洗漱完后,吃了早饭,便和秦建国还有王艳梅一起干活。

    一直做到下午3点来钟,等把烤串都准备妥当,秦风和秦建国打算出门了,秦建业忽然找上了门来。

    见到小叔,秦风不由一拍脑袋,想起了要紧事。

    今天是星期五,正好是法院开庭的日子。

    照理说,他即便不是提起诉讼的原告,但身为受害者,也该去法院看一看,不过没想到一忙活起来,居然这就把这事情给忘了。

    “你们啊,怎么一个都没出庭,害我还得多跑一趟路。”秦建业手里拿着一个装得厚厚的牛皮纸袋,满脸笑容地进门来。

    进门后,他先微笑着和王艳梅点了点头,然后颇为克制地把视线移回到秦建国和秦风身上,笑着把牛皮纸袋递上来,道:“赔的钱全在里面了。”

    “这么多?”秦建国接过袋子,一掂分量,表情就有点吃惊。

    “三个人,一个判了1年,一个判了半年,还有一个未成年,只拘役2个月,今天已经当庭放了。钱的话,一共是赔了5万,3万元的手术费和营养费,1万元误工费,还有1万是精神损失费。”秦建业侃侃道。

    “哪有损失这么多?”秦建国倒是觉得过意不去了。

    秦建业冷哼一声,道:“这算便宜他们了,三家人一共才赔了5万。”

    秦建国打开牛皮纸袋,看了一眼,见里面只有4捆钱,不由奇怪道:“怎么只有4万?”

    “啧!”秦建业眉头一皱,拉着秦建国往里头走了几步,小声道,“找人办事就算不花钱,请顿饭总要的吧?”

    秦建国懂了,忙点头笑道:“应该的,应该的……”

    秦建业这才收起了愠怒的神情,摇头道:“你啊,心眼太实。”说着,转头又看了眼王艳梅,又酸酸地来了句:“就是傻人有傻福。”

    秦建国被秦建业鄙视惯了,也不生气,呵呵一笑,反而还挺高兴的样子道:“是啊,真是命好,我这辈子的运气,估计都花在这桩婚事上了。”

    秦建业和秦建国寒暄了几句,又重复确认了一下明天吃饭的时间和地点,便马上走人了。

    等秦建业一走,秦建国马上把钱交给秦风,道:“小风,这钱你拿好,这可是你拿命换来的。”

    “爸,你这话说得,好像我一条命就值4万块似的……”秦风开着玩笑,接过纸袋。

    眼见距离出摊的时间还有一时半会儿,秦风干脆先去了趟银行,把这笔钱存进了卡里。

    拿到存款单据,秦风看了眼上面的余额:89263.26元。

    这其中,抛开今天刚存进去的4万,还有2万元,是王艳梅替他代付食材本钱,积累下来的预扣成本。等到月底,秦风还得把这2万元拿出来还给王艳梅。做生意嘛,不管是亲妈还是亲兄弟,都得明算账。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是不把这笔钱还给王艳梅,估计王艳梅的豆腐店就得断资金了。

    秦风大致一算,他摆摊的这3个月,到现在一共大概净赚了3万元左右。

    而除去其中不断追加的用于改造推车的成本,他每个月的平均收入,已经稳稳地过了1万。

    尤其是这个月,秦风从自己每天的账目来看,他的日收入差不多就要突破500元,就推车这个销售平台而言,这样的盈利水平,应该已经是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看样子,过几天得去找个装修队,谈一谈店面装修的事情了……”秦风心里嘀咕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